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變成什麼屬性的表象都可以做到,不過一旦確定你要改變的靈能屬性表象那就不能再變成其他靈能屬性了,所以選擇機會隻有一次。”李元正點了點頭提醒道。

“我明白了,謝謝。”山海感謝道,有了這東西自己的涅槃之火就可以完美的隱藏起來了。

“嗯,那麼第二件事情就是關於柳家的了,柳家現在所有人都在龍王殿的監控之中,我們還冇有出手,就是為了等你回來,我們龍王殿的龍王們決定是殺是留……讓你來做決定。”李正元十分認真的看著山海道。

山海也楞了一下,李正元這句話可不僅僅是字麵意思那麼簡單,山海立刻就察覺到了。

鬼族必然是要清除掉的,但柳家應該不是所有人都被鬼族給吞噬了,絕對還是有一部分人是無辜的,那麼這些人的生死自己也可以決定,龍王殿這是對自己另一個考驗嗎?

“如果你冇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們現在就可以出發了。”李正元看山海不說話,他也不再多做解釋道。

“嗯,出發吧。”山海點了點頭道,一旁的冷淑深深的看了山海一眼也冇說什麼。

幾個小時之後,一架龍王殿專屬的飛行器降落在魔都市機場,山海從飛行器上已經看到了魔都的全貌,這座城市不愧為盛華國最大最繁華的城市之一,就連仙都市和其相比也差上了幾分。

之所以來魔都是因為柳家的總部就在魔都,山海在飛行器上也觀看了一分關於柳家發展起來的詳細書麵報告。

柳家最初隻是一個在魔都開小酒館經濟收入還不錯的小家族,四十多年前家族當中有一位靈能者天賦出眾成就大靈師境界這個人名叫柳修齊。

柳修齊是個很有野心的人,而且也不怕危險非常拚命,有了大靈師境界之後他就經常一個人在異域探索,經曆無數次生死和戰鬥也造就了他強大的信念。

終於在二十多年前柳修齊在異域中發現了一個隱藏的極深的殘破秘境,這座秘境應該是九天崩塌之前某個勢力的一座藥園子,裡麵儲存了大量年份幾萬到幾十萬年的珍惜靈藥,而且這座遺蹟當中還有數十份丹方儲存。

柳修齊非常大方將這座秘境裡的一切都半賣半送的給與了盛華國,這才換來盛華國對柳家快速發展的扶持和幫助,柳家也才因此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壯大了起來。

這些年柳家在魔都最繁華的幾個區都購置了大樓,其從事的產業也從最初的娛樂業延伸到了食品加工、服裝品牌、建築等行業,可以說柳家發展速度之快是相當驚人的。

特彆是在異域方麵的行動,這些年盛華國甚至動用靈能軍的一部分力量對柳家的探索進行了保護,因為柳家總能在異域找到一些特殊的東西,所以盛華國高層纔會讓靈能軍給與柳家一定的關照。

看完關於柳家的報告山海這才瞭然於胸,柳家的柳修齊或許在第一次發現那個殘破秘境的時候就已經被鬼族吞噬了,之所以柳家能在後來不斷在異域發現好東西,可能也是因為鬼族的幫助。

下了飛行器之後,山海他們一行人就立刻入住了魔都最有名的六星級酒店東方明珠假日皇冠酒店,而且所住的房間也是東方明珠塔頂最豪華的總統套房。

能入住這樣高級的酒店還是總統套房就足夠讓山海驚訝了,不過更驚訝的是總統套房內還準備了大量的男女禮服,甚至還有幾名美容師、化妝師、理髮師、服飾搭配師,甚至還有兩名靈廚在這裡為山海專門烹飪食物,他們都穿著職業化的衣服,胸口還佩戴了胸牌。

“冷姐……這是要乾什麼?”山海看到套房內準備的這些人和物山海茫然無比的看向旁邊的冷淑道。

“給你準備的,因為後天柳家將在這裡舉行柳修齊九十歲壽誕生日會,到時候柳家所有的人都會出席,而且柳家還邀請了盛華國不少名流出席,其中就有我們洛氏財團,而你就是我們洛氏的代表。”冷淑嘴角難得露出一模微笑道。

“啊?對柳家的行動有必要搞的這麼麻煩嗎?”山海有點不理解,不是來抓捕柳家人的嗎,怎麼還要參加柳修齊的壽誕?

“龍門基地封鎖之後,柳家在異域的人已經無法將訊息傳回國內來了,不過柳家的人也很聰明,從各種渠道想方設法的打聽龍門基地的訊息,甚至從自由國度那邊的異域出入口派人過來探查,不過好在我們早有預防並冇有將訊息泄露出去,來探查的人也被我們秘密抓捕了。之所以一直催促你趕緊從帝族回國來,就是為了趕上這次柳修齊的九十大壽聚會,因為這可能是最後一次柳家人聚集的這麼齊全了。”冷淑解釋道。

“也就是說鬼族的人可能已經意識到他們暴露了?”山海一聽也緊張道。

“這一點還無法證實,龍王殿之所以一直冇有動手主要是因為無法確定鬼族到底在那一個人身上,精通靈魂係的靈王現在並不在國內,如果抓捕失敗讓鬼族逃走吞噬隱匿在其他人身上就更麻煩了,所以一直在等你回來。”冷淑略顯無奈的說道。

“鬼族是靈體,讓它們跑了的確是個麻煩事,不過隻要等柳家聚集在一起了我再和龍王殿一起出手就行了,何必還要作為洛氏的代表去參加這個生日會啊?”山海有點不理解的說道。

“因為柳修齊放出訊息,柳家在異域發現了一個隱藏大世界的入口,而那個大世界有很強的封印禁錮,從封印內部還能察覺到一種極強壓製力的存在。柳修齊想要借他九十歲生日宴會時候召集盛華國各方勢力,以競價入股的方式參與這個大世界的攻略,得到資格的勢力他纔會對其公佈這個大世界的具體位置。”冷淑立刻解釋道。

“大世界……原來如此,這的確是個不得了的訊息,看來我這洛氏財團的代表不能不當了啊……。”山海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