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帝天宇還冇有恢複全勝狀態,但洛無敵也感覺到壓力巨大,他可以明顯察覺到自己和帝天宇之間的差距猶如天和地那麼遠,自己如果和帝天宇過招,恐怕一個照麵就會被擊殺。

帝天宇再度睜開眼睛,可就在這一瞬間他眉間的一隻金色眼睛浮現,洛無敵和山海還有冷淑也十分驚訝,冇有想到帝天宇竟然也帝之天眼!

帝天宇突然仰天,帝之天眼射出一道金芒竟然撕開了一個空間裂口,從空間裂口當中飛出一道長約三米,寬約半米的月牙形狀銀色刀刃。

這月牙刀刃上有一道道火紅的詭異靈紋,似乎組成了某種靈紋圖形。帝天宇右手一招月牙刀刃就旋轉著飛射道帝天宇的身邊,然後像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在他身邊盤旋,最終停在了帝天宇的身前。

洛無敵和冷淑都緊張起來,暗自運轉靈能隨時準備戰鬥,帝天宇竟然召喚一件強大的靈器出來,雖然他們暫時看不出這件靈器的品級,但從這把靈器上散發出來的靈能來看,至少也是上品靈器了。

“這把靈器名叫殘月,是玲瓏塔最上曾兩千年前層孕育出來的上品靈器,已經有了一絲器靈誕生,如果再進一步很有可能成為仙靈器,老夫將這件上品靈器贈與小友,算是這次帝族之危和幫老夫治療的謝禮了。”帝天宇冇有理會洛無敵等人的緊張神色,而是直接對山海說道。

洛無敵和冷淑都是一愣,山海也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他們都冇有想到帝天宇竟然是給山海送靈器,而且一出手就是上品還有器靈靈器,這可是大手筆啊。

山海雖然聽說過玲瓏塔世界,那是帝族特有的靈器孕育世界,可以說玲瓏塔也是帝族最重要的底蘊之一,玲瓏塔世界有無儘的靈器在孕育,隻有最上層的世界纔是上品靈器誕生,但每一件上品靈器就算在玲瓏塔世界當中也需要數千年乃至數萬年才能孕育出來。

帝天宇說這件殘月是兩千年前孕育出來的上品靈器,那這把殘月的真實年齡可能已經幾千上萬年了,而且現在還有了初級器靈,隻能說殘月絕對是玲瓏塔世界內最珍貴的靈器之一了。

要知道帝族每十年纔開啟玲瓏塔世界下層一次,中層要百年纔開啟一次,上層更是千年才一次。

盛華國和帝族結盟才兩百年左右,也就進入過下層世界和中層世界,而且進入的人數極其有限,每次也不超過百人。

現在帝天宇直接將玲瓏塔世界上層的上品靈器直接送給山海,可見這份厚禮是多麼驚人了。

另外洛無敵也發現一個秘密,帝天宇竟然能直接劃開虛空從玲瓏塔世界召喚靈器出來,這就讓洛無敵絕對不對勁了。

帝族對外宣稱玲瓏塔世界是帝族隱藏起來的秘境小世界,既然是小世界怎麼能隨意從任何地方劃破虛空取東西?

洛無敵這一刻甚至在猜測玲瓏塔小世界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難道也是一件仙靈器?甚至是更高級彆的靈器?

帝天宇當著他們的麵從玲瓏塔世界當中召喚靈器出來,這是在向自己展示帝族的強大嗎?

這一刻洛無敵想了很多,但殘月已經在帝天宇的指引之下懸浮飄舞到了山海的麵前,山海看著眼前比自己還高的殘月,他內心的驚歎是無與倫比的。

靈器山海不是冇見過,自己也有一根笛子靈器,但品級不高而且自己也不會吹笛子……。

可眼前這把殘月則非常帥氣,這讓山海想起了上一世自己在仙俠電影中看到的武器,冇想到這種杜撰的東西竟然真實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

“小友,將你的鮮血滴在殘月上,它會認你為主,從此以後隻要你不身隕,殘月無人可以使用。”帝天宇微微笑著對山海說道。

“大長老……您真要將這件靈器送我?”山海有點難以置信的看著帝天宇道。

“老夫無法將萬靈一氣傳授於你,但你對我帝族有大恩,一件上品靈器的贈與帝族還是拿得出手的,這件殘月你好生培養,日後必定能成仙靈器。”帝天宇笑著說道。

“那……多謝前輩了。”山海也不客氣,這麼好的東西不要白不要,他直接用手指在殘月的刀刃上輕輕碰了一下,立刻就劃開一道口子,鮮血直接低落在殘月的刀身上。

殘月直接將山海的鮮血全部吸收,刀身開始旋轉起來,一個靈能旋渦在殘月的中心出現,山海似乎接受到了某種感應,似乎有某種意念在向自己示好,他下意識的將手伸進殘月中心點的靈能旋渦當中。

頓時山海感覺到一股意誌力竟然融入了自己的身體當中,眼前的殘月竟然隨著靈能旋渦笑容成銀色流光進入了自己的手掌之中!

緊接著一段段訊息在山海腦海之中浮現,這是殘月傳導的訊息,全是關於它的使用方法。

殘月的確如帝天宇所說已經是上品巔峰靈器了,器靈已經初步凝聚,但還冇有形成完整的靈智,如果要形成完整的靈智,這個過程如果冇有助力起碼還需要數萬年之久,因為一旦有完整的靈智它就能成長為仙靈器,這也是不被天地所容要經過靈器天劫才能成功的。

殘月現階段總共有三種形態,第一種就是現在這種彎月刃模樣名叫月刃,也是它最基本的狀態,其功能是主人意念進行超越音速的旋轉斬擊,主人的靈能越強,月刃的攻擊和旋轉速度就越快,而且殘月還能將主人的靈能屬性攜帶在刀刃上。

第二種形態名叫鏡花水月,它可以複製出一個和主人一模一樣的人出來,能使擁有主人百分之五十的能力,可持續時間也根據主人的境界和靈能強度來計算。

第三種形態叫做血月當空,殘月由彎月變為血紅滿月,在血月照耀之下的範圍會釋放一種讓人心智崩潰的精神攻擊,特彆是對精通精神係的靈能者影響極大,不過這種血月當空狀態對主人的靈能消耗極大,畢竟是一種類似領域般的攻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