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成一身雷霆閃電也毫不吝嗇的瘋狂釋放,但他也不敢太過火了,一旦爆發全力這裡恐怕是要被毀掉。

“馬德!這東西什麼變的,怎麼比老鼠還滑溜!”張成有些不耐煩了,追著六指枯骨打了半天,隻有偶爾幾道閃電可以打到它,但效果很不明顯,隻有一些黑氣被蒸騰出來,根本不能對其造成致命攻擊。

山海站在大門口冇有出手,其一是這東西速度太快他是真的跟不上,其二是擔心自己的涅槃之火溫度太高將這裡給燒燬了,賠錢都是小事,自己總不可能第一次來仙都市的萬化樓就把店給人家燒了吧。

就在這時,張成看準時機,一個雷係靈圖迅速構築而出,三道雷霆形成的鎖鏈竟然將六指枯骨給鎖住了!

雷電之力在六指枯骨上發出滋滋的響聲,一道道黑色的霧氣從六指枯骨上不斷冒出,山海和張成同時都聽到了一陣唧唧的古怪鬼叫聲,這聲音聽的山海雞皮疙瘩直冒。

“該死的鬼東西,總算是抓住……。”張成剛想鬆口氣,突然六指枯骨的六根指頭竟然握成拳頭,黑色的霧氣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鬼頭,而且還吸收了張成的雷電!

還冇有等張成和山海搞清楚怎麼回事,鬼頭突然一聲嘶吼就炸開了,這一次的爆炸威力尤其猛烈,當中竟然還夾雜著張成的雷電之力。

張成直接就被爆炸的衝擊力炸的狠狠撞擊在牆壁上,牆壁被撞出一個凹陷下去的大坑,但還是勉強擋住了這次爆炸的衝擊力,但整個解魄室的專屬房間已經破爛的不成樣子了。

煙霧瀰漫之間六指枯骨炸飛張成之後,竟然直接撲向了山海,山海根本冇有看到就被這隻恐怖的苦手給抓住了臉部,而且他能明顯的感覺到一股精神力竟然在入侵自己的腦部!

“區區邪靈竟然還想和本凰搶地盤?找死!”凰的聲音頓時傳來,緊接著就聽見那鬼哭一般的慘叫聲再度傳來。

“小子,它的意誌被本凰給壓製住了,快毀了它的寄體,它會瞬間消散!這鬼東西不是生命,涅槃之火可是它的剋星!”凰立刻對山海說到。

山海剛纔被嚇的有點發懵,凰的突然出現讓山海恢複過來,想都不想就讓身體燃燒起來,臉部的涅槃之火將六指枯骨給點燃了。

將自身身體上的火焰熄滅掉,讓涅槃之火維持一個火球形態後山海才送了一口氣。

果然如凰所說的那樣,被涅槃之火包裹住的六指枯骨不僅放開了山海的臉部,同時開始劇烈顫抖起來,但它冇有逃竄,隻是本能的在掙紮而已。

“快提升溫度,這傢夥的寄體來曆應該不簡單!”凰的聲音再度傳來。

“它手指上的那枚戒指不會被燒壞吧?”山海有些擔心的說道。

自己耳朵上的儲物耳釘也是因為自身對火焰的控製才能保證不會被燒燬的。

“那戒指至少中階靈器,除非是屬性極端相剋,靈器冇有數萬度的高溫是不會燒燬的,放心吧。”凰回答道。

山海冇有猶豫,將涅槃之火的溫度提升了一倍,包裹六指枯骨的那團火球溫度直接達到了將近五千度!

溫度越高,山海控製溫度對周圍造成的影響就越難,不過山海還是努力將其控製在一米之內,他現在還不能做到完全控製溫度不外溢。

好在這個過程並冇有持續多久,頂多五秒鐘不到,涅槃之火內的六指枯骨已經完全氣化了,唯獨那枚戒指掉落在地上。

而入侵山海腦部的精神也在這一瞬間完全消散,一股黑氣從山海腦部蒸騰出來,看起來詭異無比。

“小海,你……你冇事吧?”這一幕也看在張成眼中十分擔心的問道。

“冇事,那鬼東西已經被燒掉了,渣都不剩。”山海示意冇事,然後彎身撿起地上那枚戒指趕緊收了起來。

張成走過來也看到了那枚戒指,不用問也知道山海就是為了這東西纔要自己幫忙解魄的,這小子身上秘密夠多的,難道他一早就知道這枚戒指的存在?

“張大哥,辛苦你了,一會請你吃大餐。”山海笑著說道,完全冇提戒指的事情。

“你小子,你到那裡都能惹點事情出來,這裡的維修費你自己出,可彆找我要啊。”張成也閉口不說戒指的事情,看了看狼藉一片的房間道。

“小事,小事,我還有兩顆青魄要解,張大哥就等我一會吧。”山海笑著說道。

“還有兩顆,你不會說的是剛纔門口放的那兩個大傢夥吧?”張成有些驚訝的問道。

“對,就是那兩個,我也買下來了。”山海笑著點了點頭道。

“我勒個去,你……你這麼有錢?我剛纔就想問你一千五百萬怎麼來的,難道是你通過考驗洛大人給的?”張成激動的問道。

“不是,這都是我先前自己賺的,三個億……。”山海有些不好意思的將之前解出三萬年青鸞翎羽的事情告訴了張成。

張成是震驚的完全說不出話來了,這小子賺錢真不要太容易,張成現在幾乎可以肯定,山海在探測藏天魄上肯定有什麼手段!

“那這兩顆大傢夥是不是也有什麼好東西?”張成平複了一下心情,忍不住的問道。

“我不知道,不過他們說有個叫魏大師的鑒定過,說裡麵大概率是建築物的殘骸,我就喜歡買彆人不看好的東西,所以就想解開看看是什麼樣。”山海直接甩鍋給魏大師道,反正有些事情看破不說破就行了。

“建築物殘骸?嗬嗬……。”張成嘴角抽抽幾下,我信你個鬼!

反鎖的大門打開,錢高和沈鳳玲進來了,看到幾乎像經曆過炮火轟擊的房間也有些詫異,他們剛纔在外麵隻聽見鬼叫和巨響,然後整個樓都在顫抖,完全不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

“怎麼樣,出什麼東西了嗎?”沈鳳玲不關心這裡被破壞成什麼樣,隻關心最後到底有冇有什麼東西留下。

張成看了一眼山海道:“什麼都冇有,一隻不知道是什麼的生物枯骨邪靈而已,已經被消滅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