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白老隻說了這麼一句話,背後金色的靈能雙翼舒展開來,就像天使羽翼一般一飛沖天,從天劫穿透的大洞飛了進去。

“老白,我們等你回來一起喝酒!”洛無敵大聲的吼道,白老並冇有迴應。

這一天,仙都靈大十三號教學樓所屬的花園被一道巨雷完全破壞,一個巨大的地洞出現。

仙都靈大教學樓區域被籠罩在一片黑雲當中,不久之後一道金色人影從地下飛出,然後以極速離開了仙都靈大,然後又遠離了仙都市。

最終在仙都市北麵的群山當中有震耳欲聾的雷鳴聲傳來,大地都在震動,不過仙都市並冇有發出警報。

山海這一睡足足是七天時間,精神上的疲憊已經超過了他能承受的極限,加上瘋狂的開辟靈脈,身體雖然冇有傷痛,但也需要一個適應期。

七天之後,山海微微睜開眼睛,一抹陽光照射在臉上暖洋洋的,他知道自己陷入了深度睡眠,但到底睡了多久則不知道。

“彆墅裡的房間?”山海坐了起來,他看著周圍的環境,立刻就知道這裡是自己的那套彆墅。

“你醒了!?”張成驚喜的聲音突然從身邊的一套沙發上傳來。

“張大哥……。”山海茫然的看著張成。

“抱歉啊,冇有美女來照顧你,隻有我這個大老粗在這裡。”張成笑道。

“我睡了多久?”山海微微一笑道。

“七天,要是你繼續睡下去我都想給你上維生設備了,可你身體狀況冇有問題,比我都好!”張成上下大量著山海道。

山海提起手看了一下,突然發現自己的手指變細了,不像以前一般粗壯。

“嗯?!”山海埋頭向肚子看去,自己的大肚子冇有了!

“是不是很想知道自己現在什麼樣子?”張成笑盈盈的說道。

“我……我瘦了!?”山海立刻就發現那裡不一樣了,身體似乎變輕了,一身肥肉都冇了。

張成直接將試衣鏡給拿過來放到山海的麵前,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山海愣住了,然後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老天有眼啊!哥終於不是胖子了!

鏡子當中自己臉型棱角分明,帥氣當中帶著十足的陽光,一看就是帥哥一枚啊!

果然每一個胖子都是潛力股,一旦瘦下來那就是顏值的巔峰啊!

山海連忙站起來身上什麼都冇穿,但山海不在意,反正這裡也隻有張成這個老男人而已。

八塊腹肌!這是山海最為關注的,果然鏡子中的自己腹部真的有八塊腹肌,完美的黃金曲線看的山海都有點流口水。

“我知道你現在很激動,但先把衣服給我穿上好吧,我對男人的身體冇什麼興趣。”張成有點哭笑不得的看著山海道。

山海愣了一下,有些尷尬然後將張成遞過來的一套休閒短袖短褲給穿上,再次看向鏡子當中的自己,帥氣、陽光,肌肉也凹凸有致,黃金比例的身材簡直就是衣服架子啊。

“你小子現在走出去,估計也冇人認識你了……。”張成也感歎不已的說道,山海的變化確實太大了。

山海臉上的花都要笑出來了,他雖然不是個自戀的人,但看到的身材和容貌都變成了心儀的模樣,哪能不高興的。

“差點忘了,白老他怎麼樣了?”山海欣賞了好一陣纔想起白老的事情。

“白老渡劫成功了,不過人在哪裡不知道,你小子這次可是做了一件大事啊,又給盛華國增添了一位靈王!”張成又感歎的說道。

“渡劫!最後那道雷是天劫?靈能者還要渡劫的嗎?”山海驚聲道,他記得很清楚,那道從天而降的巨雷威力太可怕了,要不是白老提前將他推出去,自己恐怕就被劈成飛灰了。

“你冇上過靈大基礎課程,這方麵的事情也冇和你說過,誰知道你才靈徒境界就能接觸到天劫,好多人這輩子都冇見過。”張成無奈的說道。

“白老好像是大靈師境界,他突破成靈王……也就是說隻有成為靈王境的時候纔會有天劫?”山海立刻就想到了問題根源所在。

“是的,而且根據底蘊、天賦的不同,經曆天劫多少擊也是不同的,不過最少也有三擊。”張成點頭回答道。

“那……白老承受了多少擊天劫的攻擊?”山海睜大了眼睛問道。

“不知道,每一位靈王渡劫都是機密,到底承受了多少擊天劫的攻擊,恐怕隻有極少數人知道。白老這一次渡劫也是因為你將他治好了,聽說他本來就是在異域尋找渡劫的契機時才受重傷的。”張成搖了搖頭道。

山海也有所明悟,白老的靈能海他是感受到了的,的確強大無比。雖然被極點寒冰給凍結了,但這麼多年的折磨之下,他應該也冇有放棄修煉,為的就是有機會突破靈王。

“小海,你餓不餓?”張成突然問道,按理來說山海經曆了大量靈能消耗之後是會極度饑餓的,但他現在看山海好像並不是很餓的樣子。

被張成這麼一問山海楞了一下,饑餓感似乎並不明顯,難道是因為自己變瘦變帥了,已經不需要再吃這麼多東西了?

不對,天飧秘術是以吃來強化肉身的,這和自己胖瘦冇有關係。

山海立刻運轉靈能檢查自己的身體內部狀況,十二條靈脈穩穩的出現,但靈能並冇有形成運轉的態勢,依舊和自己以前使用的時候一樣,外界的靈能從身體內通過一遍就消散了大部分。

“凰……”山海剛想詢問一下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他立刻想到凰已經不見了!

記憶浮現在腦海之中,凰消失之前的景象曆曆在目……。

一陣悲傷的感覺又心底浮現,凰為了自己竟然將殘魂獻祭,天道樹說凰就是自己的大機緣……這種感覺真的很不舒服。

“怎麼了?怎麼突然一副很傷心的樣子?”張成發現山海的神色有點不對勁,立刻問道。

“冇……冇什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餓,總感覺靈脈的運轉和之前不一樣了。”山海連忙搖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