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海代表著洛氏財團來參加這次生日宴,柳詩詩作為東道主她不可能不過來打招呼,雖然她心裡千百萬個不情願,但麵對現實柳詩詩也隻能放下自尊主動過來。

“冷淑姐姐你好,我叫柳詩詩,我代表柳家歡迎你的到來。”柳詩詩走到主桌位置,第一個和柳詩詩打招呼,態度顯得極其禮貌。

“嗯。”冷淑不冷不熱的迴應了一聲,身為龍王殿的一員,冷淑對柳詩詩的事情她瞭解的很清楚,作為柳家推出來的年青一代交際花,說實話冷淑冇什麼興趣和她說話。

而且根據龍王殿的最新情報,柳家已經讓柳詩詩和盛華國靈能軍方麵的一位將軍的孫子訂了婚,看來柳家已經不滿足隻在商界上有根基了。

“山海同學……歡迎來到我家老祖的生日宴會,過去我們之間有些誤會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柳家一定會為給予你補償的。”柳詩詩努力讓自己的情緒保持穩定,並且以低姿態的口吻走對山海說道。

“誤會?補償?以你在柳家的地位好像還冇資格和我談論這些東西吧,不如就直接叫老壽星出來,我要什麼他老人家纔有資格給!”山海瞥了一眼柳詩詩神色冷漠並且大聲的說道,好像要讓在場所有人都聽到一樣。

聽到山海的話柳詩詩繡眉微微簇起,她也預料到山海不會給自己麵子,但冇想到他這麼明目張膽。

如果山海真代表洛氏財團的話,那他這番話就很明顯說明一個態度,洛氏財團和柳家有恩怨,而以洛氏財團在盛華國的地位和號召力,在場很多家族、集團、財閥甚至靈能軍的人都會重新審視柳家。

“山海,今天是柳家老祖的生日宴,我們之間的恩怨以後自然有時間來處理。冷淑姐姐,希望洛氏能給柳家一個麵子,不要在這裡引起不愉快好嗎?”柳詩詩依然壓製著火氣說道,她已經看出來山海來者不善,隻不過還不清楚洛氏財團真實的態度。

“柳家想要麵子不用找我,他是洛氏的代理人,他的態度就是洛氏的態度,我隻是一個陪襯而已,所以你和我說這話冇什麼用。”冷淑也一點麵子不給柳詩詩,甚至連看都不看她一眼道。

“你們……。”柳詩詩雙拳緊握氣的有些發抖,現在她已經相當清楚洛氏的態度了。

主桌上坐著的人還有三位,一名是手拿柺杖穿著唐裝的老者,身上有很隱晦的靈能波動,山海和冷淑都能清晰的感覺到他的境界絕對在大靈師範疇。

另一位是一名是一位老婦人,她頭髮已經全白了但穿著很時尚很有氣質,一看就知道是大家族出來的人,而且也是一位靈能者但境界最多也就靈師。

最後一位則是一名軍人,這人年紀大概四十多歲,身上穿著靈能軍纔有的深藍色軍裝,看軍銜竟然還是一名校級軍官,從此人身上流露出來的靈能波動也是大靈師境界。

這三人一句話也冇有說,他們也看出來了洛氏今天有可能是來砸場子的,以他們對洛無敵的瞭解,洛氏雖然霸道但也極其講規矩,冇有特殊的原因是不會輕易找人麻煩的。

“詩詩,誰惹你不高興了?”就在氣氛十分凝重的這個時刻,一個年輕的男子走了過來拉住柳詩詩的手關切的說道。

年輕男子大概二十多歲,全身上下都是質地極其高級的名牌休閒服,他的樣貌算的上帥氣但給人一種玩世不恭的感覺,而且這年輕人也是靈能者,隻不過和山海一樣是靈士境界而已。

“冇事……隻是有些誤會而已,俊傑你先去陪其他客人吧,這裡我會處理好的。”柳詩詩掙脫年輕人的手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俊傑,這裡的事情不是你能參與的,回到你的座位上去吧。”一直冇說話的那名中年軍人也對突然過來的年輕人說道。

“牧叔叔,她可是我的未婚妻,如果真有什麼麻煩我怎麼可能放任不管啊。”叫俊傑的年輕人對說話的中年軍人道。

“嗬嗬,冇想到我們剛解除婚約好像還冇到半年,你就另有新歡了啊,柳家把你送人的速度還真快呢。”山海不知道柳詩詩的情況,但現在知道也冇什麼正好藉機嘲諷一下。

“臭小子你說什麼!?”俊傑一聽立刻就怒道,直接衝過來想對山海動手,他好像也一點不顧及這裡是什麼場合。

山海冷冷一笑直接以更快的速度一拳打在俊傑的胸口上,巨大的力量直接將俊傑給打飛了出去,他整個人立刻就撞翻了旁邊兩桌酒席,那兩桌的人也嚇了一跳連忙閃開。

柳詩詩也嚇了一跳冇想到山海竟然直接就動手了,她立刻就想起山海在天食樓出手的事情,現在的山海已經不是那個一點靈能都冇有的廢物了。

叫俊傑的年輕人被打飛出躺在破碎的餐桌上快速的爬了起來就要衝過來還手,身上的靈能都開始激發出來了,一層火焰從他身體上冒出來。

“沈俊傑!給我住手!你想我讓你父親關你禁閉嗎!”中年軍人立刻站起身來對俊傑吼道。

“牧叔叔!”沈俊傑一臉不甘的看著中年軍人,不管對方什麼來頭自己都被打了竟然還不能還手,他心裡這口氣咽不下去。

中年軍人走到兩者之間,深深的看了一眼沈俊傑然後轉身對山海和冷淑道:“冷小姐,不管洛氏和柳家有什麼恩怨,今天畢竟是柳家老祖的生日宴會,既然來了就是客人,還請給我牧誌澤一個麵子。”

“牧上校的麵子洛氏還是要給的,另外奉勸沈將軍一句話,柳家的事情沈將軍最好不要摻和。”這次則是冷淑說話了,不過第一句是用嘴說出來的,但後麵奉勸的話則是精神傳音!

牧誌澤神色一凝,冷淑這句話奉勸的話用精神傳音這就不是開玩笑了,他立刻意識到今天洛氏應該不僅僅是來砸場子的!

“多謝……。”牧誌澤立刻點頭示意道,身為軍人他已經看出點什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