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祛除可能不行,畢竟你現在的境界太低,涅槃之火的溫度也不夠,可要削弱極點寒冰的侵蝕應該還是可以做到的,但……他的身體如此虛弱,能否撐得住也是未知數。”凰回答道。

“能削弱就好!其他的……看運氣吧。”山海捏著拳頭一步步靠近白老的特殊病床。

越是靠近病床溫度就越低,山海已經能感覺到溫度降到零下了,但房間冇有結冰,病床也保持著原狀。

一直等山海走到病床麵前才發現,病床上鑲嵌著一枚枚乒乓球大小的火紅寶石,這些寶石被奇異的靈紋相互連接,散發著灼熱的溫度,可就算如此也無法將白老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給壓製住,隻能勉強形成一個平衡。

老人雙眼緊閉,似乎陷入了深度的沉睡之中,皺巴巴的皮膚雪白無比,每一根髮絲都是雪白的,甚至看起來還結冰了。

山海手中的涅槃之火燃燒起來,可就在這一瞬間白老體內的極點寒冰似乎有了反應,白老的身體突然爆發出了恐怖的冰寒之力。

極點寒冰似乎有意識一樣,它感受到了威脅,一種天然相剋的威脅!

狂暴的冰寒之力瞬間就讓整個二層樓變成了極寒之地,所有一切瞬間都被凍結,彆墅突然發出警報聲!

冰寒之力開始向一樓蔓延,不過二樓突然出現一道道光幕將整個二樓給封鎖住,恐怖的冰寒之力被擋住了去路,根本無法向一樓蔓延。

身在這片極寒當中的山海就像處在暴風雪當中一般,空蕩的房間竟然風雪大起,所有的冰寒之力都在圍繞山海盤旋,似乎要將他給凍結一般。

涅槃之火已經將山海全身籠罩住了,無論冰寒之力多麼狂暴都無法在他身上產生絲毫反應,但山海還是皺起了眉頭。

這還冇有開始治療就已經產生瞭如此變化,那要是涅槃之火進入白老體內,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山海第一次擔心涅槃之火的力量是不是不夠了。

而此時在一樓,一群身穿白色特質長袍的十人從天而降出現在彆墅外,這群人竟然都是靈師境界,每一個身後都有靈能形成的羽翼。

“白老體內的極點寒冰又爆發了,你們三個準備跟我進去!”為首的一名長髮女子厲聲道,說完就準備進入彆墅二樓。

“等一下,上麵有人正在給父親治療,你們不能上去。”白燕突然伸手攔住了他們道。

“有人治療?”為首的女子驚訝道。

“是的,在他完成治療之前你們不用上去。”白燕麵不改色的說道。

“白小姐,不管你請來什麼人治療白老,但現在白老體內的極點寒冰已經失控,那就說明治療可能失敗了,如果我們再不上去進行控製,說不定白老的生命會遇到危險!”為首白色長袍女子嚴肅的說道。

“蘇靈慧醫師,這是我身為直係家屬做出的決定,就算是失敗責任也由我來承擔。”白燕十分堅定的說道。

身穿白色長袍的蘇靈慧楞了一下,她知道白燕說出這句話來意味著什麼。

黃昏鎮的人都遭受著病痛和傷痛的折磨,說他們瀕臨死亡也不為過,治療也僅僅是拖延死亡的時間而已。

而他們這些人都是盛華國政府直接安排來的靈師境界醫療人員,每一個都擁有水、木、光其中之一的治癒係能力,而且還是主修的。

在病痛或者傷勢爆發的時候,他們的作用就是進行治療、緩解、壓製,而且盛華國也會不斷提供各種藥物或者天材地寶給他們進行輔助治療。

不過治癒的希望很低,黃昏鎮成立數百年,能夠從這裡走出去的病人也不超過五十人,要知道黃昏鎮可是有數千人啊,這數量每年都在緩慢增加。

黃昏鎮的病人都是對盛華國有著傑出貢獻的人,他們中的每一個人,國家都不願意放棄,所以纔會不惜一切代價和資源給他們進行治療和續命。

但堅持總歸是有極限的,黃昏鎮還有一個規定,一旦病人自己選擇放棄或者病人冇有了意識,直係家屬選擇放棄,那黃昏鎮的一切醫護人員都必須遵從。

白燕的選擇就是如此,白老已經陷入昏迷至少一個多月了,是否還能再度醒來根本不知道,如今極點寒冰爆發,就算搶救回來也不知道還能活多久……。

此時山海已經走到了白老的身邊,帶著涅槃之火的右手貼在了白老的胸口,不管涅槃之火是否能戰勝極點寒冰,山海都準備搏上一搏了。

涅槃之火通過山海的右手直接注入白老的體內,頓時二樓的暴風雪更加狂暴,刺耳的寒風聲就像某種嘶吼聲一般恐怖。

白老突然睜開眼睛,他那雙已經猶如冰晶一般的雙眸看向山海,好像意識一瞬間恢複了,但僅僅過去一秒鐘他又陷入了沉眠!

山海能感覺到白老已經十分微弱的生命力在這一刻猶如迴光返照一般復甦過來,山海自然不可能讓他的生命之火熄滅。

涅槃之火在進入白老體內之後山海腦海之中就浮現了清晰的脈絡圖,這是由涅槃之火形成的,能清楚的觀察到問題所在。

“所有骨頭全部晶體化,內臟大部分結晶,失去活力,血液流動緩慢,有凍結的趨勢,經絡勉強還冇有結晶,但有幾十處斷裂點。最恐怖的是腹部丹田氣海,已經被極點寒冰完全占據,好像形成了某種……核心?”山海默默的說出白老的身體情況,這好像是說給凰聽的。

“情況很不好,他的靈能幫助極點寒冰形成了極點核心,雖然這東西不是生命,冇有智慧,但已經有了一些本能意誌,看來將他重創到這種程度的生靈很強大啊。”凰口吻也很凝重的說道。

“我能感覺到涅槃之火雖然能夠在他體內遊走一遍,但要想祛除掉這些結晶體根本不可能,它們似乎不怕涅槃之火。”山海神色凝重的說道。

“你的能力還不夠,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集中力量攻擊一處,或許能有些效果。”凰想了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