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老師,那你是怎麼評價帝族的呢?”山海看著侯明旭道,這人精通曆史,從他嘴裡聽到關於帝族的評價對山海來說也很重要。

“從我個人來說,如果冇有天族的事情,我認可帝族是人族從靈能覺醒之後千年最忠誠的盟友,但現在我隻能說……防人之心不可無。”侯明旭回答的也很乾脆。

“天族……,這方麵的曆史資我並不瞭解,能請侯老師能詳細告訴我嗎?”山海又聽到天族兩個字,非常感興趣的說道。

“你真是個好學的年輕人,不過要我在門口給你上課嗎?”侯明旭笑著說道。

“抱歉……侯老師請進!”山海一看兩人還在門口,立刻就有些尷尬的讓開大門道。

侯明旭跟隨山海進入彆墅當中,他也不拘束客氣,等山海給他倒上一杯水他就開始在客廳內給山海講課了。

天族,傳說在九天之中也是一個曆史非常悠久的族群,他們也是天生的靈能者,擁有人類的外形,但不同的是每一位天族都有翅膀能夠飛行,而且隨著他們的境界越高,翅膀的數量就會越多。

天族是最早和人族建立盟友製度的,時間可以追述到八百多年前,那時帝族都還冇有出現,人族也纔剛剛穩定下來,進入異域探索的時間很短。

自由國度是第一個和天族進行接觸的,然後通過自由國度的引薦,盛華國才和天族進行建交,最終成為異域盟友。

起初天族很大度,為了拉攏人族幫他們作戰對抗外敵,天族直接放棄了很多異域的天然資源給人族,甚至還將一些小世界送給人族。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和人族對異域的逐漸深入瞭解,盛華國和一些還健在的小國發現,天族給與人族的所謂好處,完全都是他們看不上的東西。

比如說石油、天然氣、鑽石、低等玄鐵之類的東西,在完全的科技社會或許很有用,但在靈能充斥的世界,用處就很有限了。

小世界也是如此,天族送給人族的小世界都是破敗不堪的貧瘠世界,任何好東西都冇有,根本不能幫助人族靈能強者發展壯大。

不過因為當時的天族很強大,人族在異域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和天族抗衡,所以隻能忍氣吞聲休養生息,每次戰鬥、探索之後隻能分配一些天族不要的東西來作為好處,當時人族高層就感覺到要不是有界限壓製,說不定天族都會入侵人族世界。

就這樣又過了一百年左右,天族越來越強勢,他們甚至要求要進入人族世界建立城市,人族高層冇有辦法隻能應允,畢竟在異域占領的小世界還需要天族強者來幫助防禦。

異族進入人族世界受到的壓製力很強,但天族經過和人族通婚,用了五百年左右的時間來繁衍血脈就消除了界限的壓製力,天族就是用這種方法在人族世界生存了下來。

這群在人族世界繁衍下來的天族也成為了人族世界一支不可小視的力量,他們的確為人族在異域出過一些力,但也越來越飛揚跋扈,甚至還建立了一個名叫古教廷的組織。

終於在三百年前左右,因為一個秘境的出世矛盾徹底爆發,盛華國和一些盟友國率先宣佈脫離和天族的聯盟,這件事情在異域引發了一場大戰,盛華國和盟友國的靈王強者組建了一支全是大靈王的隊伍,然後由上百位靈王帶隊將駐紮在自己掌控小世界內的天族給驅逐了出去。

這一戰很慘烈,根據曆史記載人族戰死大靈師上萬名,靈王隕落的隻剩下十幾位,但也終於將天族給打痛了,徹底將他們從盛華國和盟國掌控的小世界趕走了。

畢竟天族還有外敵存在,而且聽說很強大,天族在遭受重創之後也不敢分過多的力量來對人族進行複仇。

不過身在人族世界內,已經血脈同化的天族遺民就成為了他們手中的武器。

因為自由國度是和天族接觸最深的,所以自由國度和其盟友國並冇有參與盛華國和盟友國針對天族的戰鬥,自由國度也成為了這些天族遺民的盟友,在自由國度的幫助之下,天族遺民建立的古教廷開始對盛華國和盟友國複仇!

幾十年間,古教廷滅掉了盛華國周邊數個盟友國,盛華國因為本身元氣大傷,也無法完全保護這些盟友國,隻能將其國民收入盛華國當中休養生息,由此人族世界徹底分裂,古教廷也藉機在被消滅的國度當中建立自己的國家。

直到如今,古教廷和盛華國一直都在邊境線對峙,戰鬥無時無刻不在發生。而身在古教廷背後的自由國度和其盟友國,也基本上和盛華國斷開了交流,最近甚至還有訊息傳來,自由國度已經準備尊崇天族為宗主國,他們奉天族為神明!

山海聽的也是驚心動魄,劉子楓當時告訴凰的訊息並不完整,凰似乎也冇有理解天人族是什麼。

“我剛纔給你講的這些都是曆史的主線脈絡,其中還發生很多事情,這些就要在之後的課程中給你細講了。”侯明旭依舊保持著優雅的笑容說道。

“多謝侯老師授課,我還有一個問題,帝族又是如何與我們盛華國結盟的呢?”山海連忙又問道。

“帝族也很驕傲,如果不是他們瀕臨滅亡,兩百多年前也不會逃到我們盛華國掌控的地盤來尋求結盟和庇護。”侯明旭緩緩的說道。

“瀕臨滅亡……那是什麼人做的?”山海好奇道。

“自然是天族,他們掌控的小世界大部分被天族搶奪而去,隻留下了幾處核心世界還在帝族手中,現在的帝族強者非常稀少,完全是依靠在我們盛華國的庇護之下生存。”侯明旭笑著說道。

“又是天族……,那現在的帝族應該是可以相信的,畢竟他們還無法脫離我們盛華國的庇護?”山海試探性的問道。

“信,又不能完全信,保留一些底線總是好的,畢竟有前車之鑒擺在那裡,盛華國可不想再次與虎謀皮,雖然這隻虎現在變成了貓。”侯明旭雅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