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澤得到山海的同意立刻就遊向其他補天蛟所在的地方,這些冇有變成人身的補天蛟全部齊聚過去,很快山海就發現其中有兩條補天蛟開始變形,然後變成了兩名成年男子,他們身上也穿上了和山海差不多款式的衣服。

而其他冇有被澤選中的補天蛟們聚集在一起身體上的黃光強盛,澤也在釋放靈能,一道道讓山海看不懂的靈紋浮現,似乎構築成某種是靈陣但又有所不同的東西。

補天蛟們身體開始粒子化,點點黃色流光在這深大千米的湖底顯得異常美輪美奐,就像在黑暗之中出現了黃色的螢火蟲一般,而這些黃色最終又聚集在一起然後籠罩在澤他們三個人的雙手之上。

很快澤就帶著兩名男子來到了山海的麵前,這兩名男子模樣看起來很成熟,是典型的東方人長相,而且和澤一樣容貌不出眾,除了身體強壯無比外放在人堆當中估計存在感也很低。

“聖主,這兩位是我的兄弟禦和蕩。”澤將兩人介紹給山海。

“參見聖主!”兩人都跪下給山海行李,雖然在水中但他們的動作和在陸地上冇有什麼區彆。

“不用那麼客氣都起來吧,你們也彆叫我聖主了,就叫我名字山海就行。”山海笑著說道,這聖主的稱呼讓山海總覺的自己像是某種邪教的頭領,聽起來怪怪的。

“我們尊崇古禮不能對聖主不敬。”澤趕緊也跪下說道。

“你們要跟我到人族去生活,聖主這個兩個字在人族當中可不是什麼好稱呼,所以你們還是換換吧。”山海堅持道,真要這樣稱呼自己一會出去被洛無敵他們聽見了,自己不會被打死也會被罵死。

“那……我們該如何稱呼聖主您?”澤也不是不懂得變通的看著山海道。

“額……叫老闆?不行,聽著太老氣我才十六歲呢,叫少爺?好像也冇意思啊,我又冇家族……。”山海自言自語的想著自己的稱呼。

“不如叫少主怎麼樣?”澤突然提議道。

“少主嗎?這個好像勉強可以,那就這麼叫吧。”山海猶豫了一下道,其實這稱呼他也不是很滿意,總覺得自己成黑社會了,不過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什麼好稱呼,山海也懶得浪費時間。

“是的少主!”澤他們三個立刻恭敬跪下的說道。

“還有,以後彆動不動就下跪,我這裡不講究這些,既然跟著我就入鄉隨俗,明白嗎?”山海又補充道。

“明白了少主!”三人又異口同聲,這次冇有下跪了。

“那接下來你說將其他補天蛟依附於我身上,該怎們弄需要我做點什麼配合你們嗎?”山海看了一眼三人手臂上的黃色光芒道。

“少主什麼都不用做,我們三人將合力完成這個儀式。”澤回答道,說罷三人就開始分散在山海身邊形成三角之勢。

山海隻能不動等待,下一刻三人口中就開始念道一些山海聽不懂的音節出來,山海的身體周圍開始浮現各種靈紋,一種溫暖猶如被懷抱的感覺充斥著山海的全身。

這種溫度不是火焰的溫度,彷彿是一種被一個充滿慈愛和溫暖的人給抱住了一般產生的溫度,讓山海覺得從未有過的愜意。

隨著黃色靈紋越來越密集,澤、禦、蕩三人手臂上密集的黃色靈光開始如螢火蟲一般一點點的開始向山海的雙臂上集中。

山海感覺到就像有羽毛拂過自己身體皮膚一樣,有一點癢但更有一種貼合感,皮膚冇有任何不舒服反而給他一種更加舒適的感覺。

一條猶如蛟龍的靈紋圖畫出現在山海的手臂上,緊接著有一條跟隨者上一條浮現在山海的手臂中,漸漸的越來越多的蛟龍靈紋出現,每一條勾住上一條形成了一連串的蛟龍紋身!

這些蛟龍紋身每一條的動作都不同,有的仰著頭,有的縮卷著身體,有的盤旋張牙舞爪。

時間一分一秒流過,大概過去了十幾分鐘後,澤三人身上的黃色光華完全消失,而山海雙臂上佈滿了蛟龍紋身,有一部分還覆蓋了雙肩的位置。

這些蛟龍紋身看起來氣勢驚人,而且構圖形式上也栩栩如生絕對稱得上在紋身當中的藝術品。

“少主,總共九十六名族人已經完全依附於您的身體之上,它們現在處於絕對的沉眠之中,可經過我補天蛟一族的秘法儀式煉化,它們已經成為您皮膚的一部分,您可以感知到他們的存在,有它們在靈毒您幾乎免疫,一切不超越您境界的靈能攻擊都將減少百分之九十的傷害,就算是靈王的全力一擊也將減弱至少三分之一的力量,另外空間裂縫或者空間風暴我們補天蛟天生免疫。”澤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補天蛟依附於山海身體上的好處。

山海也聽的大感震驚,他的確能夠感知到依附於皮膚表層的那些補天蛟們的存在,這些補天蛟就像一層柔若無物的皮膚般貼合著自己的身體,而且一點靈能也冇有從自己身上吸收。

山海活動了一下身體,冇有任何拖累感,澤所說的防禦效能山海無法實驗,但補天蛟這麼逆天的生物有這樣的能力山海是一點也不懷疑,可以說自己現在就算是穿上了一層活著的內甲啊。

不過……這紋身位置和樣式讓山海想起一個稱呼……花臂大佬,如果被其他人看到會不會被當成不良少年活著黑幫成員啊,看來以後自己隻能穿長袖了,反正靈能可以調節體溫,夏天對自己來說也冇什麼影響。

“你們說這裡是靈皇湖,那這裡曾經是一個聖地了?有冇有什麼好東西留在這裡了?”山海對澤他們問道,既然補天蛟的問題解決了,那麼久該辦正事了。

“我們是在這裡誕生的,也隻能依稀記得此處名叫靈皇湖,既然能提供我們誕生的純淨靈能,那就說明這裡的確是聖地,隻不過當我們誕生之後這裡就是如此,我們也尋找過有冇有天材地寶,可除了一些元形成的石頭外什麼都冇有。”澤想了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