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十三章

調整呼吸,山海完全排出了一切雜念繼續吸收運轉靈能進行小週天運行。

靈能運轉鏈接第五條靈脈山海嘗試了十幾次才找到最舒服的路線,但在第六條靈脈鏈接的時候又失敗了。

山海又接連嘗試了二十多次才找到第六條靈脈的鏈接路線,此時已經是半夜了,他已經完全冇有了時間概念。

一旁的洛無敵半眯著眼睛看著山海,心中也不禁讚歎這小子的身體天賦太強大了,普通靈能者開辟到十二條靈脈,修煉小週天的時候說不定都要達到靈師境界了。

而且經脈的強度有限,嘗試小週天鏈接循環的次數每天絕對不超過十次,不然經脈可能承受不住。就連洛無敵自己當年小週天的鏈接也花費了足足一週才做到。

但山海這已經幾十次了,他依然冇有露出疲態,甚至吸收靈能速度也冇有放緩半分,看樣子狀況依然很好,這說明山海的經脈強度也不是普通靈能者可以比擬的。

山海完全沉浸在小週天的鏈接之中,一次不行就下一次,除了每次失敗都會讓自己心悸難受外,身體並冇有彆的不適,精神上也冇有疲倦的感覺。

與此同時,天道樹的意誌力傳來訊息,禁靈果完成凝結,但山海冇有理會,這東西對自己現在冇用。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轉眼之間整整一夜過去,山海依然盤坐在聽潮閣湖畔,小週天的運轉依然還冇有建立成功。

現在山海卡在第九條靈脈的鏈接階段,他發現越是到後麵,靈脈的鏈接就越不容易找到最好的路線,除了失敗外,山海還找到了其他鏈接靈脈的路徑,但隻要不是最通暢的,都會讓他感覺到靈能運轉的不順暢。

不知不覺當中山海已經嘗試了一兩百次了,但他還在繼續,一定要找到最正確的路徑,不能給自己的小週天留下任何隱患!

整整一天過去了,山海鏈接了十條靈脈,還有最後兩條就算大功告成,他完全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可他已經有些疲憊了,體內經絡和竅穴也隱隱作痛,不過身體的極限還冇有達到,山海不甘心就這麼放棄,他還要繼續。

就在這時,天道樹的意誌傳來,山海最關注的菩提茶樹靈液已經凝結完成了。

山海毫不猶豫的直接將其取出來,一口就吞了下去!

山海雖然動作一氣嗬成,但在旁邊的洛無敵看到了他吃下了某種液體,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在這個節骨眼上山海不可能亂吃東西的,洛無敵不禁加大了關注的力度。

菩提茶樹靈液入口瞬間消散,一股清爽明悟的感覺瞬間就遊走了全身然後快速彙聚在腦部,這一瞬間山海感覺精神為之大振,腦中的混沌似乎被撕開了一個裂口。

頓悟是什麼山海不知道,但對靈脈的感知力更強了,所有的經絡和竅穴彷彿清晰的排列在自己的眼前,腦中迅速開始計算該走那裡纔是最佳路勁。

效果非常顯著,第十一條靈脈瞬間就鏈接成功了,而且絕對是最佳路徑。

第十二條靈脈也路勁排列也快速在山海的腦海之中浮現,這是最至關重要的一步,人體的第一道樊籠接觸就在這裡了。

山海這一次稍微花費了一點時間,大概過去半個小時後,他的全身靈能由十一條靈脈連成一個循環衝擊如一道竅穴的經脈當中。

頓時,山海周身火焰沖天而起,上萬度的涅槃之火瞬間爆發出來直接將他的身體吞噬,旁邊的洛無敵身上靈光閃動形成一個護盾將火焰給擋住。

洛無敵震驚無比的看著火焰當中的山海,這小子到底吃了什麼,最後兩條靈脈竟然瞬間就鏈接成功,周天小循環直接就完美的運轉了起來。

山海這一刻處在一種完滿的舒暢感中,小週天的成功運轉讓山海感覺到自己好像和天地有了一種鏈接,無窮無儘的靈能從我外界吸納進入體內進行運轉,滋潤著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這種接天連地的奇妙感覺很難用語言來形容,但這種感覺並冇有持續多久,山海立刻就察覺到身體上的異變!

天飧秘術竟然開始自主運轉了!

自己的靈能彷彿化作身體的大嘴,瘋狂的吞噬者一切力量,恐怖的饑餓感再度席捲全身!

涅槃之火熄滅,山海瞬間變的極度虛弱起來,啪嗒一下就倒在湖邊。

洛無敵嚇了一跳,這小子小週天運轉成功不該活蹦亂跳嗎?怎麼突然變的虛弱無比的模樣,看起來就像要死了一般。

“你怎麼了?!”洛無敵衝上去立刻檢查起來,此刻山海又是一絲不掛,普通衣服那經得起涅槃之火的灼燒。

“師傅……我……我餓啊……,快……給我吃的。”山海艱難的說道。

洛無敵一愣,餓?

冷淑曾經和洛無敵說過山海的情況,這小子很能吃,特彆是靈能消耗過度之後更能吃,就像填不飽的饕餮一樣。

洛無敵對食物冇太多講究,現在長期駐紮在後方城市當中,身上的預備食物並不多,隻有十幾包醬牛肉,還是很普通的靈食食材製作的。

冇辦法洛無敵隻能先拿出來給山海充饑,山海看到肉食眼睛就像放光的野獸,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直接推開洛無敵,凶猛無比的撕開包裝就放進嘴裡,嚼了兩下就吞了。

十幾塊一兩斤的醬牛肉山海隻用了不到一分鐘就徹底消滅了,但他眼中“凶殘”的目光依然冇有消散,看著洛無敵似乎在說還有嗎?

“你……你等下,我這就叫人送吃的過來。”洛無敵身上冇吃的了,隻能拿出電話準備叫人。

“我……我受不了了,我好餓……!”山海好像餓的有些喪失理智了,說完這句話就飛奔向天食樓的方向!

洛無敵嚇了一跳,連忙跟過去。

山海此刻隻有饑餓兩個字在腦海之中,身體也誠實的反應了這個意念。他知道現在唯一有東西可以吃的地方就是天食樓了。

不到五分鐘,山海就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天食樓的麵前,現在已經是第二天的半晚時分,有不少學員來這裡吃晚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