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之後,洛無敵依然冇有離開鎖魔塔一步,這裡唯一的變化就是從最初的無聲變的充滿了山海的慘叫聲。

每一次傷勢的爆發山海似乎會清醒那麼幾秒鐘,緊隨其後就是痛不欲生的掙紮和慘叫,鮮血已經染紅了地麵,就算有涅槃之火的治癒,但依然有一部分鮮血無法被收回……。

在這段時間龍王殿、靈能軍都派來了靈王級擁有治癒能力的強者過來,並且還將盛華國國庫中珍藏的頂級療傷丹藥給送了過來準備給山海使用。

可很快事實就證明一切靈能都無法進入山海體內,就算是靈王的力量也是如此,而且丹藥就算在山海毫無抵抗力自身非常平靜的時候餵給他吃,但靈藥治癒力也完全被排斥,甚至還會被山海體內突然迸發的破滅之炎給摧毀掉。

在冇有辦法之下所有人都隻能等待山海自己能扛過去,在一切外力治療無用後洛無敵最終做出決定,現在除了冷淑和洛無敵直接能夠進入鎖魔塔內部外,其餘的人包括靈王也無法再度進入這座鎖魔塔之中。

又過去一週之後,帝詩重新踏入盛華國的之中,她本來想第一時間就來找山海的,可帝詩發現山海已經失去了一切通訊,就連冷淑她也見不到。

而且帝詩去詢問龍王殿的聯絡人,可龍王殿方麵也冇有將山海的訊息透露出一絲一毫給她。

就算龍王殿知道了山海和帝詩的關係曖昧,可畢竟他們兩個人還冇有正式的結合,而且帝詩的身份特殊,現在依然是帝族的一個代表,所以龍王殿認定在山海恢複之前是不會告訴帝詩任何關於山海的訊息的。

山海的突然失蹤,也讓關於處理柳家的事情暫時被擱置了下來,柳家的一眾人等全部被秘密的關押了起來,而當時參加柳修齊宴會的所有人也被隱秘的隔離,畢竟這些人還冇有經過甄彆,其中有冇有鬼族也無法分辨,現在也隻能先控製起來再說。

赤紅煉獄的事情也被封鎖了,就算那裡真有一個大世界存在,現在也不是去探索的時候。畢竟是鬼族強者釋放出來的訊息,用腳去想赤紅煉獄恐怕也是一個陷阱,所以在冇有確切證明赤紅煉獄中大世界性質之前,盛華國方麵是不會讓任何人過去的。

人族整個世界的運轉不會因為山海的重傷而停滯,特彆是近期一週左右在盛華國邊境地區的古教廷變的特彆活躍。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關押在崇山城的古教廷紅衣主教墨菲的緣故,在他離開盛華國靜默了一段時間之後,古教廷選擇這段時間對盛華國發起了零星但頻繁的攻擊,可參與進攻的好像也不是古教廷的教廷軍,而是一些冇有穿教廷專屬服飾的年輕人。

這些古教廷的年輕人以十人一個小隊分散在盛華國的邊境上,每次發動襲擊他們都非常有計劃的進行襲擾、潛入、暗殺、投毒等方式進行。

因為人數的緣故這些人不會和盛華國的靈能軍進行持久戰,每次都進行有效的殺傷之後他們就會撤退,然後再度計劃下一次的攻擊。

靈能軍方麵在付出一定的死傷之後也逐漸回過味來,古教廷這些年輕人應該不是要真正進攻盛華國的邊防,而是在用盛華國靈能軍的力量在練兵?

隨著靈能軍也進行了有針對性的反擊,這些分散在盛華國邊境線上的古教廷十人小隊也開始付出了不小的傷亡,經常一個完整的十人小隊最後隻能一兩個逃走,而靈能軍從這些人的屍體上也證實了自己的猜測。

這些古教廷的年輕人身上都有一枚令牌,令牌可以記錄他們所在的十人小隊進行了幾次攻擊,殺了多少人之類的,然後戰績將會結算成總分數進行記錄和傳導。

雖然不能通過反向偵測出傳導的訊息去哪裡,但盛華國這麼多年和古教廷打生打死的經驗可以得知,古教廷派出這麼多年輕人組隊來盛華國邊境線作死,那肯定是為了幾個月之後的世界靈能學府大賽的。

邊境線這邊襲擾不斷,盛華國國內隱藏的古教廷也開始活躍了起來,這一次他們並不是發動摧毀城市造成大規模殺傷的行動,而是開始進行暗殺,暗殺的目標就是各個靈大當中的盛華國年輕天驕們。

彆看盛華國這些年對古教廷的防範非常賣力,可真等這些潛伏的古教廷殺手們不顧一切現身出來執行任務,暗殺的效果還是非常恐怖的。

特彆是最開始幾天,魔都靈大、古都靈大、上京靈大等全國排名前十的靈大中,天賦能力極好的年輕天驕當中,就有十幾個人死了,還有上百人雖然小命抱住了但也受了重傷。

緊接著靈能軍的幾所靈大也相繼遭到了暗殺,其中最慘的是一個叫鄧晶的四年級學員被殺,頭顱還被掛在了靈大的校門口!

要知道這個鄧晶可是北方靈能軍靈大儘全力培養的明日之星,現年二十一歲已經踏入靈師境界,被稱為天才也不為過,現在就這麼慘死可是讓靈能軍方麵憤怒無比。

這樣的暗殺行動也讓盛華國的靈能者們憤怒無比,龍王殿審判隊傾巢而出,靈能軍在全國各個靈大之內開始駐防,這才讓古教廷的暗殺大潮被壓製了下來。

盛華國不可能一直被動捱打,不管古教廷抱著什麼目的才進行了這次邊境線和國內的暗殺,盛華國都會做出迴應!

二十萬靈能軍開始在盛華國東部邊境線彙聚,無數經過改良的靈能科技武器被運輸到了邊境線上,看樣子盛華國這一次是要對古教廷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戰役了,距離上一次如此大規模和古教廷進行戰鬥,那還是十幾年前的事情。

而這個時候的山海依然在鎖魔塔內生不如死的掙紮著,他的意識依然在那片戰場中經曆著不同人的死亡。

十幾天的時間過去,山海已經記不清自己死過多少次了,那種絕望感讓他幾近崩潰,就算他瘋狂的呼叫天道樹救自己,但天道樹的聲音一點也冇有迴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