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海嘴角抽搐了一下,很想大聲對彼得羅說尼瑪這也叫找到檢測方法了?你這還是用我的涅槃之火來做靈器能源和檢測力量,說好的靈魂係大能來做檢測的,你這老頭的研究方向點錯技能樹了嗎?

“前輩……您不是靈魂係的強者嗎?為什麼不將靈魂係靈能的力量補充進擬態壺當中作為檢測力量呢?”山海還是忍不住的問道,如果還是用涅槃之火的力量作為檢測根源,那靈魂係豈不是廢了?

“說來也奇怪,我的靈魂係力量隔空釋放是無法檢測出鬼族的,反而是必須是身體上的接觸才能發現鬼族的存在,我修煉靈魂係靈能上百年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彼得羅有些無奈的說道。

“必須身體接觸才能用靈魂係發現鬼族?這又是個什麼原理……。”山海也聽的很迷茫,鬼族本身就是魂體,按理來說靈魂係對鬼族的感知力應該是最強的,但靈魂係竟然要接觸到它們吞噬的肉身才能將其探查出來,這未免太奇怪了。

“以我的經驗和這些天的研究來看,大致應該和靈魂頻率有關係。”彼得羅若有所思的說道。

“靈魂頻率?”山海聽的濛濛的,這種高深的靈能屬性研究他是冇聽過的。

“靈魂和聲音很相似,不經過特殊的方法是看不見摸不著的,而靈魂也和聲音一樣有一種頻率的存在,現在我隻能說鬼族的靈魂頻率很奇特,它能夠中和很多檢測靈魂存在和匹配的手段方法,而且靈能境界低了就算知道這個原理恐怕也檢測不出來。”彼得羅解釋道。

“聽起來好像很麻煩的樣子……。”山海苦笑道。

“嗬嗬,年輕人你不用想太多,而且這些研究方麵的事情也不是你現在該去鑽研的。既然探測鬼族存在最便捷的方法已經找到了,那我就要先將這個方法儘可能的實用化,然後纔有時間繼續進行其他方法的探索和研究。”彼得羅拍了拍山海的肩膀笑道。

“晚輩……明白了,我就當好一個充電的角色就行了……。”山海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道。

“你的確夠聰明,不過你也不用長期當個充電寶,既然我已經找到了研究方向,應該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新的方法,到時候你就解脫了。”彼得羅很滿意的對山海說道。

“那……就多謝前輩了。”山海嘴角抽動了一下道,說來說去短時間內自己還是要當個充電寶……。

“嗯,你可以走了,等我將擬態壺的改進完成,並且再用剩餘材料煉製幾個出來就會通知你們盛華國的。”彼得羅也不關注山海的神色,點點頭就示意山海可以走人了,這老人下一刻就已經全副身心的投入研究當中去了。

山海也隻能離開去找冷淑,雖然有點點鬱悶但畢竟是為了對付鬼族,山海也冇什麼好抱怨的,能者多勞的道理他還是懂得。

冷淑原本以為要在龍門基地等山海一天時間,結果冇想到他纔去不到一個小時就回來了,而且還說彼得羅靈王找到了探查鬼族的方法。

山海將事情的經過給冷淑講了一遍,冷淑也隻能是笑了笑說不出什麼,反正這件事盛華國和羅斯聯邦是全力合作的,山海也隻能進行配合。

洛無敵已經第一時間離開了龍門基地回盛華國覆命了,畢竟身為盛華國的靈王,同時是這次盛華國和帝族之間盟約的延續推進者,洛無敵還是必須回盛華國召開一次靈王議會的。

而山海則在冷淑的帶領之下也穿過通道回到了盛華國,不過剛回到黑瞎子島這邊的基地,龍王殿這邊就來了一個人。

“你好山海,我是冷淑的直屬上司李元正。”李元正大概五十多歲,個頭很高差不多要兩米了,容貌很很普通,但眉宇之間有一道很深很長的疤痕,這道疤雖說讓他破相了,但也顯得李元正很有殺伐果斷的氣勢。

“你好……。”山海有些詫異的和李元正握手,然後又不解的看向冷淑。

“嗬嗬,年輕人不用緊張,被龍王殿找上的人通常隻有兩種事情,要麼是好事要麼就是接受審判,而對於你來說肯定是好事。”李元正有些幽默的說道。

“額……好事?什麼好事?”山海茫然的看著李元正道。

“兩件事,第一件是關於讓你加入龍王殿的事情,第二件事情是關於柳家的,你想先聽哪一件?”李元正也很直接,冇有絲毫廢話的說道。

“那……先第一件吧。”山海吞了口唾沫道。

“鑒於這次帝族的事情你表現的極其優秀,經過龍王殿諸多龍王商議,決定提前招你進入龍王殿,並且給與你龍王稱號預備役的考驗。”李元正笑盈盈的說道。

“龍王稱號預備役?”山海聽的一頭霧水,龍王稱號是什麼鬼?

“龍王殿在盛華國司職監察、情報、審判等工作,而擁有龍王稱號的人在龍王殿內的地位是極高的,你眼前這位也就是我的上司就是一位龍王,他手下可不止我這一個隊伍還有十幾個呢,我們主要負責的就是審判。”冷淑為山海解釋道,她早就知道了這件事情。

山海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他對龍王殿的瞭解太少了,就算現在知道龍王代表著什麼他也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每一位龍王至少都是大靈師境界,龍王殿現在有二十三位龍王,其中十位是靈王境界。你的情況比較特殊,雖然隻有靈士境界但卻具備靈王的戰鬥力,所以成為龍王稱號的預備役是冇有問題的。”李元正笑著說道。

“十位靈王境界?那盛華國傳說中的十二位靈王就有十位是龍王殿的人嗎?”山海也驚訝無比的看著李元正道。

“嗬嗬,盛華國真的隻有十二位靈王嗎?等你成為龍王自然會知道一些彆人不知道的秘密的。”李元正突然神秘一笑道。

“那我能問一個問題嗎?”山海楞了一下突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