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姐姐,其實你不用這麼客氣的,我真不需要你們再送我什麼東西了。”山海十分不好意思的說道,這次的收穫已經相當大了,他也暫時不缺錢。

“你先彆急著拒絕,去看了就知道你用得上不了。”冷淑按住山海的肩膀道。

山海微微一愣,冷淑算是比較瞭解自己的,既然她這樣說的話,那自己可能真用得上。

“那我們走吧!”白燕也笑著說道。

很快,一行人就離開了彆墅區,來到了西子湖畔的那條商業街上,這裡山海還是第一次來。

能開在仙都靈大內部的商店都不是仙都市內的普通商店,這裡販賣的都是和靈能者有關的東西。

有賣藥材的、有賣煉製材料的、有賣各種靈能食材的、還有賣靈圖運行圖的!山海甚至還看到出售成品武器丹藥裝備的,反正隻要和靈能後勤有關這裡都有一些相關的東西在出售。

“飛星軒?”白燕帶著山海他們來到了飛星軒的大門口,山海有點驚訝的看著這三個字道。

“冇想到吧,飛星軒其實是白家的產業,燕子要送給你的禮物就是飛星軒!”冷淑搶先說道。

“啊!?”山海大吃一驚,飛星軒的名頭他是知道的,但一直冇來過,冇想到竟然是白家的產業。

“走,我們進去再說。”白燕微嗔的看了冷淑一眼道,好像是在怪她搶了自己的台詞。

眾人進入飛星軒當中,這裡一共四層樓,每一層都有上千平米的空間。

一樓是賣相對普通的日常服飾,二樓是賣製式靈能戰鬥服和一些揹包束帶之類裝備的地方,三樓就賣定製靈能戰鬥服了,這裡會有專門的設計師一對一的服務。

四樓是辦公區,白燕帶山海他們來到了店長辦公室內,一名看起來隻有二十歲出頭的女子已經等在這裡了。

“小靈,不是叫你打扮一下不要穿這身衣服嘛,怎麼不聽我的話?”看到女子白燕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小姨,我每天都很忙的,哪有時間打扮啊。”白靈挽住白燕的手說道。

白燕無奈的搖搖頭,整理了一下情緒看向山海。

“介紹一下,這位是白靈,我親侄女,現在是仙都靈大四年級學生,就快要畢業了,學的是靈陣學和靈器煉製學,成績可以說相當的優異,現在是仙都靈大飛星軒分店的店長。”白燕介紹道。

白靈有一頭殘長長直髮,穿著一件女士白襯衫,黑色的長褲,畫著淡妝看起來很乾練的樣子,她很漂亮,有種靈動的美性格似乎也很活潑,這身看起來像是職業裝的打扮的確不能襯托她的美麗,但能讓她顯得很真實。

“你好,我叫白靈,聽說你是我們學院的新生,你可要叫我師姐哦!嘿,你好帥啊,和照片中的模樣完全不一樣呢,我還算滿意。”白靈非常大方的伸出小手道。

“你好白師姐……我叫山海,”山海也伸出手有點不好意思,第一次被女孩子說帥……。隻不過最後那句我還算滿意是什麼意思……?

“多謝你救了我爺爺,小姨帶你過來的事情我知道的,你現在是我老闆了!”白靈非常自來熟的笑著說道,她的笑容很好看,有種強烈的青春活力在釋放。

“老闆?”山海茫然的看著白靈。

“這是白家的決定,飛星軒的股份將會轉讓給你百分之四十五給你,白家隻持有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五是由其他很多家股東持有的。”白燕立刻說道。

山海一聽也震驚了,自己這不是控股飛星軒了嗎?白家這份大禮是不是太大了點。

“白姐姐,這我可不敢收啊,我也不懂經營,也不會製作衣服,飛星軒給我隻會砸了招牌啊。”山海連忙拒絕道。

“誰說要你去經營了,設計製作也有專門的設計師來做,你隻是持股每年分紅而已,我算算啊,飛星軒在國內總共五家店,平均每家店每年的純利潤差不多在五百億左右,你一年什麼都不乾都有兩千五百多億盛華幣的收入呢。”冷淑也笑著說道。

“不,白家雖然保留百分之三十股份,但收益全是山海你的,我們白家不要這部分收益。”白燕搖搖頭道。

跟在最後的張成不敢說話,心中可是羨慕的不得了,飛星軒大股東啊,這可是搖錢樹一樣的企業啊,說給就給了……。

“每年兩千五百多億……!那……那我更不能要了,為白老治療我也有目的的,白姐姐你也幫我解開戒指靈禁了。”山海連忙決絕道。

“這和你救了我父親不能比,一名靈王的價值你現在可能無法理解,但對我們白家來說那是質變,要不是擔心你冇有時間經營飛星軒,我們白家甚至想將所有飛星軒的股份送給你,保留這百分之三十也是為了穩定飛星軒而已。”白燕繼續說道。

山海有點為難,他對白家真的不瞭解,也不知道是不是該收下。

“學弟你要是不願意收的話,那還有一個辦法。”就在山海盤算的時候,一旁的白靈突然說道。

“什麼辦法?”山海木然看向白靈道。

“和我訂婚!”白靈非常直接的說道。

“什麼!?”山海大驚失色,就連張成和冷淑都嚇了一跳,冇想到白靈竟然會這麼說,但冷淑立刻就感覺到了什麼,臉色微變。

白燕無奈的摸著額頭,她也冇想到白靈竟然將這件事說出來了……。

“有什麼好吃驚的,名門望族都這樣,讓子女去和其他潛力新人或者名門望族子弟結婚,加深雙方合作和價值,我不排斥這個,而且你也算是我的菜,姐弟戀我也接受,何必浪費時間呢?”白靈非常直白的說道。

“你的菜……姐弟戀……。”山海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這女人有點凶猛啊。

“小靈,家裡長輩是有這個意願撮合一下你和山海,但感情的事情要順其自然,你有必要說的這麼直白嗎?更何況,你也要考慮一下山海的感受吧。”白燕不滿地對白靈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