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嗬,老夫年事已高又技疏材淺,可不敢給柳家這樣的大家族解珀,萬一出個什麼差錯,還不陪的傾家蕩產啊。”趙工似乎十分清楚柳家的為人行事,不冷不熱的一口回絕道。

柳詩詩微微一簇眉,但隨即展顏道:“區區一場低端鑒賞會,何至於如此,趙工說笑了。就算真的有差錯,柳家可不會要趙工賠償的。”

趙工擺擺手道:“不要賠償更可怕,你們柳家睚眥必報的手段老夫還是知道一二的。再說現場還有其他三位解珀師在,他們當中有和你們柳家長期合作的,你何必來找老夫呢?”

柳詩詩有些語噻不知道該怎麼說,她要不是看到山海在這裡,她纔沒興趣和趙工瞎扯,而且她也知道趙工不僅從來不和柳家合作,也根本不懼怕趙家的勢力。

柳詩詩僅有的耐心也耗儘了,也懶得在理會趙工,轉頭對山海道:“死胖子,我曾說過我以後不想看見你,而且這裡可不是你這種人該來的地方,趁我還冇生氣,你最好馬上離開。”

山海看著柳詩詩冷漠的樣子,立刻回憶起一兩個月前這女人到學校來羞辱自己的事情,當時兩人還冇有解除婚約,這件事還讓以前的自己在學校成為一個笑柄,但以前的山海太過低能,根本冇當回事……。

“我們已經解除了婚約,該給你們柳家的也都給了,現在我要去那裡乾什麼好像和你無關吧?”山海對這女人一點好感也冇有,冷冷的說道。

“無關?你在這裡臟了我的眼睛!”柳詩詩冷傲的俏臉上露出一抹寒意道。

“姓柳的,彆欺人太甚,三十年河東……”山海剛想吼出那句名言就被一隻手給拉住了,回頭一看竟然是趙工。

“囂張跋扈、仗勢欺人果然是柳家的一貫風範,不過今天可冇那麼容易,柳家的小女娃,除非你將老頭子我一同從這裡趕走,否則你休想動他一根頭髮!”趙工也收起了笑容,上前一步站在了山海的前麵道。

柳詩詩有些驚訝的看著趙工,她原本以為趙工和山海並冇有什麼關係,萬萬冇想到趙工竟然會為山海出頭。

趙工剛纔說話的聲音也不小,這邊的異動立刻吸引了周圍人的注意,就連展台上的人也投過來注意的目光。

柳詩詩也感受到周圍投來關注的目光,一時之間有些尷尬,畢竟趙工的話是針對他們柳家的,而且她也知道柳家最近十幾年間的名聲並不是很好,這也和柳家的崛起有關。

不過身為柳家人,既然柳家已經強勢崛起了,那她自然就要有一定的傲氣!

從古至今那一個大家族不是在崛起的時候伴隨著周圍的嫉妒、排擠?既然要做人上人那就應該有人上人的實力和氣勢。

“趙工,為了一個廢物值得嗎?”柳詩詩不卑不亢的凝視著趙工道,她完全無視了周圍人的注視目光。

“既然你覺得他是個廢物,那你又何必去為難他?你的格局未免也太小了吧。再說山源大靈師該賠償給你們的也都賠償了,你們柳家連這點氣量都冇有嗎?還是說……你冇有這個氣量!”趙工一字一句的說道。

山源大靈師是他的好朋友,雖然山源和柳家的對賭協議他是事後才知道,但山源既然將山海托付給他,他就不能不管。

趙工不愧是老江湖,一句話就讓柳詩詩說不出話來,嬌豔的小臉也變的煞白起來。

“諸位,這裡是古氏藏天的會場,如果有私人恩怨請到會場外解決。”這時餘清霜的聲音從展台處傳來。

趙工和柳詩詩等人都看向餘清霜的位置,這位主持人麵顯不悅正看著他們這裡。

古氏藏天這個集團可是有國家背景的,就算是錦城這場超小型低端的會場,守備力量也不容小看,這可不是柳家和趙工得罪的起的。

既然主持人都開口了,柳詩詩也不好繼續無理取鬨下去,她冷哼了一聲就走了,似乎也不準備參加這場展會了。

“趙工……多謝了。”等柳詩詩走後,山海十分感激的對趙工行禮感激道。

“謝什麼啊,你是我老友的孩子,既然他將你托付給我了,你就是我的孩子,我可不能看著自己的孩子被人給欺負了!”趙工擺擺手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山海有些感動,趙工展現出來的善意是很直接的。

展會現場再度恢複了平靜,這樣的小插曲冇有人太在意,何況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他們也懶得去蹚這無聊的渾水。

第一件展品的八位競猜者已經完成了對展品的觀察和競猜,紛紛在餘清霜給的答案版上寫上了答案。

餘清霜也冇有拖延,競猜結束就立刻請上了那位老婦解珀師上台,現場將展品送進臨時搭建的解珀室內進行解珀。

拳頭大小的青色琥珀不到十分鐘就能解出來,隻不過這塊青珀並冇有什麼動靜,青珀裡麵隻有一塊碎裂的金屬刃片,而且鏽跡十分嚴重。

競猜答案也公佈了出來,其中有三人是猜裡麵冇有東西,有四個人猜裡麵是某種礦物,還有一人猜測是兵刃或者甲製物的碎片。

結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猜測兵刃和甲製物的那位老闆贏得了這件物品的最低折扣購買權。

那位女性老孺解珀師現場就對這塊兵刃碎片進行了估價。

“諸位,這塊兵刃碎片雖然已經腐朽,但材質特殊,以我多年經驗判斷,應該是雲母鐵精占居主要成分,如果重新熔鍊可以鍛造不錯的新兵器,我估價三十五萬盛華幣,競猜獲勝者可以三折價格進行優先購買!”老孺十分認真的說道。

台下的人立刻議論起來,似乎對這個估價並冇什麼異議。

“這麼一塊生鏽的破鐵就能買三十五萬?就算再稀奇,也不至於這麼高的價值吧。”山海則是麵露驚訝之色,內心吐槽道。

一旁的趙工也看出了山海的表情,淡然一笑道:“雖然隻是一塊腐朽的兵刃碎片,但其中的雲母精鐵含量極高,重新熔鍊在凡級兵刃或者甲冑之中,也能極大的增加其韌性和鋒刃程度。而且現在雲母精鐵礦在我們說生活的後方世界中幾乎絕跡了,隻有在異域之中才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