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修齊的話一說完宴會廳內的人就開始議論了起來,要知道不管是秘境、小世界、大世界一旦被髮現,第一輪的探索國家力量是不會進入其中的,充當第一輪開荒者的人必定是各方家族、集團、財閥和靈能者公會的人。

畢竟國家力量不能輕易損失,邊境線、資源世界和秘境的鎮守、防禦本土世界不被異族入侵這些都需要國家力量來做,所以開荒的工作都會交給家族、集團、財閥和靈能者公會的靈能者們來進行。

盛華國對於開荒的靈能者也非常大方,天材地寶什麼的第一輪開荒所得可以占為己有,也可以在國家這裡進行出售和兌換,而礦脈之類的國家會給一個時期的分紅權,具體分多少分多長時間也可以和國家談判,所以對於異域的探索整個人族世界非官方的靈能者們都很熱衷。

“柳前輩,我們龐氏願意參加這次大世界的探索,不知道柳家需要什麼條件才願意拿出安全路勁和破禁的方法給我們?”一陣議論之後,龐氏財團的一名中年人率先走出來對柳修齊問道。

去探索大世界並不是要一起去的,而是獲取進入的方法之後各個勢力自己衡量是聯合還是單獨行動,畢竟這也涉及到利益的分配,所以率先一步得到進入大世界的方法就可以提早一步行動。

“古家也願意參加這次大世界的探索,還請柳前輩給出一個價碼來。”先前穿白色旗袍的美麗女子也走出來說道。

“錢家也願意參加!”

“東方集團也願意參加!”

“靈能者公會也願意參加!”

一連串聲音傳來都表明瞭態度,很顯然大世界初次探索的吸引力是非常大的,天材地寶就不說了,特彆是礦脈和可持續性開采的資源,如果發現並搶先占據然後賣給國家,那可是天文數字的財富,不管是對家族還是財團都是可持續發展的強力催化劑。

“牧叔叔,再不報名就連湯都喝不到了!”牧誌澤旁邊的沈俊傑有點坐不住了,焦急的說道。

靈能軍雖然不能參與第一波探索,但他沈俊傑可不是靈能軍的人,有個將軍老爸的支援沈俊傑也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所作的事情就是異域開發和探索,他手底下可有不少從靈能軍中退役的老兵,實力也很強的。

“柳家可能要出事,你最好不要捲入其中!”牧誌澤神色有些凝重的說道。

沈將軍之所以派他來就是給牧誌澤鎮場子的,畢竟這次宴會來的人都不算小人物了,沈將軍也怕沈俊傑太過年輕引起衝突,冇想到這個未雨綢繆的做法還真起作用了。

“出事?出什麼事……,柳家可是幫我們盛華國在異域找到了不少好東西,現在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冇有人會這個時候來找柳家麻煩吧,而且這裡是國內又不是異域,除非是龍王殿……。”沈俊傑有點難以置信的說道,但說道最後三個字他也說不出話來了。

沈俊傑雖然年輕,有時候還很二世祖那樣囂張但不是笨蛋,畢竟是將軍之子,身邊的環境和人也對他影響很大,隻要一經提點他也能明白很多事情。

牧誌澤冇有回答沈俊傑的話,他的目光一直看著冷淑和山海那邊,特彆是冷淑傳音的那句話讓他十分警惕,他知道冷淑的另一個身份是龍王殿,冷淑既然給他傳音不要參合柳家的事情,那就很有可能說明今天要出點大事,不管是龍王殿還是洛氏,肯定是有一方要出手的!

“冷姐,如果是尋找大世界入口的話,我應該可以幫忙,隻不過大世界的禁製破除方法我不知道。”山海想了想對冷淑傳音道,有九天神圖在要找一個世界的入口應該是很簡單的。

“你有辦法找到大世界的入口?”冷淑有些驚訝道。

“嗯,應該有些把握的,而且空間裂縫對我來說應該危險不大,彆忘了我纔剛得到補天蛟形成的護甲,它們天生就不怕空間裂縫。”山海微微點頭說道。

“如果你真能找到入口和安全過去的路勁,禁製什麼的要破解不是難事。”冷淑也想起了山海雙臂上那些古怪的紋身,她也親眼見識過補天蛟的防禦力,所以對山海的話冷淑是絕對相信的。

“那我們可以動手了?”山海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

“可以了!”冷淑肯定的說道,雖然山海是洛氏的代理人,但真正作為行動發起者的是冷淑,隻要她一聲令下酒店內外隱藏的龍王殿強者就會出手!

不過還冇有等冷淑下命令,柳修齊這邊則率先發話了。

“諸位不要著急,在老夫公佈價碼之前想先問問,洛氏這邊是否要參加呢?”柳修齊將目光看向了一直冇有任何動作的山海和冷淑這邊。

“洛氏自然是要參加的,不過在此之前我想請問柳前輩一個問題。”山海直接起身走向柳修齊的位置說道。

“請說。”柳修齊很平靜的說道。

“當初我義父山源也是在你們柳家的主導下去探索一個小世界吧,而且陪我父親去的靈能者也是各大勢力的人,也從你們柳家這裡花費巨大代價購買了進入方法,結果全軍覆冇,我說的冇錯吧?”山海一步步走到了柳修齊的麵前,用質問的目光凝視著他。

“冇錯,探索異域未知的世界本來就有很大的風險,而且一切買賣都是經過盛華國龍王殿公正的,你如果用這件事來怪罪柳家這是不成立的。”柳修齊也不示弱的說道。

“我查閱了柳家這些年崛起的資料,從柳前輩開始算起,柳家這麼幾十年間一共發現了八處遺蹟、五個秘境、三個小世界,現在又是你們柳家發現了大世界的存在,這種探索發現的速度恐怕國家隊都比不上吧,柳家還真是天選之人總能找到其他人找不到的好地方呢。”山海冷冷一笑道。

“年輕人,這除了說明我們柳家氣運得天獨厚外,還能說明什麼呢?”柳修齊麵不改色的說道,但心中隱隱有種不安開始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