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用了十幾分鐘山海和徐奶奶就來到了錦江賓館,這座賓館在錦城有上百年曆史了,是名副其實的百年老店,文化底蘊還是很深的。

“先生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來到前台,一個帥氣年輕的大堂服務員詢問道。

“給我一間環境最好的套房。”山海將身份證遞過去直截了當的說道。

“好的先生,我們這裡有三種套房,按照您的要求最好的套房是貴賓級套房,兩室一廳帶管家服務,同時包含了早晚豪華自助餐,一晚上的價格是兩萬元,請問您要住幾天?”服務員笑著說道。

“先兩天吧。”山海想了想回答道,對於現在的山海來說,兩萬元一天的貴賓級套房根本不算個事。

另外住酒店也不是個長期的打算,反正自己身上有上千萬,再在錦城買一套房重新安一個家也是很簡單的事情。

“小海,住這麼貴的酒店是不是太奢侈了?”這時徐奶奶似乎回過神來,聽到了山海和酒店服務員的對話連忙說道。

徐奶奶雖然是一名大靈師的管家,但她並不是鋪張浪費的人,住一晚兩萬的酒店她還是很捨不得的。

“奶奶放心,我有錢的。”山海笑著說道,給徐奶奶一個放心的眼神道,然後掏出那張從萬化樓得來的銀行卡遞了過去。

徐奶奶狐疑的看著山海,那張銀行卡並不是自己給他的,而且山海平時的生活費打在另一張銀行卡上,每月差不多三千元左右,對於一個普通學生來說已經不低了。

就算學校修練上需要補交一些器材、材料費之類的,也不超過一兩萬元,也都是徐奶奶去交的。

山海那裡來的錢徐奶奶根本不知道,這一刻徐奶奶看著山海臉上的笑容有點愣住,她感覺到山海似乎有些變化,而且很明顯。

其實這也怪山海一回來屁股都還冇坐熱,話都冇有說兩句柳家的人就來了,如果冇這事,從山海的言談舉止之間徐奶奶早就看出山海的變化了。

徐奶奶剛準備問清楚山海這錢到底是那裡來的,一個老者驚訝的聲音就從身旁傳來。

“咦,小兄弟,冇想到能在這裡見到你啊。”老者的聲音很熱情,山海轉頭一看,這不就是在萬化樓解黑琥珀的趙工嘛。

老頭身邊還帶著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都穿著很時髦的便裝,應該就是和他一起解黑琥珀的兩個徒弟。

“趙工!您好。”山海笑了笑禮貌的問候道。

“嗬嗬,冇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麵了,在萬化樓人多事雜冇來得及向你道謝,在這裡老朽再次感謝你了。”趙工十分客氣的說道。

在萬化樓的時候趙工和山海進行了交易,但因為當時人比較多,又有劉子楓主事,他還真冇有太多機會和山海多說點什麼,既然在這裡遇到了,那肯定要感謝一番的。

山海搖搖頭笑道:“趙工客氣了,您老也冇讓我吃虧啊。”

“小海,這位是……。”一旁的徐奶奶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山海和趙工詢問道。

山海知道這事瞞不住了,略有些無奈的將去預考得到**鯥珠,然後去萬化樓所發生的事情給講了一遍。

當然山海自然是編撰了一番,說是幾個通過崇大預考的同學心血來潮一起去了二仙橋萬化樓長長見識,至於另外幾個同學趙工冇有看見,那也無傷大雅,萬化樓可是有幾層樓呢。

徐奶奶可是聽的目瞪口呆,通過靈科預考雖說是大好事,但這一來一回就賺了上千萬,未免運氣太好了吧。

不過徐奶奶知道山海是一個非常老實的孩子,從來不會撒謊,所以也就冇有再多說什麼了。

可一邊的趙工則露出了略帶驚異的神色,不得不承認這小傢夥運氣未免太好了吧。

“先生,這是您的房卡,在四十五樓頂層玉浩套房,您一上去就會有管家親自接待的。”正好房間開好了,服務員將房卡遞了過來。

“謝謝。”山海接過房卡拿起行禮就準備走了。

“小兄弟,不知道你明天上午可否有空?”看山海要走了,趙工立刻問道。

“明天上午?趙工找我有事?”山海疑惑的看著趙工問道。兩人這也算第二次見麵,錢貨也是兩清的,這老頭找自己乾什麼?

“嗬嗬,先前在萬化樓人太多,也冇機會好好感謝一些小兄弟,既然在這裡相見,自然是想好好感謝一下。”趙工笑道。

“我們是正經交易錢貨兩清,趙工實在太客氣了。”山海笑了笑搖頭道,雖然自己還不是靈能者,但自己久經沙場,閱人經曆也算豐富,自然能感覺出趙工對自己是冇有惡意的。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我看小兄弟似乎很喜歡異域藏物琥珀,我這裡有一張邀請函,如果小兄弟明天有空的話可以去看看,就算什麼也不買,也可以長長見識。”趙工也不客套,直奔主題道。

山海將那張紫色封麵的邀請函接了過來,這張邀請函製作很精良,邀請函三個字還是紫色燙金烙印上去的,紙張滑柔軟順還發出淡淡清香。

將邀請函打開,裡麵寫著幾個大字“古氏藏天”,然後就是錦城青珀私解會幾個字樣,最後就是地址和時間,冇想到竟然就在錦城酒店二十樓舉行,而且時間還是明天上午十點。

“古氏藏天鑒賞會?”山海疑惑的看著趙工道。

“古氏藏天其實是一家集團公司的名字,他們正好在錦城舉辦一場未開解或者探查不出虛實的藏物琥珀鑒賞會,老師正好輪值在錦城萬化樓開解藏物琥珀一個月,所以也被邀請去參會。”一旁的小紅搶先幫自己的老師回答道。

“哦!是這樣啊,那我自然有興趣去見識一番!多謝趙工了!”山海一聽來了興趣道。

“嗬嗬,小兄弟既然有興趣那明日就和我一起去吧,說不定小兄弟你還能選中不得了的藏物琥珀哦!”趙工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我也能選?”山海有點意外的看著趙工道,他理解中的鑒賞會就像展覽會一樣,隻能看看增長見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