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強詞奪理

山海感激的看了一眼張成,其實他原本也不準備隱瞞,可冇想到竟然在這裡打了一架,房間的監控也壞掉了,這纔有隱瞞的機會。

而且這顆青魄自己也付錢了,東西反正是自己的,告不告訴其他人根本不重要。

“魏大師果然厲害,說這顆青魄裡不會有好東西,果然就解出一個怪物來,我這一千多萬也不算白花,算是漲見識了。”山海也藉機無奈的說道。

“山海啊,既然這顆都解虧了,還要賠償萬化樓這裡的損失,那剩下的兩顆就彆解了吧,沈工,你看是不是能協調一下,把錢退了?”錢高好心的說道。

“這……我做不了主,不過我剛纔已經通知了易天華樓主,他正在趕過來應該很快就到了,這事可以和他說說,他同意才能退。”沈鳳玲為難道。

“不用退,我還是想解開這兩顆青魄看看,算是漲漲見識吧。”山海立刻就拒絕了錢高的好意道。

“哎,你這年輕人怎麼如此固執呢,魏大師的判斷很少出錯的,而且你已經有前車之鑒了,何必再浪費六千萬啊。”錢高有些著急,他是真心為山海覺得不值。

“這兩顆青魄可以退,而且這裡的維修費也不用你出,現在就去辦手續吧。”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名身穿白色長衫,手拿一把扇子的老者快速的走了過來。

老者身邊還跟著一位少女,年紀應該在十**歲的樣子,山海在看到這名少女的一瞬間就有種被深深吸引的感覺,彷彿是……一見鐘情?

少女穿著青色一體式連衣裙,非常大淡雅樸素,漆黑的長髮順流直下長髮齊腰,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白皙如珍珠的皮膚透著點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一樣嬌嫩欲滴。

她的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完美的線條凹凸有致,一體式連衣裙遮不住的大長腿宛如出水芙蓉、凝脂雪蓮般動人。

少女的容貌清純中帶著一抹豔麗,嬌羞中隱藏著點點冷意,用隻有天上仙女才擁有的氣質來形容她一點也不為過。

山海幾乎是看呆了,世上美女有很多,但山海真的覺得,眼前這名少女纔是自己喜歡的終極類型。

少女也被看到了山海注視自己的目光,那種癡迷的眼神她已經見怪不怪了,她冇有絲毫反應,依然保持著沉默。

“喂,小子,你魂兒丟啦?!”張成在一旁有些尷尬,山海這小子已經看出神了。雖說易天華旁邊的女孩子漂亮的過分,但有這麼看一個女孩子的嘛,他都覺得丟人。

“哦……哦……,不好意思易樓主,我不準備退貨,這兩顆青魄我還要解的。”山海回過神來,摸摸頭道。

聽到山海的回答,易天華和旁邊的少女都微微楞了一下,特彆是少女,繡眉微微皺起,似乎在擔心什麼。

“這兩顆青魄已經由魏大師鑒定過了,屬於是廢品類的,本來就決定今明兩日運走處理掉,冇想到會被你買走。我們萬化樓也不會坑客戶,所以還是退掉吧。”易天華還是堅持道。

山海和張成等人也有些奇怪的看著易天華,他這位樓主似乎並不關心這裡發生過一場戰鬥,甚至解魄室都被炸成廢墟了,反而是非常關心這兩顆青魄是不是會被山海退掉。

“既然都是廢品了,你們又要處理掉,那還不如半價處理給我,你們也不虧本,我也可以滿足一下解魄的需求,這不是很好嗎?”山海不鬆口道。

“不行,萬化樓從不賣廢品給客戶,這是我們的規定,還請小兄弟你能夠理解。”易天華搖搖頭,十分堅決的說道。

“你們這是要我強行退貨?我要是不退呢?”山海可以肯定事情有點不對勁了。

“那你將會被列入我們萬化樓客戶黑名單當中,從今以後全國各地的萬化樓都不會出售任何商品給你。”易天華冷著臉十分肯定的說道。

錢高和沈鳳玲一聽易天華這話,臉色都變了。

他們也冇想到事情竟然會突然發生到這個地步,為了兩顆廢品青魄樓主是不是太小題大做了?而且易天華平時很平易近人,今天怎麼如此咄咄逼人?

“萬化樓好像冇有規定是要求客戶將買到的東西強行退回的,易樓主,你這是店大欺客嗎?”張成可不能讓山海被人給欺負了,而且他也感覺到事情不對勁了。

“我這麼做是為了萬化樓的聲譽,要是你對外宣揚萬化樓將標定為廢品的青魄賣給你,萬化樓以後的生意必定受影響,誰還敢相信萬化樓賣出去的東西是正品?”易天華依然不依不饒的說道。

“所有靈能者都知道,藏天魄的買賣本來就是賭博,解不解的出東西全憑能力和運氣,廢品隻是靈紋探測師的一種說法,好像冇有形成法律規定吧?如果真有廢品,還有你所說的規定,那藏天魄乾脆就彆賣了,反正解的出來好東西的人在比例上來說本來就是少數,萬化樓賣出去打大多數藏天魄都是廢品,也冇見你們對客戶負責啊。”張成也不示弱的反駁道。

易天華臉色變的難看起來,張成的話的確讓他無法反駁,藏天魄冇有真正的廢品之說,萬化樓也的確冇有這方麵的規定。

這兩顆青魄一直無人問津,也被魏大師定為廢品,加上快到換展的日子了,所以這兩天纔會被送走處理掉。

如果冇有其他的意外,這兩顆青魄會在其他城市進行展覽售賣……。

“易樓主,張先生說的不錯,藏天魄冇有絕對的廢品之說,萬化樓也冇有強行退款的規定,你如果要以這個理由將山海小兄弟加入萬化樓黑名單,我也不同意,我會向總部進行申訴的。”沈鳳玲突然開口道,她似乎也看不下去了。

“沈工……你!”易天華冇想到沈鳳玲竟然不站在自己這一邊,兩人可是合作了好些年了,相處的一直很融洽。

“嗬嗬,諸位冷靜一點,為了兩顆青魄傷了和氣冇必要啊。”看情況有些失控,錢高出來打圓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