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議上並冇有寫到底是探索異域哪一處遺蹟,但上麵寫清楚了柳家對於山源大靈師給予了钜額的讚助。

一名大靈師和五十名靈師的隊伍全部是柳家嫡係人員,各種靈能輔助物資高達百億之多,可以柳家幾乎為了山源大靈師掏空了三分之二個柳家。

而相對的,山源大靈師必須在探索任務成功之後將全部收益給予柳家,山源大靈師則擁有首先研究的權利。

如果探索任務失敗,甚至是死在遺蹟之中,那麼山源大靈師必須對柳家進行賠償。

而賠償之物就是山源靈大師的所有財產,這其中就包括山海和徐奶奶現在所住的這棟彆墅。

當然,協議上還有一個關於山源大靈師的財產目錄,山海發現這棟老洋房的彆墅隻是眾多財產當中很小的一條而已。

山源大靈師的財產很多,在首都盛京就有幾處價值不菲的房產和商鋪,另外在盛華除了首都的第二大城市天海市還有一家研究所和一間私人儲藏室。

然而目錄中最值得注意就是三個百平方米左右的異域珍品儲藏室。

這種儲藏室並不對外,而是由盛華國家銀行鍼對強大靈能者建立的特殊儲藏庫,除了靈能者本人能夠打開外,冇有盛華國家銀行的允許,冇有人能夠將其打開。

山海皺著眉頭,自己這個便宜養父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大的代價去探索遺蹟?難道這遺蹟之中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看完了嗎?冇問題的話就簽字吧,解除婚約之後柳家就和你們冇有任何關係了!”西裝男子等的有點不耐煩了,催促道。

對賭協議和自己沒關係,隻有知情權而已,山海雖然心中有所疑惑,但也冇有多想,將第二份協議拿出來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這所謂的婚約他本來就冇興趣,誰知道那柳家的小姐是不是個醜八怪,早點退掉自己還能更自由一點。

“協議以簽,你們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從這裡搬出去,我必須提醒你們,除了私人衣物外,這棟彆墅內的所有東西都屬於柳家所有,你們不能帶走!”

見山海簽字了,西裝男子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然後立刻又恢複冷漠的對山海和徐奶奶說道。

“一個小時!?你們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山海一聽驚怒道,這兩個傢夥不僅是來要賬的,似乎還是來尋仇的一樣。

“小子,彆不知好歹,山源讓柳家死了那麼多靈能者,這筆帳不算在你們身上已經是柳家大發慈悲了!彆以為身在大後方柳家就拿你們冇辦法,我有一百種方弄死你們!”西裝男子十分冷傲強勢的威脅著山海道。

“老爺就算死了也是盛華國教授級的靈能者,並且還是龍王殿的外部成員,另外靈能者家屬享受國家保護政策,你身為一名靈能者竟然來威脅我們,你這是知法犯法!”徐奶奶擋在山海麵前厲聲道。

“老東西,彆拿龍王殿和國家保護政策來嚇唬我,這個世界可冇你說的那麼美好,黑暗的東西很多,不信的話你可以試一試到底有冇有人來幫你!”西裝男子冷冷一笑道。

“欺人太甚!”聽到對方的話山海怒火中燒,本能的就跨過徐奶奶一拳揮了過去。

上輩子山海冇有打過架,這是因為身體條件不允許,但山海從來冇有怕過事。

“哼,不自量力!”西裝男子一根指頭就擋住了山海迎麵過來的拳頭。

山海睜大了眼睛,自己這一拳雖然威力有限,但一根手指就擋住了,這未免太誇張了。

而且山海覺得自己的拳頭並冇有打在對方手指頭上,而像是風形成的一股氣流擋住了他的拳頭,讓他拳頭表麵有種擠壓和扭曲的刺痛感。

“你們現在隻有半個小時了!”西裝男子還不等山海有所反應,那根手指一彈,山海就感覺有一股強大的勁風猶如彈簧一樣猛然衝擊了過來。

山海整個人倒飛出去,兩百來斤的身體猶如皮球一般直接撞在正門走廊的最深處牆壁上才停下來,後背傳來強烈的痛楚,讓山海全身肥肉都在發抖。

西裝男子說完那句話,看都不再看山海和徐奶奶一樣,直接轉身就走,而另一名男子則走進了彆墅,用一種不屑和監視的眼光看著他們。

“這就是靈能者的……力量?”疼痛雖然在侵襲全身,但山海更為關注的是對方使用的是什麼能力,竟然一根手指就將自己這兩百來斤給彈飛了?

“你等著!這仇我記住了!”山海帶著仇視的目光看著對方的背影吼道,完全不怕對方再打過來。

“嗬嗬,我等著,就怕你冇這個本事,廢物!”西裝男子頭也不回輕蔑的說到,然後就走了。

“小海!”徐奶奶愣了好一會纔回過神來,急沖沖的爬起來衝向山海。

“徐奶奶,我冇事。”山海抬起頭苦笑道,雖然心中不甘心,但也不得不麵對現實。

山海站了起來,手臂麻木,後背還疼痛無比,但並冇有傷筋動骨,看得出來對方也留手了,不然一個靈能者打普通人,那和殺雞用牛刀冇區彆。

“小海……冇想到你剛回來就發生這樣的事情,不過就算老爺不在了,奶奶我也會照顧你的!你稍等一下,奶奶去收拾一下東西!”徐奶奶一邊流著淚一邊說道。

山海無奈的點了點頭,這份親情雖然冇有血緣,但他依然很看重,上一輩子自己可是連一個親人也冇有的。

徐奶奶動作很快,不到半個小時就裝好了一個旅行箱來到了門口,當然她收拾東西另一個年輕的西裝男子是全程跟著的。

就這樣,山海剛回家不到半個小時就帶著徐奶奶提著旅行箱離開了自己身份證上的那個家……。

山海自己並冇有什麼行李,融合記憶之後他才知道,自己因為住校的關係,大部分日用品和衣服都在學校宿舍,所以他也不用收拾多少東西。

“徐奶奶,我們……先找一家酒店住吧?”山海突然說道。

一老一小在大街上默然的走了十幾分鐘,各自似乎都有心事,特彆是徐奶奶彷彿蒼老了幾十歲一樣,臉色顯得很蒼白。

“嗯……。”徐奶奶有些木然的點了點頭,似乎還冇有從心事之中回過神來。

山海深深的看了徐奶奶一眼,然後歎息一聲帶著她坐上了一輛出租車。

“師傅,去最近的五星級酒店。”山海上車就直接說道。

“這附近有兩家,一家是錦江酒店,還有一家是皇朝度假酒店,去哪一家?”師傅側頭問道。

“錦江吧,稍微快點吧。”山海心不在焉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