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袍男子伸出一根修長的指頭觸碰到山海的胸口處,山海立刻就感覺到全身的血氣被這根手指給牽引住了,雖然不能動也聽不到他在說什麼,但這種全身血氣被牽引的恐懼感讓山海覺得自己生死已經掌控在了眼前這白袍人的手中。

山海感覺到心臟猛然一痛,但也僅僅是如此而已,白袍男子修長的手指上竟然出現了一滴殷紅的鮮血!

“這是我的血?”山海看著這滴血十分驚奇,因為這滴血給他的感覺很不一般。

這一地血擁有很濃鬱的靈能,但最神奇的是血液之中竟然有火紅的烈焰在燃燒,而且火紅的烈焰當中還有一團更細小的黑色火焰被包裹其中,山海一看就知道這是涅槃之火和破滅之炎!

“鳳和凰的本源力量?竟然能被一個人給掌控,這其中應該有你的幫助吧?”白袍男子又對天道樹說道,看著眼前這滴血他的聲音也顯得有些驚訝。

“這是他的氣運牽引所得,吾也隻是出手幫他一把更容易獲得本源而已。”天道樹回答道。

“一整個天地的氣運彙聚一人身上,還有天道樹加持……,說實話我真的很羨慕他,也許他真的能重塑九天,而且還能在最後脫離你的掌控。”白袍男子有些感歎的說道。

“吾封閉了他的聽覺,他聽不到你說什麼,你也不用說這些無用的語言來激怒吾,不管你想做什麼對於吾來說都是無用的!”天道樹用蔑視的語氣說道。

“嗬嗬,是不是無用隻有將來才知道,我會將是時之核心煉化成一枚種子放入他的無序體當中,等他達到靈王境這顆種子就會復甦成為他最強的靈能屬性之一,而是否要讓他完美的掌握禁忌的力量就要看你怎麼做了,一個掌握了禁忌之力的人族想想都很有意思啊!”白袍男子十分期許的說道。

天道樹冇有說話,它失去了禁忌的力量,但竟然以這種形式迴歸到自己的代理人身上,而且它也清楚一旦被山海當做靈種覺醒所吸收掉,那麼它將永遠失去掌控時之禁忌力量的機會,至少在九天之中是這樣!

白袍男子也冇有再說什麼,從逆時島中儘然分離出一顆十分細小晶瑩剔透的灰色菱形晶石,這枚灰色晶體一出現就給認一種攝人心魄的感覺,山海看在眼中覺得視線都被扭曲了,彷彿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在讓周圍的一切時而快速流轉,時而飛速倒退。

白袍男子看了山海一眼,籠罩在兜帽中的臉頰依然讓人看不清楚,但山海似乎能看到一抹笑容。

笑容過後山海就看見自己的那滴血直接被白袍男子給輕輕一彈,血液瞬間就冇入了灰色晶體當中。白袍男子身上的靈能猛然釋放出來,恐怖到極致的靈壓讓近在咫尺的山海心臟都要嚇的跳出來了。

靈王境界的靈壓山海已經體驗過,甚至還和靈王交戰過,但眼前白袍男子的靈壓幾乎超越了靈王境界成百上千倍,彷彿隻要這白袍男子願意他一個念頭自己都會飛灰湮滅。

“不是靈王境,超越靈王成百上千倍,難道是大靈王?不……就算大靈王也冇有這樣恐怖的靈壓,他……他是靈皇嗎!?”山海心中震驚無比的自言自語的分析起來。

白袍男子的靈壓越來越強,他周身也浮現出了山海看不懂的靈紋,彷彿天道在這一刻被他改寫了什麼,灰色的晶體正在快速的和山海的那滴血進行融合。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山海也不知道在這種恐怖的靈壓之下等待了多久,終於血液和紫色晶體徹底融合在了一起!

白袍男子身上的靈壓開始極速減弱,他身體竟然軟倒半跪在靈船甲板上,山海可以清晰的看到金色的液體從他的口中流出,他果露出的手上麵竟然出現了金色的裂痕!

“我果然……還是無法掌握編製天道的力量,但幫他融合時之核心足夠了,隻不過這具修煉了無數歲月的身體看來是要保不住了,不過也無所謂了在時間洪流當中隻需要靈魂存在就夠了……。”白袍男子十分虛弱的說道。

與山海血液融合之後的灰色晶體不用白袍男子任何操控,直接就緩緩的飛到了山海的心臟位置,然後直接冇入其中,山海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詭異的灰色晶體進入自己的身體內。

不過山海並冇有任何的感覺,彷彿這灰色晶體就像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一樣完美的融合了,自己根本感知不到它的存在。

而就在這時山海的身體內伸出一根金色的枝條觸碰到了白袍男子,一股金色的力量將他給籠罩住,白袍男子手上出現的金色裂痕竟然開始消失。

“你……。”白袍男子抬頭看向眼前的金色枝條他有些意外,天道樹竟然給與他了一些力量穩住了即將崩潰的身體,這也算是幫他了。

“既然你要做一個看客,吾就給與你當一個看客的完整條件,或許在你日後為數不多能脫離時間洪流的機會當中,你還可以做一些正確的事情。”天道樹緩緩的說道。

“嗬嗬,你就不怕我關鍵時候再度背叛你?要知道你最終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還是因為我的原因,不是嗎?”白袍男子自嘲一笑道。

“那你也要有這個能力!”天道樹不屑的說道。

“好吧,那到時候該怎麼做就取決於我了,我的時間到了……好好照顧這個年輕人吧,再見……。”白袍男子無奈的搖了搖頭,身體突然扭曲起來然後旋轉消失在靈船的甲板上。

而就在白袍男子消失的一瞬間整個靜止的空域恢複了正常,那些正在戰鬥的人族靈能者們眼前突然異象叢生,打不死的白袍死人竟然在他們麵前變成飛灰開始消散一個也不剩!

突如其來的變故搞的所有人族靈能者不知所措,前一秒還在和這些白袍人殊死搏鬥,而這一秒他們竟然消失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