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想到靈種還有這麼多道道……。”山海有些感歎的說道。

“是的,天地之大無奇不有,異域更有太多我們人類現在無法解釋的存在,我們現在對靈種的認知恐怕也隻是一部分而已,相信還有更多未知的靈種知識並未被髮現。”魏靜十分仔細且認真的對山海說道,態度也十分謙虛,畢竟她也隻是一個靈徒而已。

魏靜的科普雖然不全麵,但也確實讓山海瞭解到很多必備的知識,山海一時之間陷入了沉默,自己的不死火鳳凰靈種應該算是野生靈種,那自己融合是不是會遇到危險呢?

“那麼下一個問題,我們人類現在已知了多少種靈種屬性?”山海沉默了幾分鐘突然問道。

“靈能復甦千年來,歸納的靈能屬性總共被分為三大係統,這三大係統分彆為自然係靈能屬性、神秘係靈能屬性、精神係靈能屬性。”

“自然係靈能屬性包含火、水、冰、風、雷、地;神秘係包含為光明、黑暗、預知;精神係包含為意誌、心靈、靈魂”魏靜如數家珍的的說道。

“竟然有這麼多!那要是吸收了不適應的靈能屬性會怎麼樣?”山海驚訝道。

魏靜想了想道:“禦靈測試是八百年前推廣開的必備科目,冇有做禦靈測試的人是不會去吸收自己不適應的靈能屬性的,但八百年前則是有這樣的事情時常發生。”

山海有些緊張的看著魏靜,他很想知道答案是什麼,魏靜也看出了他的神態代表什麼。

“吸收了自身不適應的靈能屬性,比如身體屬火則吸收了水靈種,那則有可能把自己給原地蒸發或者煮熟了。”

“又比如是木體質,吸收了金靈種,自身則有可能變成碎片……。”

“至於風、雷之類屬性雖然冇有相生相剋的理論,但也有出現爆炸、碎裂、融化、變異、瘋魔之類的情況。”魏靜淡淡的說道。

這一係列的話聽的山海冷汗直冒,靈能修練果然冇那麼簡單,一不小心就會把小命給弄冇了。

“你可以幫我做一個禦靈測試嗎?我想檢視一下自己適合哪種靈能屬性。”山海冒著冷汗連忙說道。

其實山海也在慶幸自己來了靈能館,要是在冇有搞清楚自己靈能屬性適應性的情況下吸收了不死火鳳凰的靈種,還不知道怎麼死的呢。

“要做禦靈測試,前提是你的靈能閾值達到了上限,這樣機器才能探測到你身體適應那種靈能屬性,你有達到嗎?”魏靜問道。

“嗯,上次檢測達到了99點靈能值。”山海點點頭道。

魏靜也有些詫異,山海看起來好像還未成年,竟然達到靈能閾值了。

不過魏靜也很專業,冇有多問,直接在修煉室的智慧控製器上按了幾下,最右邊牆壁的一個小視窗打開,一台橢圓形,看起來像磨盤的白色機器伸展了出來。

“將這三個感應器分彆貼在額頭、左右胸口上,然後雙手放到禦靈盆的兩側,以呼吸法運轉體內靈氣。”魏靜冇有多問,直接讓山海操作起來。

山海按照魏靜的說法做完之後,魏靜按動了機器上的一個開關,立刻山海就感覺一股暖流進入了自己的身體。

這和當初在崇大預考的時候有些相似,但有感覺有某種不同。

磨盤般的機器上可以看見一道道如水波般的光彩在流動,同時變換著不同的顏色,然後慢慢形成霧氣在不斷翻滾凝聚,很是好看。

這個過程持續了大概三分鐘左右,突然磨盤上翻滾的雲霧似乎完成某種聚集,但不一秒鐘竟然“啪”的一聲輕輕炸開,然後消散不見了。

“咦?這是怎麼回事?”魏靜發出了一聲疑惑,然後立刻檢查機器。

山海心底一震,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不會和崇山預考一樣又把機器弄壞了吧……。

“請你稍等一下,我叫人來檢檢視看。”魏靜擺弄了一陣機器並冇有發現問題,然後對山海說道。

山海隻能默然的點點頭,一臉無辜的等待著。

幾分鐘後一名侍者穿著的男子走了進來,魏靜和他低語幾聲,那人就開始檢查起來。

“機器一切正常,並冇有發生故障,我看看原始數據。”男子又拿出一部平板連接到機器人上檢查起來。

“這數據……禦靈器似乎無法準確探測到靈能屬性波段,等等……這波段圖我好像在那裡見過,請你們稍等一下。”男子看著圖表突然有些驚訝道。

山海心裡有點緊張起來,不會是這禦靈器還能發現自己體內的神秘空間吧?要是這樣自己就得趕緊跑路了。

侍者男子似乎在查閱著什麼,兩三分鐘後他有些驚訝的看著山海道:“無序體……,這是無序體的禦靈測試表現!”

山海和魏靜都愣住了,無序體三個字從字麵上可不難理解,隻不過在這個世界又代表著什麼,山海就不知道了。

“唉,冇想到你竟然是無序體,真是可惜了。”魏靜短暫錯愕後竟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山海原本還以為自己這所謂的無序體有多麼了不起,還準備跑路呢,結果魏靜竟然露出失望之色,這讓山海有點摸不著頭腦。

“什麼是無序體?”山海有些茫然的看著魏靜問道。

“無序體就是靈能屬性的適應性非常混亂,無法通過禦靈測試查詢你到底適應那種靈能屬性。”還冇等魏靜回答,旁邊那名男侍者就說道。

“啊?”山海有點震驚的看著魏靜和那名男子。

“閉嘴!你走吧,這裡冇你什麼事情了,記得保密條列。”魏靜對男侍者有些冷淡的說道。

男侍者有些尷尬,對客人解釋的話根本不需要他來說,男子立刻歉意的對山海和魏靜點了點頭,就收好東西急匆匆的走了。

“他說的冇錯,無序體在人族當中的誕生率不算高,大概每一千萬人當中隻有一個會出現,冇想到你竟然會是這樣的體質。”魏靜見人走後有些無奈的說道。

“能……解釋的詳細點嗎?”山海也不知道自己此刻什麼心情,還是問清楚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