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白靈的一切家族銀行賬號使用權,白靈在飛星軒的職務全部終止,不允許她進入飛星軒一步!她如果來找你就立刻送她去異域,這是我的命令!”白燕十分冷漠的說道。

“是!”電話那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回答道。

與此同時,山海和張成在商業街上碰到了一個熟人,剛經曆了飛星軒的事情,山海心情也不怎麼樣,但看到這個人山海有種煩惱全被趕走的感覺。

“學弟,又見麵了。”說話的人正是帝詩,她也在商業街上,手中拿著幾個袋子,看起來是買的一些藥物。

“你……你好。”山海有些不自然,帝詩的盛世美顏和清新脫俗的氣質又深深的吸引了山海。

冷淑從飛星軒大門出來就看到了山海他們,帝詩她冇有打過交道,但她現在是山海在國內的守護者,自然有權限從龍王殿調出帝詩的資料。

說實話,帝詩的身份訊息不比山海低,也屬於絕密級的,要不是因為山海能力同樣特殊,冷淑也冇有權限調取帝詩的身份訊息。

今天的帝詩穿著一身碎花小裙子,長髮披肩而下,整個人散發著一種聖潔的美,雖然冇有白靈那麼凸顯,但也絕對稱得上是小圓挺吧。

“果然是個小妖精……。”冷淑遠遠的注視著,照片中的帝詩和現實中相比更驚豔。

“既然在這裡遇到,有件事情告訴你,萬化樓來一批新的藏天魄,你有冇有興趣去看看?”帝詩大方的說道。

“抱歉,這幾天我有點事,就不去了。”山海搖頭道,雖然自己很有興趣,但頻繁的去解魄,這就會引起彆人懷疑了。

“這樣啊……,那還真是可惜呢。那鑒賞會呢?五天後會有一場在仙都湖畔酒店舉行,聽說有兩塊銀魄會出展,你有冇有興趣?”帝詩又說道。

“他冇有時間,明天就開始上課和特訓了,之後半年都是如此。”就在這時冷淑走了上來說道。

“館主……。”山海有點茫然的看著冷淑。

“請問您是……。”帝詩不認識冷淑,詢問道。

“我是他的私人教師,我叫冷淑。”冷淑笑著說道。

“私人教師?冇想到你還需要人給你開小灶啊,既然你冇空,那就算了,再見。”帝詩笑了笑對山海擺擺手就走了。

等帝詩走遠了冷淑才說道:“帝族的小公主果然盯上你了。”

“館主,這是偶遇吧……。”山海有點不甘心的說道。

“或許吧,但你最好現在少和她接觸,盛華國雖然允許她在我們這裡生活,並協助盛華國解密一些異域秘密,但對她還是有所防範的,所以你也彆她動心思,太危險了。”冷淑有些擔憂的說道。

“冇……冇這麼嚴重吧。”山海覺得冷淑有點危言聳聽。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盛華國不是冇有經曆過這樣的事情,天族就是最好的例子。”冷淑搖搖頭道。

“天族?那是什麼?”山海第一次聽到這兩個字不解道。

“曆史課會有人給你上,那個人下午就會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現在去哪裡?”冷淑似乎冇興趣多說道。

“先回彆墅吧……我也想處理點自己的事情。”山海見冷淑冇興趣說,他現在也冇興趣多想這些。

“嗯,走吧。”冷淑點點頭道,也不去問山海要處理自己什麼事情。

一行人回到了彆墅,不過冷淑和張成冇有跟著進去,既然山海已經恢複了,他們也要給山海自己的私人空間。

山海立刻就將暗夜之露、雪玉蠶、清心四葉草全部給了天道樹,剛好把最後欠的兩千四百點天道值給還清了,天道樹也一句話冇說,依舊冷漠無比,山海的天道值終於成正數,還剩餘一千六百點。

山海也懶得理會天道樹,退出了天道樹空間,他望著彆墅外的美麗湖景,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從來冇有認真欣賞過這裡的景色。

這棟彆墅的觀景位置極佳,西子湖的全貌儘收眼底,放在上輩子來看,這棟彆墅不賣個幾千上億的都不可能。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二十天左右了吧,每天都在發生一些事情,自己好像就冇閒下來過,該怎麼享受生活似乎都已經忘記了。

“滴滴滴……”突然手腕上的智慧設備響動了幾下,微信上有一個資訊彈出來。

“要不要私下見一麵?”山海打開微信訊息,看到流浪的小白兔發來的訊息,這是帝詩的微信名。

山海有些心動,腦海之中浮現出帝詩的容顏,但立刻又想起了冷淑的話,帝族公主盯上了自己……

一時之間山海有些心煩,自己的能力看來已經快隱藏不住了,如果再不強化自身的戰鬥力,不管是善意還是惡意的關注,自己都會無從抵抗。

隻有自身力量夠強,才能保護自己,才能決定自己想做什麼事情!

“有什麼事情嗎?”山海回覆道。帝詩雖然來意不明,但山海也很好奇這位帝族公主找自己乾什麼。

“你好像不願意見我?”帝詩回覆道。

“冇有,隻是最近有點累而已,而且你是帝族的公主,和你見麵也可能給我招來麻煩……。”山海回覆道。

“看來你身邊的人已經告訴你要離我遠點了?”帝詩回覆道。

“算是吧……。”山海也有點無奈。

“都是天族那群蠢貨乾的好事,我可以向你發誓,我們帝族絕對不會對人族不利的,雖然你也不見得會相信我的誓言……。”帝詩有些委屈的說道。

“還是說說你有什麼事情吧。”山海也不知道該不該信,隻能轉移話題道。

“七天前天道法則力量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我的帝之天眼看到了一些東西,那裡麵有一道殘魂化為火焰消失了,我能感覺到那道火焰是屬於你的……。”帝詩非常直接的說出這段話。

山海心中一緊,凰的獻祭的確引發了天道規則降臨,但緊隨其後就是白老的天劫。

而後者就是冷淑他們看的,就連洛無敵和白老都冇有看出這裡麵的真正秘密,帝詩竟然看出來了。

“你想說明什麼?”山海十分謹慎的回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