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本還以為可以永久儲存,既然無法儲存我留下來也冇什麼用,趙工需要用來救人那就賣給您吧。”山海想了想說道。

既然不能自己留著,那總不可能和錢過不去吧?

聽到山海這麼一說,趙工和劉子楓對視了一眼,趙工很是欣喜,劉子楓默默的點了點頭。

“那小朋友多謝你了,這道淨魔雷我出價一千萬怎麼樣?”趙工高興的說道,立刻給出了價格,比先前外麵那些人說的都高出不少。

“一千萬?”山海也驚了一下,這個世界通貨膨脹了嗎?千萬級彆這麼簡單就拿出來了?還是現在這錢太好賺了啊?

“小兄弟,任何東西都是有價格的,就算是淨魔雷這種有價無市的東西也是如此!而且淨魔雷雖然珍貴也難以獲得,但並不是不可代替,而且儲存時間有時效性,加上你這道淨魔雷很小,所以一千萬已經是個不錯的報價了。”劉子楓以為山海嫌趙工的報價低了,連忙解釋道。

“那還有更大的淨魔雷?”山海到不是因為價格問題,而是覺得價格已經高出自己的理解範圍了。

“二十年前曾經從一塊直徑三米的黑琥珀中開出過一道非常龐大的活性淨魔雷,當時賣出過幾億的高價。”趙工笑了笑說道。

山海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不管趙工報的價是不是物有所值,這一千萬的確不是個小數目了,自己這麼快就賺了上千萬,要是不知足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那就依趙工說的價格吧。”山海很爽快的點頭說道。

劉子楓立刻對工作人員使了一個顏色,立刻有人來帶山海和趙工去進行交易,不到五分鐘時間,山海就拿到了一張不記名銀行卡,用身份證和手機綁定了私人資訊之後立刻就查詢到裡麵有一千萬的存款!

一錘子買賣算是完成了,山海雖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但也權當是一個有點閒錢的小胖子跑過來賭運氣而已,幾百上千萬的買賣在這裡還真不算多大點事。

山海也不想在這裡多逗留,和劉子楓還有趙工告了一個彆就提著自己另外三顆黑琥珀離開了萬化樓,然後打車去記憶之中曾經的那個家。

至於他手中還有三顆冇開過的黑琥珀裡有冇有東西,其他人或許冇有注意到,但身為萬化樓主的劉子楓可是看在眼中記在心裡的。

等山海打車離開之後,劉子楓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叫了一個身穿西裝的矮小男子進來道:“矮虎,去調查一下剛纔那個小胖子,看看是什麼來路,我總覺的這小胖子有點與眾不同。”

“少爺,這小子有點邪門啊,需要殺了他嗎?”矮小男子帶著墨鏡,神色冷漠的說道。

“計劃馬上就要開始了,彆做那些冇用的,以免打草驚蛇,你隻需要調查一下做個資料記錄就行了。”劉子楓搖了搖頭道。

“是!我這就去!”矮虎點了點頭,連忙出門了,形象實在和那身黑西裝不配。

看到矮虎離開了,劉子楓臉色變的有些凝重起來,這次計劃籌備了多年,可不能在自己這裡出差錯。

至於那個小胖子劉子楓雖說覺得有些與眾不同,但現在隻能做個簡單背調,如果自己能在這次的任務之後活下來,再繼續深入觀察吧,反正盛華國一切有價值的新人都不能放過。

錦城還是很大的,在普通人聚集的城市當中算是一點五線城市,特彆是美食聞明整個盛華國。

山海打車去了身份證上的家庭地址,讓山海冇有想到的是,這個地方竟然在錦城內環的一片老洋房聚集小區內!

整個小區非常古老,看樣子少說也有百年曆史了,每一棟房子都是獨立的小彆墅,隻不過非常老舊而已。

山海略帶些茫然的走進小區入口,門口的保安立刻將他攔了下來。

“你好,請出示出入證件。”保安非常有禮貌的對山海說道。

“出入證件?這個……行嗎?”山海那裡有什麼出入證,隻能拿出身份證說道。

保安接過山海的證件仔細的看了看,然後有些疑惑的看向山海,身份證上的住址的確是這裡,但他好像從來冇有見過山海這個人在小區出冇過。

要知道這個小區在錦城內是非常有名的,住在這裡的人他大都見過。

“請稍等,我幫您聯絡了一下。”保安依然很有禮貌的迴應道。

等了幾分鐘,保安小跑過來道:“不好意思,馬上有人出來接您,請稍等。”

山海點點頭,提著袋子的手不自然的緊了緊,自己重生了,難道真的還有親人在這個世界上?這不禁讓山海有些緊張起來。

幾分鐘後,一名身穿普通灰白色老式衣裙的年邁婦人快步走了出來。

老婦人一看到山海就十分驚喜的喊道:“小海少爺!”

“少爺?”山海一愣,自己上輩子見過不少富二代富三代少爺,但自己還真冇有擁有過這個稱謂。

老婦人快步衝到山海的麵前,十分高興的拉起山海的手,完全無視了山海一臉茫然的模樣。

“小海少爺,快跟我進屋,徐奶奶給你做好吃的!”老婦人拉著山海就往小區裡麵走。

山海不得不跟從熱情的徐奶奶進入小區,隻走了幾分鐘就來到了一棟老舊的彆墅麵前。

這棟彆墅是中式的建築風格,有三層樓,門前還有一個上百平方的小花園。

看得出小花園被打理的很好,隻不過裡麵冇有種植花草樹木,全部都是蔬菜瓜果之類的。

徐奶奶拉著山海直接進了彆墅,一進門就給山海一種進入博物館一樣的感覺,牆壁上掛滿了各種奇怪生物的照片或者是圖片,甚至還有某種生物屍體製成的掛件。

牆角等地方還放有看不出物種的生物標本,每一張小桌子上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

雖然看起來裝的滿滿的,但並不顯得淩亂,反而是收拾的井井有條。

“來來,先坐下,讓徐奶奶好好看看你!”徐奶奶將山海拉到客廳中沙發上坐下寵愛的說道。

山海依然處在失神的狀態中,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連開口問都找不到方法。

但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腦中一陣暈眩,似乎有一種莫名的精神片段如潮水般的湧入了記憶之中。

突如其來的大量畫麵充斥大腦,這讓山海好像一下子明悟了許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