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液……幾乎冇有了!?”山海立刻就找到了問題所在,畢竟涅槃之火能夠清晰的感知到帝詩體內的一切變化。

山海立刻發動涅槃之火的強大生命力直接竄入帝詩的所有骨絡當中,催化帝詩骨髓的造血能力以補充她失去的大量鮮血。

頓時已經完全陷入昏迷的帝詩猛然睜開眼睛,體內的血液如泉湧一般在身體內重新流淌起來,這讓帝詩的生命力迅速恢複。

“山海……你……。”躺在山海懷中被涅槃之火所包圍,帝詩看著山海堅毅的臉龐有一種數不出的感覺,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冇想到山海竟然又將她從死亡的關口給拉了回來。

“冇我同意你不能死!”山海看到帝詩醒來緊張的心總算放下了。

帝詩微微一愣,慘白的臉上血色已經恢複了不少,聽到山海的話她臉頰上露出一抹嫣紅。山海的話很霸道,這也是第一次有男子對她說出這樣的話,可帝詩不想反駁她很喜歡這種感覺。

與此同時身在帝詩和山海前麵十米左右被血紅花朵給包裹住的男子露出了身形,他身上穿的雪白戰甲已經完全腐朽,黑白之色遍佈整個戰甲,無數的列橫證明這間上級防禦靈器戰甲已經快要廢掉了。

“喝!”鎧甲內的男子猛然站起來大喝一聲,身上已經腐朽的戰甲直接被震的碎裂,他也露出了真身!

隻見男子有一頭絕美的金色短髮,純粹西方帥哥的麵孔和強健的身軀,最為耀眼的是男子背後竟然有三對潔白的羽翼舒展開了!

“天使?不對……是鳥人!天族!”山海看到這一幕也大吃一驚,天使是自己上一輩子中對天族的統稱,而這個世界眼前這男子就是天族,這也是山海第一次親眼看到天族的人!

帝詩也看到了男子的真正身形,她也震驚無比,要知道這個小世界是帝族的根據地隱藏的極好,天族根本不知道這個小世界在什麼地方,天族的人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天族男子舒展了一下身體,然後看向山海和帝詩,他似乎也很震驚山海的突然出現,但看到帝詩竟然冇死他也露出了邪惡的笑容,因為他可以吞噬帝詩的靈魂了!

山海直接將帝詩放下,然後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筋骨,劈啪之聲從他的體內傳出,天族男子看向帝詩的神情山海儘收眼底,他心中一股怒火已經躥升到了頂點,眼前這鳥人他要打爆他!

“人族靈士?區區一個螻蟻從那裡鑽出來……。”天族男子很輕蔑的看著山海,但話還冇說完山海的拳頭已經打在他的臉上了。

毫無花俏的一拳,純粹力量的一拳,天族男子感受到了巨大的力量撞擊,他的脖子也極度扭曲,整個人猶如螺旋一樣被轟的原地飛起,然後撞碎身後一片還在崩裂的船體飛出了金烏號!

經過三個月的特訓,不管是靈能還是力量山海都有了長足的增長,現在他的一拳達到了8500斤左右,這還隻是純粹的**力量,冇有經過靈能的增福!

可這已經是天飧秘術中地牛之力的第八重了,要知道地牛之力每一千斤增加一重,山海已經快要接近頂峰了!

“你先離開這裡,接下來交給我了!”山海回頭對帝詩說道,然後腳下一用力人就如炮彈一般飛射了出去,目標直指那被大飛去出去的天族!

金烏號在崩塌,帝詩看了一眼周圍情況用體內不多的靈能展開靈能雙翼也從缺口處飛了出去。

下一個瞬間山海已經追上了天族男子被轟飛的身軀,他直接在半空之中直接一腳將他踢向地麵,隻見天族男子轟的一聲撞在下方的一處山崖上,整個人完全鑲嵌進了山崖岩壁之中。

山海不會飛,他雖然可以藉助涅槃之火的力量勉強飛行,但火力不好控製所以他也冇有使用這個方法,但山海有重靈環,雙手雙腳四個光圈浮現讓他以不快不慢的速度降落到了天族男子鑲嵌的岩壁麵前。

天族男子冇有被山海這一拳一腳給打死,他也是近戰強者**非常強大,就算被打的鑲嵌進岩壁之中他也隻是受了輕傷而已,隻不過一時之間被打蒙了,他冇有想到一個人族靈士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啊啊!”天族男子大吼一聲,全身靈能爆發性的迸發出來,身體周圍的碎石和岩壁頓時被靈能給震碎,他全身金色靈能圍繞的從岩壁當中衝了出來。

天族男子看到山海,整個人都快氣炸了,手中一把長槍對著山海就刺了過去,他是一點力量都冇有保留,全力以赴的和山海拚命!

山海根本不躲不閃,直接一把抓住對方的槍尖,也不管槍尖是否割裂手掌,他掌中黑色的火焰爆發出來,破滅之炎可怕的力量出現了!

“這……這是……不……不可能!”天族男子看到漆黑的火焰也被嚇的目瞪口呆,先前的暴怒似乎瞬間瓦解,但下一個瞬間他手中的長槍前半部分直接消融化作飛灰,黑炎順著槍桿要燒向天族男子,他嚇的連忙鬆手丟棄掉長槍。

“放心,我不會用破滅之炎燒你,我要活活打死你!”山海神色猙獰的說道,似乎掌控破滅之炎後山海性情方麵也有了一些變化。

天族男子驚恐的看著山海,他直接轉身展開三對羽翼就要逃走,山海根本不可能給他逃走的機會,直接就衝上去將他拉了下來,然後重重的砸在地麵上!

“不……不要殺我!”天族男子身上金光爆閃,一股光芒爆發將山海給震開他還是想逃,雙眼中全是驚恐之色,似乎看到了一個讓他害怕到極點的惡魔一樣。

山海這次直接衝上去膝蓋頂在天族男子的背上,直接將他壓在地麵上,雙手抓住他背上的一對羽翼猛烈一扯。

“啊啊!”隻聽見骨肉撕裂的聲音和天族男子慘叫聲,金色的鮮血飆射而出濺射了山海半邊臉,一對潔白的羽翼被山海活生生的撕扯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