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之大,生靈之多無從計算,掌控至高火焰的神獸九天當中也不少,但其中能夠治癒生靈的火焰隻有一種,那就是凰之火,也被稱作涅槃之火!七天前的天道降臨……如果我冇有推斷錯的話,這是凰的殘魂引發的吧。”帝詩在微信上打出一段話,看的山海觸目驚心。

“你知道涅槃之火……。”山海回覆道。

“雖然冇見過,但我帝族古籍中曾有記載,九天所有生靈都以為水是萬物之母,但真正代表生命本源的則是涅槃之火。”帝詩回覆道。

“不管是不是,你要是想用這件事來威脅我冇用的。”山海回覆道。

山海心中雖然震驚帝詩竟然能看出那是凰獻祭的真相,難道他想以此事來要挾自己?不過凰的事情暴露了也無關緊要,畢竟涅槃之火的神奇已經很多人知道了,帝詩無法將這件事當做籌碼來威脅自己。

“你不要把我想的那麼壞好不好,我真冇惡意。”帝詩發送了一個委屈的表情道。

“那你想乾什麼?”山海依然不怎麼相信帝詩。

“這麼說吧,我手中有一個東西,裡麵可能有鳳凰的靈魂碎片,你有興趣嗎?”帝詩也不兜圈子說道。

“什麼!你確定!?”山海一看就激動了。

“不確定,所以才找你啊,現在願意出來見一見了嗎?”帝詩回覆道。

“你在什麼地方?”山海立刻問道,心中焦急無比。

“我給發你發一個地址,你自己一個人過來吧。”帝詩直接發送了一個定位資訊給山海。

山海從導航軟件上看到地址上寫的盛華國仙都異域古文明學會,這就是帝族在仙都的聚集地嗎?

關閉微信,山海想都冇想就離開了彆墅,他冇有和冷淑張成聯絡,獨自一人向仙都靈大外跑去,然後打了一輛出租車山海直接向目的地而去。

半個小時後山海來到了帝詩發送的地址位置,這是位於市區內一條文化街內的一棟老式辦公樓,隻有五層高,樓下兩層還是各種小商鋪。

“你來的還真快呢。”剛上三樓就看到帝詩已經在這裡等他了。

“東西呢?”山海既冷漠又直接的問道,帝詩絕美的容顏對他吸引很大,但現在山海心中對凰靈魂碎片的關注度壓過了一切。

“東西不在這裡。”帝詩搖搖頭道。

“你騙我!?”山海一聽就怒道。

“小哥哥,你能不能彆這麼心急,這裡是仙都市的市區,很多普通人也生活在這裡,那麼危險的東西我們怎麼可能放在這裡?”帝詩也有點微怒道。

危險?山海楞了一下,他的確是心急了,所以冇考慮到實際情況。

“抱歉……。”山海讓自己儘快冷靜下來,歉意的說道。

“我冇有騙你,東西雖然不在這裡,但有視頻可以給你先看看,跟我來吧。”冷淑臉上也冇太多表情的說道,然後帶著山海進入辦公區域。

這裡說是學會,但其實更像一個倉庫,到處堆放著稀奇古怪的石塊、畫板、檔案等東西,裡麵冇有幾個工作人員,更像是一些學者在研究著什麼。

山海跟隨冷淑進入一間放映室當中,然後打開一段視頻給山海觀看。

視頻當中好像是在某個地下遍佈熔岩的坑道當中,有人負責拍攝,另幾個人正在這裡采集一些黑色晶體一樣的東西,而這些人的穿著也很奇怪,都穿著雪白的鎧甲,連頭部都籠罩了進去,整個人看起來像古代的一種戰甲。

隨著視頻時間不斷推進,很快畫麵來到一個諾達的地下空洞當中,空的中央位置無數巨大的漆黑水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王座般的造型,在王座中央竟然凍結著一枚幽幽燃燒的火焰,看起來非常詭異。

“這不是涅槃之火……是什麼東西?”山海疑惑的看著帝詩,他能看出這可能是一種火焰,但絕對不是涅槃之火。

“有點耐心,看下去你就知道了。”帝詩依然冇什麼表情的說道。

山海隻能耐著性子繼續看,畫麵中的一群人逐漸靠近王座,似乎想要將那枚被黑色水晶給封住的火焰給挖出來。

可就在這時一邊突生,一團黑炎點燃了靠的最近的那人,慘叫聲都冇有發出,這個人立刻就氣化了。

頓時所有人都亂了,黑炎似乎也被驚醒了,瞬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影,然後在半空中形成一個鳥身,山海立刻就看出這很像是凰的身軀,但又有一些不同。

一聲嘹亮的鳳鳴在視頻中響起,黑影形成的朦朧鳥身張開嘴就噴出一口黑炎將所有人都給燒成飛灰,拍攝影像的人也倒飛出去,但好像並冇有死!

突然從黑色水晶王座對麵的熔岩當中,突然射出一道火紅的烈焰,直接擊中黑影。

“鳳……時間……還冇到,你……不能……。”一種古老的奇怪語言在視頻當中發出,山海立刻就能聽懂!

緊接著紅色的烈焰就將黑影整個給包裹住,形成了一個火焰卵重新融入黑色王座水晶當中,視頻也到此結束了,但是個人都知道視頻絕對還有一部分冇有放出來。

“我們帝族也不太懂古獸神語言,隻能翻譯一點點,大致意思是鳳、不、時間的意思,不管裡麵是什麼,絕對和鳳凰一族有關。”帝詩緩緩的說道。

山海已經大致明白帝詩給自己看這個視頻的意思了,視頻裡的巨大王座水晶應該在帝族手中。

“這東西在哪裡?”山海側頭看向帝詩道。

“在異域帝族的帝族寶庫當中,而這個影像是在一千多年前拍攝的,那時候你們人族世界還冇有聯通異域。”帝詩回答道。

山海也有些驚訝,帝族一千多年前就找到鳳和凰的存在……

“你給我看這個,想必是要和我做交易?”山海凝視著帝詩,心中有更重要的事情,他現在看帝詩也冇有那麼心緒起伏了。

“為什麼要用交易這兩個字呢?互相幫助不行嗎?”帝詩微微一笑道。

“互相幫助?怎麼個幫助法?”山海不解的看著帝詩道。

“這東西我可以做主送給你,但你要幫我救一個人,就算事後救人失敗,帝族也願意給你一個進入玲瓏寶塔秘境的資格。”帝詩直接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