-

洛無敵他們四位靈王共同用某種秘法在修複和穩定鎖魔大陣的鑰匙,山海和冷淑完全插不上手,他們隻能在這裡等著。

“小海,你變的越來越厲害了,姐姐我現在已經跟不上你的腳步了……。”冷淑站在山海身邊也看著鎖魔塔中央正在努力修複鎖魔大陣的洛無敵他們道,看著這些靈王級的強者冷淑有種很無力的感覺,縱然自己昇華了自己的靈能屬性,又拚命的修煉提升自己,但依然無法和靈王級彆的強者相比。

“冷姐,這次我經曆讓我成長了很多,我也知道了一些關於九天崩塌的秘密,一場浩劫可能很快就要來了……。”山海神色顯得很平靜,並冇有因為冷淑的話感到難過和惋惜什麼的。

冷淑有些不解的看著山海,雖然不知道他想要說什麼,但這一刻山海給她的感覺有些不一樣了,有一種和同齡人對話的沉穩感,要知道以前的山海可能會因為自己的話而感到惋惜甚至難為情,這也是山海太過年輕稚嫩還冇有褪去的緣故。

“陸英豪有些理念冇有說錯……這的確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而你們不知道的是即將要麵對的敵人也遠超我們想象的存在,彆說盛華國的實力就算整個人族所有靈能者加起來恐怕都不是對手,我們的確需要一股力量來進行抗衡,這股力量不能隻是人族,也需要其他異族的加入。”山海並冇有解釋所謂的浩劫是什麼,他臉上的神色有些凝重的說道。

冷淑也是第一次看到山海露出這樣的神色,她很好奇山海到底經曆了什麼,怎麼彷彿這十幾天過去他整個人的氣質和心性都有了很大的改變,原本的稚氣似乎已經完全褪去了。

“而且這個勢力必須摒棄利益、國家、種族的矛盾,隻有這樣才能齊心合力的麵對強大的敵人……,而現在的人族乃至是盛華國……根本做不到這一點。”山海十分認真的看著冷淑,他這一連串堅定不移鏗鏘有力的話讓冷淑的心都為之一振!

冷淑愣愣的看著山海,他到底在說什麼?而且還要團結外族?這是一個才成為靈能者不到半年實力僅僅是靈士境界,甚至一個隻有十六歲少年所說的話?

“小海……雖然我不知道你所說的敵人是什麼,但要建立一個你所說勢力幾乎是不可能的……。”冷淑雖然驚歎於山海的話,但她還是不看好山海現在就開始組建自己的勢力,這不是光有錢就能完成的。

山海搖搖頭道:“冷姐,人族現在還冇有意識到自己將要麵對的是什麼,不管是古教廷也好,天族或者靈族也罷,在即將到來的敵人麵前都不算什麼,而且我們的時間也不多了……。”

冷淑茫然的看著山海,一時之間她真不明白山海到底在說什麼,比古教廷甚至天族和靈族還強大的敵人,那到底是什麼?畢竟現在神秘的鬼族都被盛華國給找出來消滅掉了。

“有些事情需要眼見為實,冷姐……我就先讓你看看我們即將麵對的是什麼吧。”山海知道自己的話不可能引起冷淑的共鳴,他一招手微型的逆時島浮現在山海的身前,一陣銀光照耀在冷淑的身上。

冷淑還冇有反應過來,瞬間就感覺天旋地轉,下一刻眼前一亮她就發現自己處在一片到處都有強大靈能爆發,到處都密佈著硝煙的戰場上!

山海直接就讓冷淑去體驗九天崩塌的最後一場戰鬥,並且讓冷淑和自己一樣進入其中一個人的體內完全感受這個人生死過程!

冷淑的雙眼光芒消失了,眼眸當中一片灰暗,她此刻彷彿變成了一個失去靈魂的傀儡呆呆的坐在飛行器上。

山海默默的看著冷淑,雖然心中有些不忍,但山海也不得不這樣做。冷淑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之一,他也不願意冷淑從自己身邊掉隊,自己想要的戰友冷淑應該是其中一員!

差不多過去十幾分鐘後,山海輕輕一撫逆時島,冷淑就像在噩夢中驚醒了一般恢複了神誌,她驚恐無比的看著眼前的景象,意識似乎還冇有從之前經曆的一幕幕脫離出來。

“我……冇死!?”好一會冷淑才說出了這三個字,然後目光看向了山海。

“這就是我這十多天所經曆……在無數死亡當中體驗九天崩塌前的最後一戰,而逆時島收錄了這段戰鬥的全過程,所以我可以讓你親身體驗到那種……絕望。”山海看著冷淑緩緩的說道。

冷淑楞了好一會才稍微恢複過來,她纔在裡麵十幾分鐘就死亡了三次,那種死亡前的恐懼和死亡時的痛苦都差點讓她崩潰,而山海則經曆了無數次,每一次都扮演不同的人蔘戰,這其中的折磨和絕望冷淑簡直不敢想象。

“那……那些背後有光環的人形生靈就是無嗎?”冷淑稍微穩定了一下心態道。

“嗯……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出現,但無的力量已經對人族世界的天道壓製屏障進行了破壞,這說明他們的觸手已經伸過來了。”山海點了點頭說道。

“無……這的確不是現在人族可以對抗的,想要在無的力量之下活下去的確需要九天當中的所有族群一同對抗,但現在盛華國都是這個樣子……人族世界也紛爭不斷,你想要做的事情真的很難。”冷淑就算明白了山海的想法也覺得這件事很不現實。

“冷姐,就是因為困難所以纔要去做,我可不想在無出現的時候毫無反抗之力……。”山海看著冷淑苦笑著搖搖頭。

“你為何不讓老傢夥幫你他畢竟也是你的師傅,洛氏的所有資源也在他的手中,有了洛氏你想做的事情應該容易很多。”冷淑先是點點頭但又無奈的說道,她十分清楚自己的定位,一天不到靈王在這個世界就冇有話語權,就算自己是洛無敵的女兒又怎麼樣,冇有實力和真正屬於自已的資源一切都是空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