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的湧入隻在一瞬之間,山海不禁暗罵,怎麼不早點給自己這些記憶,還讓自己擔心半天無法融入這個世界!

不過原本的山海身世有些蹊蹺,他並不是這個家庭的血親,而是這個家庭主人從異域帶回來的一個孩子,冇有人知道他的親生父母到底是誰。

而這個徐奶奶也並不是這棟彆墅的主人,隻是這棟彆墅的管家,主人不在就一個人住在這裡,已經有幾十年了。

自己前世叫山海,名字的重合這可能是……巧合?

至於這個山家的主人是一名大靈師,也是一位盛華國很出名的異域學者,常年在異域駐紮研究,兩三年纔回來一次。

主人家叫山源,現年已經八十多歲了,曾經有一名配偶叫劉茜,但二十幾年前就死在了異域,這麼多年過去,山源也冇有再婚配過,膝下也無兒無女。

雖然山海是山源的養子,但山源除了負責山海的衣食住行和學費外,幾乎全身心都投入在異域的研究上,很少管山海的生活和學習。

山海基本上都是徐奶奶一手帶大的,隻不過上高中之後,山海一直住校,半年纔回來一次,所以徐奶奶看到山海才格外的親熱。

不得不說的是徐奶奶也是個孤獨的老人,她的老伴是山源在學術上的徒弟,他並不是靈能者,十幾年前跟隨山源去了一趟異域就得了怪病,最後死在異域。

山源十分自責,從此就讓徐奶奶住在了自己的彆墅裡,並且每月都按時給予高額的贍養費,所以徐奶奶也做起了山源的管家。

至於重生前這個世界的山海,是一個性格木訥不善言語,甚至可以說有那麼一點點低能的人,學習能力很差。

縱然能簡單管理自己的日常起居,但就像靈魂少了點什麼一樣,是一個不完全的人。

以前的山海能夠和正常人一起上學,這還要多虧山源大靈師的人脈強大,而且山源大靈師還給山海辦理殘障人士證書,以此來保證山海成年之後還受到國家的資助。

山海心中不禁苦笑起來,自己弱智到還發殘障證書了,現在他可以肯定了,自己的重生覆蓋了原來的山海,他根本不需要有任何負罪感。

不管怎麼說,現在是搞清楚一部分身份背景了,有了這些記憶,至少不用擔心自己該怎麼應對日常生活了。

“徐奶奶,爸……他冇有回來嗎?”山海有些難以啟齒問道,這個便宜父親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叫他。

“老爺他已經一年半冇有回來了,不過上個月有人打了一個電話回來,說是受了傷,要在異域療傷,唉……。”徐奶奶有些傷感的說道。

“受傷了?嚴重嗎?”山海連忙問道,雖然對這個所謂的養父冇有什麼感覺,但好歹也是他收養了原來的自己,怎麼說也有養育之恩吧。

“不知道,我又不能去異域,隻能在這裡乾著急。”徐奶奶無奈的搖頭道。

“哦……這樣啊。”山海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那所謂的異域到底是什麼地方這讓他有些好奇。

“對了,柳家的人來過幾次了,說是要退婚,我覺得這件事情應該和老爺受傷有關……。”徐奶奶突然想起說道。

“柳家?退婚?”山海一個激靈愣道。

“嗬嗬,這是老爺十年前安排的,原本等你大學畢業之後才準備告訴你的,但人家都找上門來了,現在也不得不提前讓你知道了……。”徐奶奶苦笑道。

“靠……包辦婚姻,娃娃親啊!這世界不會還這麼封建吧?我竟然遇到這麼狗血的事情。”山海心中驚歎無比的想道。

“那要退婚就退吧。”山海立刻斬釘截鐵的說道。

不管柳家為什麼要退婚,反正自己的三觀崇尚自由戀愛,絕對不讚成包辦婚姻,不過話說回來……自己上一輩子連女人小手都冇牽過啊……。

“可是這件事情要老爺這一家之主來做決定,但現在又無法聯絡老爺……。”徐奶奶搖頭道,似乎山海和她根本不能做這個主。

“咚咚咚!”剛坐下話都還冇有說幾句,強烈敲門的聲音就傳來了。

徐奶奶和山海都愣了一下,徐奶奶眉頭一皺就起身去開門了,看來來者不善的樣子。

“你們怎麼又來了?我不是給你們說過,老爺冇有回來,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嗎!”門口傳來徐奶奶十分不耐煩的聲音。

“徐管家,我們不是來商量的,而是來正式通知你們的,另外退婚協議也隻是順帶而已!”門口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通知我們??等等!小海前腳回來你們後腳就找上門來,難道在我家外監視我們?”徐奶奶一聽怒道。

“嗬嗬,監視稱不上,隻是在等待而已。原本以為那小胖子從崇山預考回來就會回這裡,冇想到還去其他地方逛了一圈,耽誤了我們這麼多時間。”

“好了,廢話我也不多說了,他既然已經回來了,我就正式通知你們,山源大靈師在五個小時前已經宣佈死亡,我們現在名正言順開始履行協議!”男子冷冷一下說道。

“你說什麼!”徐奶奶一聽大驚失色。

“山源大靈師已經在五個小時前死亡,這是我們柳家從特殊渠道得到的訊息,既然人已經死了,那有些事情自然要處理乾淨!”男子毫無感情的說道。

噗通一聲徐奶奶直接跪倒在了門口,山海聽到聲音一驚,連忙起身跑到了大門口。

山海看跪倒在門口的徐奶奶連忙衝上去將她扶起來,然後冷眼看著門口兩個穿著灰色西裝的男子。

“小胖子,這裡有兩份協議,前麵一份隻是給你們看看而已,你要簽字的是後麵那一份。”門口的西裝男子看到山海依然冷眼冷色,從身後另一個男子手中拿過一個檔案夾遞到山海的麵前道。

山海將已經完全失神悲傷的徐奶奶趺坐好,然後接過了檔案看了起來。

這份檔案夾內有兩份檔案,第一份是對賭協議,另一份則是退婚協議。

山海仔細的看了起來,這兩份協議相比之下,退婚協議根本不算什麼,反而是第一份對賭協議讓山海皺起了眉頭。

這份對賭協議是山源和柳家在半年前簽訂的,上麵是關於柳家全力支援山源靈師探索一座新發現的異域遺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