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畢竟是洛無敵的徒弟,這次之所以跟來也是為瞭解決此事。等處理好山源遺體問題之後,山海就被洛無敵帶到了一間小會議室內,同行的除了冷淑外,還有邱成、薑武和堡壘的一位大靈師。

“你好山海,我是項羽靈王的副官叫閆成虎,關於山源大靈師精神傳承水晶的事情後續,將由我代表項羽靈王來聽取結果,另外也請你節哀順變,山源大靈師是盛華國的英雄,回國之後將由政府出資舉行追悼會,一應撫卹也將以最高規格發放。”閆成虎見到山海就十分客氣的說道。

山海隻是機械式的迴應了一下,對於什麼撫卹他完全冇興趣,幾個月前就該做的事情拖到現在對他來說已經冇什麼意義了,他也懶得去問其中緣由。

“閆上校,在我告知你關於我養父精神傳承水晶內容之前,我想對你做一件事,如果你同意我纔會告訴你關於養父精神傳承水晶告訴我的事情。”山海看了一眼閆成虎二毛一的軍銜道。

洛無敵也楞了一下道:“小子,你想做什麼?”

“用我的火焰燒他一下,我想證實一些事情。”山海毫不掩飾的說道,靈能軍的高層應該知道自己火焰的能力了,也冇什麼好隱藏的。

“啊?”閆成虎茫然的看著山海,然後又看向了洛無敵。

“不僅是閆上校,除了我師父和我姐姐冷淑,其他要聽取我彙報的人都必須被我燒一下,如果不同意我什麼都不會說。”山海也是語不休不驚人的看著其他人道。

鬼族的事情很重要,山源大靈師已經死了快四個月了,誰知道鬼族的奪舍控製有冇有蔓延到整個龍門基地當中,山海也不得不防。

聽到山海的話眾人也是搞不清楚狀況,不是每一個人都知道山海火焰的特殊性,被人用火燒可不是什麼舒服的事情。

“放心,我的火焰不會對你們產生傷害,在控製力上我有絕對的把握,如果不信任我,那我也冇辦法了。”山海一攤手道。

洛無敵微微皺眉,他是知道山海火焰特殊性的,這小子要這麼乾不可能冇有原因。

“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你小子就不能先和我說一下?”洛無敵連忙傳音問道。

“師傅,傳音這種事有冇有辦法被竊聽到?”山海看向洛無敵直接就問出口了。

眾人都看向洛無敵,這對師徒到底在乾什麼?

洛無敵有些尷尬,瞪了山海一眼道:“除非境界超過我,或者天生精神係靈能屬性強大無比,不然聽不到我對你的傳音。”

“算了,我還是堅持先燒一下吧,這樣我才能安心。”山海搖搖頭,他對鬼族不瞭解,誰知道鬼族有冇有探聽傳音的辦法。

“這……山海,我能知道你為什麼這麼做嗎?”閆成虎苦笑道,他被山海的奇怪要求被搞的很無語。

“不能,你們隻需要配合我就行了。”山海搖搖頭道。

“不說理由就要燒我們,雖然你纔是靈徒境界,也不見得能傷到我們,但這是對我們靈能軍的侮辱,我不同意。”一直冇說過話的薑武突然說道。

一旁的邱成也有些錯愕的看著他,自己這悶葫蘆戰友怎麼突然反應這麼大。

“侮辱?你這理由找的好冇道理,尋常切磋還能被誤傷呢,我區區靈徒境界的學生拿你試下手,你一個靈師就當教育後輩了,這那裡是侮辱了?難道你知道我要做什麼,你是在害怕?”山海看向薑武,這人突然跳出來有點不對勁啊。

“屍山血海中我都冇帶怕的!我隻是冇興趣被你當做靶子做實驗,你要說就說,不說我也冇興趣聽。”薑武很不耐煩的說道,然後轉身就要走。

“薑武!”邱成一把拉住他,但薑武直接一用力掙脫了邱成的手,直接就向會議室門口走去。

“那我第一個就燒你吧,師傅,抓住他!”山海冷冷一笑,不管薑武是不是有問題,山海已經決定拿他做實驗了!

“草!”洛無敵氣憤的罵了一句,他是很不滿山海竟然對他一個靈王下達命令,但身體已經行動了,一個閃身直接出現在薑武的麵前。

薑武大驚失色,冇想到靈王竟然對他出手,但他還是本能的做出了反應,身體頓時一股黑氣冒出,暗影靈能屬性瞬間將他包裹住。

“大靈師!”邱成看到這一幕大驚失色,自己這位戰友什麼時候突破的大靈師啊,以前一直是靈師境界初期,距離大靈師還差的很遠。

“果然有問題!”山海嘴角抽動了一下,還好自己警惕性夠高。

薑武並冇有攻擊洛無敵,他又不傻知道不可能打過一位靈王,他化作一團暗影就像從門縫之間逃走。

“想跑?你當老子這個靈王是假的嗎!”洛無敵冷冷的說道。

隻見洛無敵右腳用力一踩,一股恐怖的靈能頓時震的整個地下堡壘都在劇烈顫動,這一腳蘊含著恐怖的靈能波動,將薑武化作的黑影直接給踩碎了。

“嗚哇!”薑武頓時顯出人身,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來。

不過薑武並冇有準備放棄,強忍傷痛就連滾帶爬的想要逃走。

冷淑一個箭步衝上去,手中冰晶以撒,數道冰箭飛射而出,非常精準的將薑武的四肢給穿透,然後將他整個人封在旁邊的合金牆壁上。

突然發生的這一幕讓閆成虎和邱成都驚呆了,薑武為什麼要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山海從會議室內走出來,看著牆壁上臉色蒼白一片,全身是血的薑武道:“為什麼要跑?”

“是你們先攻擊我的!我會上軍事法庭起訴你們!就算是靈王也不能犯法!”薑武還不死心的掙紮道。

“小子,事已至此你最好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然這件事會惹大麻煩。”洛無敵也擰著眉道。

眾人都看向山海希望他立刻給出答案,山海冇有廢話,直接走到薑武的麵前,右手指尖一團涅槃之火燃燒起來。

“燒一下,什麼都知道了!如果他是無辜的,大不了陪個傾家蕩產!”山海隻說了這麼一句話,涅槃之火直接就點到了薑武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