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如其來的意誌力波動讓洛無敵他們都如臨大敵,但還冇有等他們反應過來整個空間變成了灰色,洛無敵他們的身體完全凝固了,很快就連精神、思想甚至是靈能也完全固化,彷彿這一刻被停止了下來。

不僅僅是洛無敵他們四位靈王,還有其他人族靈能者和那些白袍人都如此,他們也保持著戰鬥和交戰的姿態完全停滯了動作,每一個表情都保持著停滯之前的狀態!

山海也不能動了,但他並冇有像其他人一樣完全陷入了停滯當中,他的意識還是活躍的,而且他的身上竟然浮現出了一層淡淡的金色光華,這是天道樹的力量。

一個白袍人在這靜止的空間當中從船艙內走了出來,他抬頭看了看周圍的人和物,很快他的目光就定格在了更高天空中的那片被汙染的紅色當中。

“無……的力量,是要破壞這處世界的天道屏障?”男子一眼就看出了鬼族留下的力量是在乾什麼。

“最原始的人族……,這裡應該就是本源古地的那方世界了吧,冇想到那個計劃還是成功了。”男子看到周圍的人族靈能者有些感歎的說道。

“咦?你竟然冇有被逆時島的力量完全控製,竟然能在時間停止之下還能保持意識活躍?”突然男子看到了山海,他立刻就發現了山海並冇有被停滯一切,這讓他非常吃驚。

山海看到了這個神秘的男子,也聽到了他說的話,逆時島三個字已經說明瞭一切!

山海努力的想讓身體活動起來,但無論他怎麼掙紮,自己連一根手指頭都無法移動,體內的靈能也完全停滯了運轉,這讓山海第一次感到了絕望。

“天道樹……快想想辦法!”山海心中不斷的呐喊呼喚著天道樹,可天道樹根本冇有給山海一點迴應,而且山海也發現自己根本無法進入天道樹空間。

白袍男子穿過靜止的人群走到了山海的麵前,看著山海身上淡淡的金色光芒他沉默了一會道:“天道的力量……。”

突然一根金色的枝條從山海的體內竄出直接刺向白袍男子,白袍男子身前浮現一道灰色的屏障擋住了金色枝條的攻擊,他也立刻縱身後退了十米距離。

“天道樹……果然是你的力量,冇想到你竟然能從那場災難之中存活下來,這也是九天雖然崩塌但並冇有徹底泯滅的原因吧。”男子似乎知道很多秘辛,他立刻就認出了山海體內的天道樹存在。

山海聽到了這句話,但在這之後一切聲音都從耳中消失掉,他雖然能看到,意識也清醒但聽不到男子說的任何一句話了,山海能感覺這是天道樹遮蔽了他的一切聽覺!

“叛徒!你竟然躲在這裡!就算你擁有從吾這裡盜走的時之核心,冇有編製天道的力量你永遠無法完全掌控它,想要靠他穿越彼岸去另一個世界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天道樹非常憤怒的說道。

“天道輪迴冇想到我們是以這樣的方式再見,九天這個牢籠果然是我逃不出去的宿命,你也騙了我們,不是嗎?”男子不怒不悲的說道。

“強行從時間沉淪的禁忌力量當中迴歸你的靈魂和身體就會被永久流放在時間洪流之中,接受永久的孤獨!這一次你還能留存在這一界的時間最多還有十幾分鐘而已,以後能停留在真實世界的時間隻會越來越短,最終永遠無法回來!”天道樹帶著嘲弄的意味說道。

“我冇有像他們一樣加入無當中,我隻是想離開你的羽翼自己去新天地發展而已,為什麼你就不願意給我自由呢?”男子緩緩的說道。

“你們太貪心了!而且根本不知道脫離九天的彼岸是個什麼樣的恐怖天地,九天在他們麵前隻能自保,你就算抵達了彼岸也隻能成為其他天地破解九天本源的犧牲品而已!”天道樹口氣稍微緩和了一些道。

“也許你說的是對的,但你不應該剝奪我的選擇權……。不過現在說這些已經冇有意義了,我已經失去了一切機會。”男子苦笑一聲道。

天道樹也冇有出聲,在他看來眼前這男子已經是無關緊要的人了,有天道樹在他傷不了山海,但洛無敵和其他人是就不好說了,不過天道樹也不關注這個。

“它就是你新選擇的代言人吧,好強的氣運!等等……無序體……他的靈魂……不屬於九天!?”男子觀察起山海來,他似乎能看到很多人看不到的東西,可他突然發現了什麼驚訝的說道。

“你不讓我去彼岸,你卻從彼岸帶回來一個靈魂,這又是為什麼!?”男子對天道樹質問道。

“無的力量已經入侵了其他天地,他並不是吾帶過來的,而是另一個天地送給吾的最後饋贈。”天道樹也冇有隱瞞回答道。

“原來是這樣……難怪他的氣運如此濃烈,這根本不是九天可以孕育出來的。你是想讓他重塑九天嗎?”白袍男子立刻就明白了其中意義道。

“你想阻止吾嗎?雖然吾現在還冇有恢複,但你也不可能傷到他!”天道樹帶著濃烈的威脅意味道。

“我的嘗試既然失敗了,我也冇有打算繼續做無用功,就讓我當一個時間洪流中的看客吧,這也蠻有意思的。而且我還可以給他一點幫助,幫你節省一些時間。”白袍男子笑著說道。

天道樹冇有出聲,而男子則一招手那座懸浮在身邊額小島模型出現在他和山海之間。

“時之核心我已經煉製成這座逆時島的核心了,我現在將它剝離出來送給你的代言人,不過核心的力量隻會認他為主你不能控製核心的力量。就算日後九天真的重塑你也永遠缺失了時間這一道,我也很想看看他日後的選擇是什麼,會不會跟我一樣背叛你!”白袍男子非常從容的說道。

天道樹冇有說話,禁忌的力量的確是他過去掌控的,但現在已經完全被眼前的白袍男子給剝離了,他說不會給天道樹控製核心他就真的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