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清霜的聲音立刻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無數的目光全部看向展台的位置。

正戲終於開始了,趙工和山海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去,而且趙工第一時間就走向了展台,同時還有一男一女兩位年紀和趙工找不多的人也走了過去。

“本次鑒賞會總共有十八件鑒賞品供諸位品鑒競猜,同時古氏集團也有幸請到三位知名解珀師的到來,他們也將免費為得主提供現場解珀的服務。”餘清霜一邊說一遍介紹起趙工三人。

趙工本名趙銘,在解珀這一行乾了快五十年了,是一名資深的解珀師,不過由於自身的修為天賦不高,靈能屬性又是精神類的,快八十歲了才達到靈師境界。

一同和趙工走上台的一男一女也同是靈師,分彆叫李維和田秀英,都是靈師境界的解珀師,而且這兩人似乎還是夫妻。

“那麼,現在鑒賞會就正式開始了,有請第一件鑒賞品!”餘清霜介紹完趙工等人,也不再廢話,立刻開始了展品的鑒賞。

至於鑒賞會規則什麼的,她也根本不複述了,能拿到邀請函來這裡人,那一個是不知道規則的,根本不需要她來廢話。

等禮儀小姐將第一件鑒賞品放到展台正中央,立刻數道聚光燈照耀其上。

餘清霜親自將第一件展品的紅色絲布扯下,一個隻有拳頭大小,暗青色的琥珀顯露了出來。

山海也是眼前一亮,暗青色的琥珀的確比黑色的琥珀漂亮多了,想必裡麵的東西肯定也是不凡啊。

展台下的人開始議論了,而趙工也回到了山海和小紅的身邊。

“山海,想不想上去競猜?猜錯也沒關係,費用算老夫的。”趙工倒也直接。

山海冇有說話,心中暗自思索起來。

自己和趙工隻能說是萍水相逢,昨天的交易也是錢貨兩清,但他對自己這麼大方,想必應該是有所求,難道是試探?

上一世雖然死的年輕,但在網絡上也和不少人打過交道,山海深知人心險惡,所以也不會輕易去相信一個人。

縱然自己十分需要天道值和那些稀奇古怪的寶物,但自己身上的秘密是絕對不能暴露的,不然恐怕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趙工太看得起我了,以我這點眼力勁兒怎麼可能看出裡麵有什麼東西,這次能來參加鑒賞會,我長長見識已經很高興了。”山海短暫思索後露出一副略帶天真的模樣說道。

趙工一把年紀,見人閱世無數,山海的話他怎麼可能看不出點端倪。

趙工輕輕一笑,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小玉牌交到山海手中,然後指了指耳朵漠然不語。

山海愣了下,他是看懂了趙工的意思,然後又看了看手中的小玉牌,有點茫然的將玉牌放到了右耳邊。

“趙銘老友,我是山源,當你得到這枚傳音玉的時候,我可能已經身死。老友你我相識三十餘年,如今我以身死,養子年幼,還請老友在力所能及之下幫上些許護他安全,我山源謝過了。”

小玉牌內傳出了一箇中年男子低沉又渾厚的聲音,雖然山海是第一次聽到,但也有一種來自本能的熟悉感。

山海有些詫異和驚訝的看著趙工,這老人竟然是自己父親的朋友。

“嗬嗬,老夫也是在你離開萬化樓之後不久才知道你的身份的,原本想等這次古氏藏天鑒賞會之後再去找你,冇想到竟然在同一家酒店遇到,所以就讓你一起來看看,老夫有意收你當關門弟子,你可願意?”趙工輕聲說道。

我……能給我點時間考慮一下嗎?一時之間山海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情況似乎突然變的很複雜起來,自己這便宜養父竟然為自己安排了後手……。

“嗬嗬,你不用這麼快做出決定,老夫還要在錦城呆上幾天,就算你不願意給老夫當徒弟,隻要老夫還活著,你的安全問題老夫自然會保證的。”趙工笑著說道,冇有一點強迫的意思。

兩人談話之間,中間展台上第一件展品的競猜已經開始了。

“第一件展品總共有八位代表進行鑒賞競猜,現在有請這八位代表上展台開始鑒賞,時間為十分鐘!”餘清霜輕靈的聲音說道。

山海和趙工的目光也被吸引了過去,但兩人明顯注意力都不在那塊青珀上麵。

特彆是山海,此刻已經無心去看競猜了。

趙工要收他關門弟子,對於以前的山海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至少日後生活有了依仗。

而對自己來說則可能有著不確定性,不過趙工看起來也是一個很有名望的人,如果真的對自己好,給現在的自己當一個靠山還是很不錯的。

“咦?你這死胖子怎麼在這裡?”就在這時,身邊不遠處傳來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而且這聲音還是對山海發出來的。

山海和趙工都順聲看了過去,山海看到一名十分年輕,身材姣好,姿色略帶妖豔又有些高冷氣質的女子從幾米外走了過來。

“柳詩詩?”山海立刻就將女子認了出來,雖然他是第一次見到,但腦海之中的記憶立刻就浮現了出來,而且來自記憶之中那股厭惡感很深,可見這女人應該冇少欺負過去的山海。

這個年輕冷豔高傲的女孩子就是柳家的千金小姐,也是和山海有婚約的那個女人。

柳詩詩穿著一身黑色的長裙禮裙,雪白的香肩展露出來,優美的曲線顯露無疑,雖然才十七歲,但已經顯現出大美人的底蘊了。

“趙工您好!”看到山海身邊的趙工,柳詩詩放下了一些自己的高傲和冷漠,微微行禮對趙工說道,看得出來她對趙工還是很尊敬的。

“原來是柳家的千金啊,怎麼?你們柳家也對這樣的小型鑒賞會有興趣了?”趙工淡然點頭一下算是迴應道。

“柳家在錦城有些小產業要處理,所以詩詩就代表柳家過來處理了。而且正好有點時間空餘,所以就過來湊湊熱鬨,如果有看得上的鑒賞品,到時候還請趙工幫忙出手解珀可以嗎?”柳詩詩似乎也看出趙工對自己的態度並不是特彆友好,但還是十分客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