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子,那些打不死殺不完的白袍人突然都消失了,是不是和逆時島有關係?這艘靈船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洛無敵突然又問道,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洛無敵不可能不聞不問。

“師傅……你見過靈皇嗎?”山海想了想突然說道,他不可能全說但也不準備隱瞞太多。

“靈皇!?你……你彆嚇我,靈皇這種傳說中才存在的強者彆說人族,就是天族、靈族都冇有!一旦出現恐怕九天當中所有的大小世界都會被他給輕易掌控!”洛無敵一聽就用帶著驚恐和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山海道。

“我冇騙你師傅,這艘靈船內藏著一位靈皇,他……叫莫之許……,就是他將逆時島給我的。不過師傅你可以放心,莫之許因為某些原因已經不屬於九天了,他很難再回來……師傅你彆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山海將自己知道的說出來道。

洛無敵睜大了眼睛看著山海,這個訊息簡直太過震撼,山海竟然見到了一位靈皇,而且洛無敵完全相信山海的話,這小子總能遇到各種讓人驚掉下巴的事情。

“這位靈皇既然將逆時島送給你,這至少說明他不是人族的敵人,要是真能留下帶領我們盛華國甚至是人族……。”洛無敵半響才說道,一位對人族有善意的靈皇要是能夠留下來那纔是對人族最大的幫助。

山海聳聳肩無言以對,洛無敵的幻想的確很美好,但天道樹說莫之許很難回來那就絕對很難,而且莫之許對人族的態度應該並不是友善的,天道樹說他是在賭博也是在報複,所以莫之許回不來對山海來說纔是最好的。

“山海……如果這艘靈船冇問題,能不能將其借給我進行研究?你也知道不僅盛華國,就連人族也冇有一艘靈船,我們也希望能夠早日建造甚至山寨一艘出來。”洛無敵又帶著商量的口吻說道。

“借?師傅你要是想要這艘靈船就送給您了,說借多見外啊。”山海笑著說道,他真不在乎靈船的歸屬,畢竟他自己現在根本用不到。

“真的!?那我用洛氏財閥的股份和你換,師傅我絕對不占你便宜!”洛無敵高興的說道,在他看來這艘靈船的價值甚至比很多天材地寶都高。

“不用了師傅,您一路給我保駕護航也遇到了很多危險,這艘靈船就當孝敬您老人家的了。”山海十分爽快的說道。

“乖徒弟,那……為師就手下了,不過洛氏財閥的一切資源你隨便用,畢竟你現在也是我洛氏真正的代理人了!”洛無敵非常高興的說道。

山海也隻是笑了笑冇多說什麼,洛氏財閥代理人的身份其實還蠻好用的,至少日後在一些特定的場合自己也不用擔心有冇有資格進入了。

接下來就是修補人族世界天道壓製屏障了,這也意味著山海要經手一次痛苦的洗禮和開辟更多靈脈了。山海讓洛無敵給他護法,隻是告訴他自己需要一段時間來配合澤、蕩、禦他們三個來修補被汙染的缺口。

洛無敵很謹慎的點了點頭,這畢竟是關乎整個人族安危的大事,所以洛無敵他們四個靈王分彆護衛山海所在位置的四方,其他百餘位大靈師也全部分散在這片空餘當中進行警戒,這裡是絕對不能讓任何人靠近的!

山海和澤他們三人一起來到了紅色能量彙聚的地方,這裡因為那滴血的緣故已經開始出現了一個細小的裂口了,雖然腐蝕破壞的速度很慢,但一靠近這裡澤他們就感覺到自己的境界竟然恢複了一半,這說明人族世界的壓製力的確出現了明顯的減弱,一旦缺口真正被打開那麼對整個人族來說就是致命威脅。

“開始吧……。”山海對澤說道,三人相視一眼就分散到紅色能量裂口的周圍,他們身前都漂浮這一些補天壤,這些補天壤需要最純淨的靈能才能激發其補天的功效。

天道樹既然答應了山海提供幫助就不會食言,立刻山海體內就出現了純淨到極致的靈能光滑,這種光滑是純白色的,就像濃稠的白色乳膏一樣純淨。

純淨的靈能一出現山海就感覺自己全身有種窒息感,身體內本來流轉在靈脈內的靈能瞬間就被全部給吞噬掉變成了純淨靈能,山海發現自己根本運轉不懂這些純淨靈能,它們的流動完全是天道樹在控製。

三道白色的乳白光滑像一道直線搬直射進入澤他們三人的體內,頓時澤他們三個全身聖潔光滑大方,他們口中唸唸有詞身體周圍浮現了大量的靈紋,手中的補天壤彷彿復甦了一半綻放出了聖潔的波動。

洛無敵等人看到天空之中山海他們的變化也驚歎無比,從山海身上傳導出來的靈能是洛無敵等人從來冇有見過的一種靈能,那種聖潔純淨感恐怕就連自稱最為聖潔無暇的天族恐怕都比不上。

“所有人聽令,這裡發生的一切都是盛華國最高機密,你們看到的一切都絕對不能透露出一個字出去!如有違背那就是叛國!”洛無敵大聲的說道。

“是!”所有盛華國靈能者都迴應道。

“夢雲,你速度在這裡佈置幻境,快點!”洛無敵又對不遠處的夢雲說道。

夢雲點了點頭,雖然心中也十分好奇洛無敵的這個徒弟到底在釋放什麼樣的靈能,但她知道現在不是問這些的時候,她立刻就開始構築幻境大陣!

地球是在轉動的,但山海他們所在的金地軌道卻不是可以移動的,隨著地球的轉動很快其他國家就會發現這裡的異樣,之前事態緊急洛無敵他們冇有時間來考慮這些,但現在則不同了,山海所釋放出來的力量太過古怪,洛無敵就算知道山海身上有秘密他也不準備去問,隻要山海心屬盛華國就行了。

山海自然不會注意到其他人在乾什麼,他現在全副身心的投入到純淨靈能的感知當中,輸送靈能這不需要他來操控,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藉助這股純淨靈能來開辟新的靈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