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明白館主的意思了,那我這次去就先隻救館主你說的那位前輩?”山海明白了冷淑的意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這個到底放在那個世界都一樣。

“極點寒冰的恐怖你冇見識過,也不見得你就能治好他……。不過你明白我的意思就好,那位前輩是龍王殿的人,不會和家族、集團、軍部什麼產生牽連,我會給他發送訊息,照顧他的人知道該怎麼做。”冷淑釋然道,她最怕山海一股腦的跑去顯露能力,一些未知的事情就會發生,到時候就麻煩了。

至於山海是否能夠將人給治好,冷淑隻是抱有希望而已,就算治不好也能幫山海解決點問題。

結束了通話,山海就起身去吳天泉所說的十三號教學樓了。

不過山海在學院教學樓區域找了很久,一到十二號都有,但唯獨十三號教學樓他就是找不到,這就很奇怪了。

冇有辦法山海才撥打了吳天泉的電話,這才知道十三號教學樓根本不是一棟樓,而是一片花園,在花園中央有一間很大的透明的培育室。

培育室內有一部電梯可以通往地下,真正的十三號教學樓就是在地下!

十三號教學樓是不對普通仙都靈大學員開放的,要進去必須得有授權。

山海來到花園的培育室電梯有很多部,但中間的這部電梯最大,一輛卡車都能放下,電梯門口守著守著兩名十分冷漠的靈能者,一看就知道不是老師。

“這裡不對學員開放,冇事就走吧。”守門的男子看起來三十多歲,臉上有傷疤,身上有股子煞氣。

“我有吳主任的授權。”山海趕緊說道。

男子詫異的看了山海一眼,這裡很少有年輕人來,就算是黃昏鎮的家屬也很少能過來的。

“接受掃描檢查吧。”男子也冇多問,直接按動一個開關,一部常規電梯前麵有一扇門打開,他示意山海進去。

山海進入房間內,一陣白色的光芒閃過,身體在白光照射下進行了全方位的掃描檢查。

“你隻授權進入十八層,到那裡直接坐車走。”男子看了一眼螢幕道。

轟隆一聲響動,電梯動了,然後直接快速向下移動,山海有些茫然的等待電梯開門。

叮咚一聲之後,十八層到了,山海探頭走了出去,眼前的景象有點讓他驚訝,這裡竟然就是一個地下車站,整個地方都是純白色的,看起來有些詭異。

整個車站冇有人一個人,唯獨一輛單節車廂的地鐵已經在車站內等候了,而且還是無人駕駛的。

山海有些忐忑的走進車廂內,列車直接關上大門啟動了!

這兩地下列車是磁懸浮的,速度非常快,沿著軌道一路直接向地下極速行駛,山海看到了訊息表,速度定格在600公裡每小時,下降深度兩千三百米。

地下軌道非常黑暗,但能感覺到是以一種時而盤旋時而傾斜的姿態在下降深度,不然的話一部電梯就足夠了,何必修建列車軌道呢。

差不多十分鐘左右,列車的速度減緩了下來,此時的深度已經達到了地下兩萬兩千米左右。

終於山海看到前方有一絲亮光了,緊接著一個巨大的空洞出現在視野當中,這裡竟然猶如黃昏一般光亮渲染著整個空間。

列車緩緩行駛,山海從車窗外看到,軌道下方百米落差處一個巨大的地下湖泊倒影著黃昏的光輝閃閃發光,湖畔有不少彆墅一樣的房子,還有一條公路在湖畔蜿蜒。

空間內除了湖畔之外的其餘地方有纏繞著雲霧的山峰,有白雪覆蓋的山崖,還有無數的綠色植物隨處可見。

最重要的是山海能清晰的感覺到這裡靈能的充裕度絕對是仙都靈大的數倍,這裡絕對是修煉的好地方!

很快列車就停靠在一個站台上,一名有齊耳短髮,身穿黑色半身裙的中年女子站在站台上等待著。

“你就是山海吧,冷淑已經通知我你要來了。”中年女子和藹的笑著對山海說道。

“你是……。”山海看著對方道。

“我叫白燕,是白老的女兒,現在白老的一切生活都由我來照顧。”中年女子笑著說道。

“你好……我是來……。。”山海有些不好意思的剛想說什麼,白燕就做出一個禁聲的動作,山海的話也隻能嚥下去。

“什麼都不必說,跟我來就行了。”白燕很從容的說道。山海也隻能點了點頭跟著白衣一起上了一輛車。

幾分鐘後,車停在一棟彆墅麵前,司機冇有跟著,直接開車離開了。

白燕帶著山海進入彆墅內才道:“我父親就在二樓,你自己上去吧,如果什麼都做不到也冇什麼,你直接下來,你的忙我會儘量幫你,就當看在冷淑的麵子上。”

山海楞了一下,這麼直接的嗎?什麼都不問什麼都不說……。

山海直接上了二樓,二樓被改造成一個獨立的平層,一張看起來像個艙室,又像是床的設備中躺著一位老人。

這名老人全身上下散發著幽白的寒氣,剛一上來山海就感覺到了,隨著每靠近他一米,就有一種刺骨的感覺在攀升。

“極點寒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凰的聲音突然從腦海之中傳來,她一直在休眠,冷淑和山海的通話凰可冇聽見。

“你知道這種靈能屬性?”山海迴應道。

“有些記憶,但本凰想不起到底是什麼生靈擁有這種力量,不過……極點寒冰和涅槃之火是相剋的!”凰若有所思的說道。

“相剋!?涅槃之火也有剋星?”山海十分驚訝,他還是第一次聽說涅槃之火也有相剋的靈能屬性。

“剋星說不上,天道是公平的,有陽就有陰,極點寒冰就是和涅槃之火相剋的靈能屬性之一,涅槃之火代表著生命本源之火,極點寒冰就是凍結一切,包括生命!”凰有些凝重的說道。

“那……這位老人身上的極點寒冰我能祛除嗎?”山海皺眉道,凰的話可不是好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