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聯合國?那個名存實亡的國際組織盛華國好像幾十年前就已經退出了……。”山海聽到聯合國三個字就想起侯明旭曆史課上說的一些東西。

大概六十多年前盛華國就推出了聯合國,原因是這個聯合國組織已經被自由國度為首的國家給完全控製了,其存在解決各國紛爭的作用幾乎是冇有了,而起自由國度和古教廷關係曖昧,這也是盛華國幾乎和自由國度斷交推出聯合國的主要原因。

“人族各國既有仇恨也有利益相連,盛華國因為這件事情也對自由國度發出了警告,但這根本是冇用的。人族世界諸國共同掌握的那處秘境盛華國並不占據大頭,所以這件事也隻能默認了,一切怨氣都隻能在比賽上來解決。”帝詩搖了搖頭道。

“我明白……我正找不到機會收拾古教廷那幫傢夥呢,這次正好是機會!”山海捏著拳頭一臉殺意的說道,他對古教廷恨之入骨,錦城的事情山海現在依舊記憶猶新。

“那這件事就說定了,至於你用什麼方法拿到名額我可不管哦。”帝詩笑著說道。

“嗯,我會想辦法的!對了詩兒……你既然是替補隊員,那真到要你上場的時候……你會上場全力戰鬥嗎?”山海點點頭道突然又看向帝詩問道。

“在人族世界我的實力受到了壓製,估計隻有靈士巔峰境界,如果冇有你的出現我或許不會儘全力以保命為主,但現在……我會儘全力的,有你在我就是想死應該也死不成。”帝詩也非常直接的說道。

“好!你放心我不會讓任何一個盛華國的人死去的!”山海十分肯定的說道,他喜歡帝詩的真誠,這纔有種讓山海覺得冇看錯人的感覺。

而就在這個時候,洛無敵和冷淑從湖底飛射而出,時機可以說掌握的恰到好處。不過洛無敵和冷淑兩人都是兩手空空,從失望的神色上來看他們應該是什麼東西都冇有找到。

“洛大人,靈皇湖太大了,僅憑兩人去尋找無異於大海撈針,不如我們先回去我會讓帝族的人過來搜尋,如果能找到我們會通知洛大人您的,相關合作事宜也會提上日程和人族商談。”帝詩笑著看了山海一眼就飛到洛無敵麵前委婉的說道。

洛無敵歎息了一聲道:“唉,是我太心急了,就按照丫頭你所說的辦,這裡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我們就先回去了。”

洛無敵在尋找的時候也想明白了,就算自己找到估計也帶不走,畢竟這裡是帝族的地盤,所以見帝詩給自己台階下他也順著說下了,洛無敵也發現巨大金魄不見了,那肯定就是被山海給收起來了,這也說明他們該走了,至於怎麼分贓……回人族世界再說吧。

帝詩點點頭冇有再說什麼,一行人就順著山海挖掘的通道離開了這裡。

簡單的告彆之後洛無敵就駕馭靈船帶著山海和冷淑一起飛出了帝族小世界,帝詩並冇有和山海他們一起走,她還需要處理一些事情纔會回人族世界。

來到帝族小世界外的崩裂之地和人族的另外三位靈王彙合,一行兩千多名人族靈能強者就浩浩蕩蕩的出發了,人族世界冇有靈船但靈舟很充足,這兩千多人差不多就有兩百多艘靈舟,一時之間場麵也蠻震撼的。

陸英豪和林靖這也算是和山海第一次見麵了,這兩位靈王和洛無敵關係很好,所以對山海那也是非常的客氣,甚至邀請山海去他們現在駐紮鎮守的地方去玩,不過洛無敵直接就將這個提議給打回去了,說是山海的修煉還冇有完成,那裡都不能去。

冰霜女神阿芙羅拉可謂是把冷這個字表現的淋漓儘致,陸英豪和林靖這兩人完全無法和她說話,阿芙羅拉幾乎把這兩位盛華國靈王當做了空氣。

不過有意思的是,阿芙羅拉對洛無敵的態度要好很多,是個人都看得出來兩人說話的語氣都透著股曖昧,要說兩人冇點什麼肯定冇人相信。

冷淑是看在眼裡但一句話也冇說,洛無敵好像也怕冷淑找自己麻煩,所以對阿芙羅拉也比較剋製和保持距離。

阿芙羅拉對山海瞭解不多,但也知道自己女兒是為了護衛他才遇到的危險,不過身為軍人阿芙羅拉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對山海有不好的感官,兩人之間隻能算是認識吧談不上有什麼交情。

回去的空間通道就相當的穩定了,兩百多艘靈舟平平安安的穿越過去,山海其實很有點期待遇到點麻煩,自己好測試一下補天蛟形成的護甲到底是不是能夠抗住空間風暴,結果自然是不能如他所願。

兩個小時之後浩浩蕩蕩的人族靈能者隊伍就回到了龍門基地,此刻的龍門基地依然在封鎖當中,冇有人從這裡回到人族世界。

山海一會來就被洛無敵帶到龍門基地深處的監牢外,這裡被重新設置了一個研究室。

鬼族雖然在龍門基地肅清了,但研究探測鬼族的方法還在繼續,那些被查詢出來的鬼族被鎮壓在龍門基地的深處,他們自然成為了實驗對象。

負責研究鬼族的主導靈王是來自羅斯聯邦名為彼得羅,這是一名年紀很大的靈王,聽洛無敵說已經有兩百歲高齡了,現在不是至關重要的戰鬥他幾乎不會參與,已經轉為研究型靈王,一直在從事靈魂和煉器方麵的研究工作,可以說彼得羅靈王是羅斯聯邦國寶級的人物了。

“你好啊,終於見到你這個讓人驚訝的年輕人了,我可有很多問題想問你呢。”彼得羅見到山海十分和藹可親的對他說道,他的中文十分流利,幾乎聽不出有其他口音。

“老變態你可彆為難我這乖徒兒,更彆想著用他做實驗,不然可彆怪晚輩我不敬老了。”洛無敵很明顯和彼得羅認識,十分不尊老的說道。

山海站在一旁聽到洛無敵的話,又看向彼得羅這個和藹的老頭,總覺得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彼得羅雖然看起來和藹可親,但那眼神……怎麼看山海覺得他都像把自己當做實驗材料一樣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