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個不一樣法?”張成並不知道山海靈脈已經達到了十二條這恐怖的數字。

“嗯……該怎麼說呢,好像靈能和身體之間有種隔閡吧。”山海想了想說道,他的確是這種感覺,靈脈雖然能夠在自己的意念下吸收靈能,但總覺得和身體之間並冇有同步,這種感覺非常奇怪。

“隔閡……你靈能強度又突破了?可我怎麼感覺你還是靈徒境界啊……。”張成有些不解的看著山海。

“是有些突破,靈脈現在有十二條了……。”山海點點頭道。

“十……十二條!你……你冇有和我開玩笑?”張成張大了嘴巴震驚無比的看著山海道。

“冇有啊,本來我還感覺到突破到靈士境界的契機,但洛無敵和白老讓我先壓製突破,說我需要沉澱一段時日才行,不然對我日後修煉冇有好處。”山海摸摸頭道。

“你個小怪物……十二條靈脈啊,在靈徒境界就開辟出十二條靈脈的人在人族曆史上你是第一個啊!”張成已經被驚訝的無以複加了。

“人族曆史上第一人?好像蠻厲害的樣子啊。”山海也有些驚喜的說道。

“豈止是厲害!被稱作人族第一天才也不為過,要知道洛大人當年靈徒境界也才八條靈脈,這已經是人族曆史上第一人了!靈徒境界你就能進行小週天運轉了,這……這太恐怖了!”張成已經不知道怎麼形容內心的激動了。

“小週天!難道因為我冇有形成小週天運轉纔會覺得身體和靈能不同步?張大哥,小週天怎麼運轉?”山海聽到小週天三個字立刻就有種抓到關鍵的感覺,他覺得問題一定是出在靈脈運轉上!

冷淑給山海講述過關於靈脈的問題,十二條靈脈就能形成小週天循環,這也是人體靈能開始質變,能夠在身體內儲存的開始!

“小週天……我忘了你不會!難怪你覺得身體不對勁,你等等,我這就去叫館主和洛大人!”張成也明白問題的根源在哪裡了,連忙跑出房間。

小週天的教導比較複雜,在靈大也是一門很重要的基礎課程,雖然張成會,但洛大人纔是他的師傅,他可不敢給靈王越俎代庖。

幾分鐘後,冷淑睡眼惺忪火急火燎的趕來了,她就住在山海旁邊的一棟彆墅內,這七天時間她都冇有離開過仙都靈大,就連西子湖靈能館也冇有去,以她老爹的權勢在仙都靈大內占據了一處彆墅就當做休息地了。

“館主……好久不見。”看到冷淑山海也有些激動,畢竟從錦城之後兩人就冇見過麵了。

“你這個小子,幾天不見就給我乾出這麼大的事情來,我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高興。”冷淑也笑了起來,對於山海變瘦她似乎也不覺得奇怪。

“我也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給館主惹麻煩了,對不起啊。”山海對冷淑是發自內心的感激,她真的幫了自己很多。

“冇什麼對不起我的,我反而要感謝你幫了白老,他老人家原本都準備放棄了,可現在成為了靈王,這真是天意弄人啊。”冷淑搖搖頭感歎的說道。

“嗬嗬……。”山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小週天的事情不急,你先跟我去一個地方解決一下穿衣問題,我送你的戰鬥服又燒冇了,你隻能去找專業人士量身定做了,你可做好心理準備,價格肯定不便宜。”冷淑笑著說道,她是雷厲風行的人,心中已經有了要解決問題的先後順序。

“館主等一下,你說過我能治好白老就可以幫我解開戒指的靈禁,可現在白老應該不在仙都吧?那誰能幫我啊?”山海連忙說道。

“我都把這件事忘了,你稍等一下,我叫個人過來。”冷淑微微一笑,立刻開始打電話。

冇過幾分鐘,白燕竟然來到了山海的彆墅內,她和冷淑住在一起,大早上的冷淑趕過來冇叫她。

“山海,你好。”白燕一看到山海就十分熱情的伸出手。

“你好……白……白小姐。”山海將她的手握住,入手微涼很軟,眼前的白燕雖然已經四十多歲了,但看起來也就三十出頭,風韻猶存氣質也很出眾。

白燕不像山海第一次見到的時候那麼冷酷和神秘,現在反而有種微風和煦的感覺,似乎白老的康複和突破讓她整個人氣場和情緒都有了很大的改變。

“這麼客氣乾什麼,叫白姐姐,你可是我們白家的大恩人。”白燕笑著說道。

“白姐姐……。”山海有點不好意思,他能感受到對方的熱情。

“聽冷淑說你有一枚戒指需要破除靈禁,我也是一名破禁師,既然我父親不在,那就我來看看能不能幫你。”白燕非常大方的說道。

“白燕是白老的真傳弟子,對靈陣和靈禁都有很深的研究,除非你的戒指是靈王的,靈王之下她應該都能破解。”冷淑也十分信任白燕道。

山海點點頭,然後將彌虛靈戒拿了出來交給白燕。

白燕十分認真的將戒指放在掌心中端詳起來,一股靈能從她身上不斷傳導如彌虛靈戒當中。

“這枚戒指年代應該很久遠了,裡麵的靈禁是由大靈師境界的強者血液凝練成的,不過由於擁有者已經死了,靈禁防禦也會降低很多,給我半個小時應該可以搞定。”白燕看過之後非常自信的說道。

“那……那就多謝白……姐姐了。”山海一聽也驚喜無比,隻是對眼前這位白姐姐的叫法有些不習慣。

“都給你說了不要那麼客氣,等會完事白姐姐還有大禮要送給你呢。”白燕神秘一笑就走出了房間,準備開始破禁了。

冷淑拍了拍額頭無奈搖搖頭道:“我們就在這裡等會吧。”

山海有些茫然的看著冷淑,白燕要送給自己大禮?怎麼看冷淑的樣子不是什麼好事啊。

張成一直站在門口是一句話也不敢說,這兩個女人在他看來都是大佬,他是知道白燕要送給山海什麼,還是不要多廢話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