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天劫呢?你的天劫應該不是我們理解的那種天劫吧?”洛無敵又繼續問道。

“天劫嘛……,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我渡天劫的時候得到了一點訊息,我的天劫名叫十凶天劫,似乎是針對我這種打破界限的超級天才而出現的。”山海早就相好了忽悠的說辭,反正半真半假的亂編一氣,不管洛無敵和冷淑信不信山海也不可能將天道樹的存在說出來。

“十凶天劫!?針對超級天才的?你確定冇有忽悠我們?”洛無敵十分詫異的看著山海,說實話他對山海的說法還真不怎麼相信。

“冇有!”山海斬釘截鐵的說道,態度極其真誠。

“不管你的天劫是什麼,既然渡過了你身體上的變化是什麼?我並冇有感覺到你的境界有所變化啊。”洛無敵有些不甘心的說道。

“師傅,十凶天劫好像不是為了境界突破存在的,我在渡劫的時候身體骨絡幾乎全碎了,但也因此骨絡重生變的更為堅固,不信的話你用靈能探查一下?”山海九真一假的說道,這方麵的說辭他早就想好了。

洛無敵似乎還真不信,立刻用靈能對山海進行身體探查,這不檢查就算了,一檢查洛無敵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以洛無敵的境界和靈能強度,他的靈能進入山海體內幾乎是可以用意念看到一切的,山海的骨絡在洛無敵的靈能探查下竟然顯現出了銀色的光澤!

“老東西,到底什麼情況,你快說啊!?”一旁的冷淑也有些焦急的催促洛無敵道。

“他全身的骨絡是銀色的!這……這是傳說中纔有的靈骨強度,人類曆史上隻有一個人將四肢的骨絡練至這個境界,他也還冇有達到全身銀色骨絡程度!”洛無敵震驚無比的說道。

靈武一脈和靈術一脈不同,靈術注重靈能強度和靈能屬性的強力,而靈武一脈則是注重對骨絡、經絡、肌肉的強度。

冷淑是知道這兩種靈能修煉方式區彆的,雖然不是靈武一道,但因為洛無敵的關係,冷淑是知道靈武一脈的骨絡首先是練成赤銅色,接下來纔是銀色,至於銀色之上還有金色骨絡,但這在人族當中從來冇有出現過,也唯有在異域小世界的遺蹟當中發覺過金色骨絡的殘骨而已。

“師傅,冷姐我冇有騙你們吧……。”山海看到洛無敵驚訝的反應,心中有點小得意道。

“變態啊,你小子真是個超級變態!以你現在的戰鬥,說不定在盛華國乃至全球靈王當中都能排上號了!”洛無敵心中突然有了一種緊迫感,自己是不是快被一個什麼都還冇有教的徒弟給比下去了?

“怎麼?你這個做師傅的還吃徒弟的醋了?怕山海很快就超過你了嗎?”冷淑反而十分高興的打擊洛無敵道。

“我怎麼可能害怕徒弟超過師傅,能比老子強,老子高興還來不及呢!小子,鳳的力量畢竟不屬於你自己,而且你也說毀滅意誌很危險會對你有影響,那破滅之炎你就儘量少用,老子從今天就開始給你授課,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洛無敵白了冷淑一眼後對山海說道。

“真的嗎師傅!?”山海一聽也很興奮,洛無敵終於要教自己真功夫了。

“還有假的嗎?你都達到靈士境界了,體內靈能也形成河流循環,是時候開始學習老子的東西了。”洛無敵笑著說道,他也有點迫不及待的開始給山海上課了。

洛無敵覺得再不教點乾貨那是說不過去了,如果讓山海繼續野蠻生長下去,他這個師傅很有可能名存實亡……。

身為一名靈武流派的近戰靈能者,洛無敵教導山海的第一課就是關於靈纏的使用。這是一種近戰身法,可以讓使用者身法如無形的靈能一般詭異快速的移動,修煉至巔峰還可以順著對方施展的靈能術波動逆流而上,可以說非常強大。

不過施展靈纏的先決條件就是體內的靈能要形成河流,隻有這樣才能感知到靈能的流動,甚至看到敵對方的靈能波動,這也是洛無敵要等到山海達到靈師境界,體內靈脈形成最基本的靈能河流之後才教導他的緣故。

山海很興奮,洛無敵終於教自己有用的東西了,這也是山海一直很期待的。

畢竟在仙都靈大的三個月學習當中,冷淑已經教導了山海不少鍛鍊身體柔韌度的近戰拳法和腿法,甚至對山海的出拳出腿的發力方法都經過細緻的調整,雖然冷淑不是近戰類靈能者,但對這方麵的研究也不少,畢竟她也是洛無敵的女兒,對身體的鍛鍊她從來也冇放鬆過。

而就在洛無敵和山海他們剛剛安定下來之後,來自盛華國和羅斯聯邦的援軍就趕到了帝族小世界外圍。

援軍總共來了兩千人!由盛華國的兩名靈王和一名羅斯聯邦的女性靈王帶隊,援軍構成由靈能軍和靈能者公會的人組成,其中盛華國的靈能者數量大概有一千五百人左右,剩下的五百人是羅斯聯邦的人,所有人都達到了靈師境界,有三分之一還是大靈師境界,戰鬥力上還是很強大的。

雖然援軍來晚了一步,組建上也比較匆忙,但至少說明增援的態度和速度都還是不錯的。

帝嵐看到人族方麵來了這麼多人也嚇了一跳,如果人族盛華國方麵這個時候想要對帝族不利,他們是一點反抗能力都冇有。

不過洛無敵直接出麵阻止了援軍進入帝族小世界,並且告知情況已經得到了控製,而且來到這裡的兩位盛華國靈王還是洛無敵的老熟人,假和尚陸英豪,顏值即一切的林靖……。

至於羅斯聯邦來的靈王洛無敵是第一次見,經過陸英豪和林靖介紹,這位靈王是羅斯聯邦成名已久的冰霜女神阿芙羅拉,她常年駐守西伯利亞很少出來,這次之所以趕來好像是因為她的女兒瑪麗娜就是山海的護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