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進塔內這裡是一個密閉的空間,裡麵冇有任何器物連一張桌椅板凳都冇有,而塔內部的牆麵上密密麻麻的陣紋交替,隻不過這些陣紋冇有被激發所以不知道是乾什麼用的。

洛無敵將山海放到塔中心的空曠露台上,露台上自動升起巨大的鎖釦似乎是要讓洛無敵將山海給鎖起來,洛無敵神色無比的凝重和猶豫,但最後他還是將鎖釦中的金色鎖鏈給拉出來纏繞在山海的四肢和身體上。

山海就這樣帶著鎖鏈躺在露台上,他的眼眸被紅色的血汙給籠罩住根本看不到自己在那裡,劇烈的疼痛讓他連一根手指都無法移動,要不是精神已經陷入了恍惚山海恐怕會被這種疼痛感給折磨死。

突然剛剛被鎖好的山海身體顫動了起來,黑色的火焰又冒出來了,山海身上的靈能似乎暴走了一樣瘋狂湧出他也直接站了起來,但山海此刻身上的氣勢和普通狀態之下完全不一樣了,一種帶著凶厲殘暴的感覺充斥著他全身。

哐啷一聲巨響,山海身上的鎖鏈被扯動的繃緊,他已經張牙舞爪的撲向了洛無敵,隻不過因為金色鎖鏈山海的身體停在洛無敵麵前不到半米的距離。

如此近距離之下洛無敵也看的清清楚楚,眼前的山海好像已經完全失去了自主的意識,他的身上被漆黑的火焰力量給籠罩著,這就是山海所說的毀滅意誌嗎?

“小子,你可千萬彆有事啊,老子就在這裡等你,你一天不恢複老子也一天不出這鎖魔塔!”洛無敵看著山海直接盤坐了下來,他就這樣看著山海。

被毀滅意誌所控製的山海就像一頭野獸一樣,他是本能的想要毀滅一切,身體被金色鎖鏈給鎖住他就不顧一切的猛扯鎖鏈甚至用牙齒去咬,但金色鎖鏈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所製成的,山海的力量根本扯不斷,就連破滅之炎也無法將其破壞。

突然山海身上的力量紊亂又再度出現,體內一連串的劈啪爆裂聲讓被毀滅意誌控製的山海也發出了慘叫聲,他直接又倒在了露台上,身上的鮮血流了一地景象極度的淒慘。

不過也因為身體力量的紊亂山海山上的漆黑火焰又消失了,涅槃之火自主的燃燒了起來,開始快速的治癒山海受傷的身體,那些流出來的血液竟然神奇的倒流回山海的體內!

“啊啊啊!”山海依然在慘叫,身體內的劈啪聲並冇有因為涅槃之火的治癒而消失,反而是越發的強烈起來。

看到山海如此境況,似乎在經受非人的折磨洛無敵也露出了不忍的神色,他很想幫山海緩解這種痛苦,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畢竟夢雲的水係治癒靈能已經嘗試過了,根本進入不了山海體內。

洛無敵甚至想過給山海服食他最好的療傷丹藥,但丹藥這種東西就算再厲害也需要靈能催化才能起效果,而現在的山海靈能失控,自己的靈能也無法進入他的身體,所以給山海服用丹藥根本就冇用。

就這樣,折磨著山海的極致痛苦開始了……。

此刻的山海彷彿陷入了一個古怪的時間循環當中,身體的破壞和靈能的紊亂斷斷續續的出現,一會毀滅意誌侵占身體,一會又是涅槃之火燃燒進行治癒,身體就在破壞和修複之間來回循環。

痛苦這種東西不僅僅是**上的,還有精神上的折磨同樣會讓人徹底崩潰。山海並冇有直接感受到身體內部的破壞和修複,他的精神是在一片戰場之中,彷彿禁忌的力量將他帶到了另一個時空當中。

這裡的空間是金色的,無數的巨大陸地懸浮在空間的各個地方,而在空間的頂端一隻巨大的血眼一眨一眨的注視著金色空間的一切,彷彿這隻眼睛是活著的一般。

山海發現自己化身為另一個靈能者,他所在的位置正在進行一場非常激烈的戰鬥,而參與到這場戰鬥之中的人起碼有上百萬之多,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戰鬥,每一秒鐘都有生命在隕落,鮮血、殘軀揮灑整個空間。

而交戰的雙方山海也看到了,一方是靈能者各個境界的都有,特彆是靈王境界的山海竟然看到了十幾萬人。而與他們戰鬥的則是無窮無儘的魔獸,這些魔獸可不是低階魔獸,全部都是擁有堪比靈王境界的超級魔獸。

同時還有十幾萬全身皮膚雪白,雙眼閃動著金色光華,背後浮現了古怪光圈的人!

山海看到這一幕完全驚呆了,但他還冇有搞清楚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什麼,突然就感覺天地一黑一股惡臭傳來,緊接著就感覺到身體被碾壓碎裂痛苦至極,在意識消散的一瞬間山海看到了自己竟然被一隻超級魔獸給吞掉咬碎了!

下一刻山海又清醒過來,他發現自己依然在這片金色的空間當中,隻不過自己又變成了另一個人!

這一次山海發現自己在某個戰團當中,這個戰團有一萬多人,所有人的境界都是大靈師,統帥他們的是上百位靈王!

山海這個戰團所麵對是兩名背後有光環金眼雪白膚色的神秘人,他們身穿黑色戰甲手中都冇有武器,但背後的光環極其耀眼,看起來就像某種強大的力量凝聚一般。

“聽我號令!聚!”戰團最前方一名靈王大吼一聲下達命令。

山海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操控這具身體,身體的主人完全遵循靈王的命令開始凝聚靈能,他們的力量開始快速彙聚最後凝聚成數條線注入最前方上百位靈王的體內!

這些靈王手中都有一件靈器,而且看起來都至少是中品以上的靈器等級。

一萬多人的大靈師彷彿成為了百位靈王的充電器,他們的靈能全部進入靈王體內,靈王們氣勢大增,周身的各種靈能屬性開始逸散而出。

“不成皇就算聚集再多人也隻是螻蟻!”擁有光環的十幾個金眼人帶著鄙夷的神色說道,彷彿眼前這些靈能者聚集起來的強大力量在他們麵前根本不構成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