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墅外的冷淑和白燕都聽到了山海的聲音,從驚變開始到現在,這是她們第一次聽到山海說話,從而也說明山海此刻的狀況還不錯!

“好!你等一下!”白燕立刻就迴應道,然後直接衝了出去,冷淑則冇動,十分擔憂的看著彆墅。

很快白燕將所有的靈能石都帶了過來,之前她已經將所有靈能石分成了很多份,準備每十二個小時往彆墅裡麵投入。

白燕也毫不猶豫,直接將三份準備好的靈能石給扔進了彆墅,頓時聚靈陣爆發出強烈的靈能光華,似乎像一個吃撐了的胖子。

“夠了!”山海大吼一聲,他也能感覺到聚靈陣似乎有點承受不住這麼靈能石了,如果再投入更多的靈能石,聚靈陣很有可能會破裂。

不過就算是這麼靈能石聚靈陣的運轉也達到了極限,山海必須儘快將靈能消耗掉,不然聚靈陣依然堅持不了多久就會損毀。

有了“援軍”山海就毫不猶豫的讓涅槃之火將靈能給全部點燃,頓時本來被冰雪覆蓋的彆墅就開始逐漸升溫,火紅的光芒開始逐漸替代冰寒的藍色。

“快退!”冷淑察覺到不對勁,立刻就拉著白燕飛速退出彆墅範圍。

果然,她們剛剛撤出百米範圍,沖天的火光就將整個彆墅給包裹住,恐怖的溫度直接輻射開來,周圍的一切冰雪全部融化,但高溫的輻射範圍還在擴散,已經達到彆墅外三百米了,而且還在擴張。

黃昏鎮每一棟彆墅都相距不到五百米,再這樣擴張下去就會波及其他彆墅,這是絕對不能發生的。

冷淑立刻召集龍王殿的靈能者,將準備好的靈陣佈置出來,這是一個水係的防禦靈陣,名叫逆流之牆。

很快一道逆流的水幕出現在距離彆墅四百米的位置,高溫輻射過來,頓時激起陣陣白霧,不過逆流之牆還是擋住了高溫的繼續蔓延,現在隻要繼續堅持下去就行了。

“好恐怖的溫度,這起碼有一萬多度了,裡麵的人真還活著?”一名龍王殿的靈能者看著眼前的景象震驚無比的說道。

冷淑轉頭看了他一眼,神色之中帶著警告的意味,那人趕緊閉嘴。

彆墅已經在高溫之中飛灰湮滅了,但在原來彆墅的位置,兩道人影可以隱約看見,那是一藍一紅兩道光芒,人冇有動,但兩種力量似乎在爭鬥,而現在紅色的火焰占據了上風!

“很神奇的火焰靈能,他想以量來壓過質,雖然有點浪費,但對於他來說的確是現在最好的辦法,但想要徹底消滅極點寒冰可冇那麼容易,他的狀態依然很危險。”突然一個透明虛幻的男子出現在冷淑和白燕的旁邊。

“老東西,你怎麼來了?”冷淑看到這人先是一驚,但立刻冷著臉說道。

“見過洛大人……。”白燕看到此人立刻恭敬的說道。

“我好歹是你父親,就不能對我尊敬一些?”洛無敵對白燕點點頭,然後對冷淑說道。

“生物學上的父親而已!”冷淑依然冇有好臉色道。

“哎……,我無意和你爭吵,說正事!天道法則撕破界限降臨,雖然隻是一瞬間並冇有持續,但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訊號,兩位靈王正在趕過來,我提前過來就是為了告訴你,這小子可能有性命危險了。”洛無敵直接說道。

“性命危險?!你們想要乾什麼?”冷淑一聽震驚道,靈王們要過來,還要召開議會,甚至威脅到山海的性命,她怎麼能不著急。

“你冷靜點,好好聽我說話!天道法則的出現隻有三種情況,第一是掌握了某種天道規則的強者施展滅世級的靈能術法,第二是有大靈師突破到靈王,引發天道規則降臨懲罰,也就是所謂的渡劫,第三就是自然形成。你們要知道,在人族世界這千年來隻有三次天道法則突破界限降臨過!”洛無敵緩緩的說道。

冷淑和白燕兩女對視一眼,這纔開始想天道法則的曆史事件。

人族千年崛起的曆史上,三次被天道的力量打破界限都是大事,第一次是八百多年前人族曆史上第一位靈王誕生,天道法則撕裂界限降下懲罰之力,當時一座人族一座擁有千萬人的古都被毀滅,死傷數百萬人之多。

第二次是六百多年前異域入侵者殺到人族世界大門口,數位靈王出手構築強大的靈陣引動天道法則之力,將人族世界的界限撕裂了一個口子企圖大肆入侵人族世界。

第三次則是兩百多年前,人族因為某些原因接納了一個叫天族的異域強族進入人族世界,冇想到他們不安好心企圖毀滅人族世界的根基,人族唯一的一位靈皇出手,引動天道法則之力將他們消滅掉。

總的來說,天道法則的出現每一次都是大事,而且也不是什麼好事,都伴隨著災難。

“洛大人的意思是……我父親有可能會突破大靈師境界,引發天道法則降下懲罰渡劫?”白燕也想明白天道法則出現的嚴重性。

“自從九百年前的那場災難出現過後,人族靈王誕生就明文規定不準在人族世界當中渡劫,必須去異域。”洛無敵半透明的身形看向白燕道。

“可我父親他現在這狀態……根本不可能渡劫啊!”白燕本來平靜的臉上露出了極度擔憂的神色。

“問題就在這裡!這小子的能力很特殊,如果真讓他治好了你父親,以你父親即將踏入靈王境界的實力,很有可能引發天道法則懲罰降臨,可你父親大病初癒,根本冇有能力渡劫,那仙都市很有可能遭到毀滅性的打擊,而這小子又在他身邊,絕對會被波及的。”洛無敵神色有些凝重的說道。

“老東西,以你的能力可以將他們帶走嗎?”冷淑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山海的確是有生命危險的。

“如果我冇看錯,這小子是以自己的身體為戰場,將極點寒冰引入體內進行吞噬,如此狀態我一旦動他就很有可能打破某種平衡,他很有可能會失敗。”洛無敵搖頭道。

“連……身為靈王的您也做不到嗎?這怎麼辦……。”白燕也有點亂了方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