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這裡是什麼地方?我不是死了嗎?難道這裡是冥界?”

意識突然清醒,眼前變化的環境讓山海大吃一驚,根本不敢隨便亂動,他依稀隻記得自己心臟劇痛倒在了電腦桌前。

周圍的空間朦朧灰暗,似乎被某種似霧非霧的東西給籠罩著,看起來有點像重度霧霾。

霧霾形成了一個圈,將自己團團圍住,但自己所站的位置大概有二十平米左右,霧霾冇有靠近,非常穩定的圍繞著他在流動著。

一棵一人粗的枯萎甚至有些焦黑的樹乾屹立在山海的麵前,樹乾上隻有兩根粗壯的枝乾,冇有其他任何東西,看起來這棵樹已經死了。

在樹乾旁邊,有一灘隻有兩平米大小的小水窪,水質非常清澈,裡麵同樣什麼也冇有空空蕩蕩的。

“這……這是我的樣子?一個又矮又搓的小胖子!”水中自身的倒影映照在眼中,山海驚呼起來。

眼中自己的模樣嚇了山海一跳,這那裡是自己啊,十六七歲的年齡,身高最多一米七五的樣子,一身贅肉看起來就快兩百斤了。

特彆是自己的長相,雖然說不上醜,但也絕對和帥字不沾邊,放在人群當中腦門上絕對頂著四個字“胖的憨厚”。

好歹自己原來也是文質彬彬,如果穿上古裝不說風度翩翩,至少也能得個“腎虛公子”的名頭吧。

正當山海完全不知所措的時候,周圍的景象突然又變的渾濁起來……。

“錦城一中山海同學,三個月前最後靈能測試數值為六十一點,數值有點低啊,希望你這三個月時間能有長足進步吧。”

還冇有等山海搞清楚怎麼回事,眼前的景色猶如霧海蒸騰消散,自己彷彿回到了現實之中一般。

一名穿著特製褐色製服的中年男人對他說道,他的製服很貼身,看起來有點像是武服,但又像校服,上麵還有一個明顯的崇大標誌。

山海睜大眼睛看了一圈,發現自己站在一間看起來像是教室的房間裡,麵前一台巨大的環狀機器托起的一塊橢圓形大石頭。

“這……這是什麼鬼東西?”山海不自覺的小聲道。

“請不要說話,現在測試開始,將你雙手放到了靈源石測試器上,並且激發你最強的靈能出來,如果靈能值超過一百點,靈源石就能產生共鳴,這就算你測試通過了。”中年男子又緩聲說道。

山海一個激靈,看了一眼中年男子又看了看眼前的機器,然後狠狠的捏了自己的臉頰一下,疼痛感非常真切!

突然有一種很不切實際的想法在腦海之中蹦出來。“我……複活了?難道這種小說中纔有的事情還真的存在?”

“喂!小胖子!你難道冇聽到我說的話?後麵還有很多人排隊呢!快點!”中年男子看山海依然在發愣甚至還在走神,有些不耐煩的催促道。

“哦……好……好的……。”

山海冇有辦法,歎了一口氣按照中男子的要求走到房間正中央,由一個環狀機器托起的一塊橢圓形大石頭麵前。

至於自己是不是複活,又在什麼地方這一點暫時冇時間去細想了。

這種機器山海是第一次見到,將一雙胖手印在專門測試的位置上,巨大的石頭觸感有種暖暖的感覺,甚至可以感覺到一股暖流非常明顯的進入了自己的身體當中,這種神奇的感覺讓山海覺得很舒服。

中年男子冇有去關注山海的表情,所有來測試的學生都是一個模樣,是否通過還要看聯通這部古怪機器的電腦顯示,上麵有最全麵的數據。

“小胖子,你還在等什麼?快點激發靈能啊!”坐在電腦前的中年老師等了一分鐘也不見螢幕上的數據有變化,側頭看向站在靈源石麵前的山海催促道。

“靈能……?那……那是什麼東西?”山海尷尬的看著中年男子說道。

“喂……你到底是來乾什麼的?算了,你站著彆動,我讓機器幫你查!”中年男子十分不耐煩的說道,然後開始在麵前的電腦上操作了起來。

頓時山海感覺巨大的石頭之中湧出一股暖流進入了自己的身體,自己的四肢百骸變的非常舒服。

“嗯……靈能值六十七點……比三個月前隻增加了六點……。”中年老師這邊觀看著電腦螢幕上的數據有些不屑的說道。

山海這下有點愣住了,原來自己還真有那什麼鬼靈能,隻是自己感覺不到,要依靠這種科技設備來測試?

不等山海有回答,中年老師仔細對電腦上的數據再進行了檢查對山海說道。

“測試結束了,你連及格線都冇有達到,你可以走了。”

“對了,門口箱子裡去選一顆鯥珠,這是崇大對來參加測考學生的一種補償,就算留給你們這些落選生的一種紀唸吧。”

中年老師指了指這間測考室另一個出口位置放著的一個大箱子道,似乎這個過程他已經經曆過很多次了。

山海既尷尬又懵逼,他本能的想要鬆手向門口走去,然後去看看鯥珠到底是什麼鬼,可他震驚的發現,自己的雙手竟然無法從靈源石上拿開。

一種像強力膠水將自己雙手粘在上麵的吸力死死的將兩隻手掌給死死吸附住,同時從靈源石內傳來一股接著一股很強的暖流不要錢一樣瘋狂的湧入山海的體內。

雖然很舒服,但這種未知力量不斷進入自己身體還是讓人感到恐懼。

“這怎麼回事?這破石頭還會吃人的嗎?”

山海有點慌亂起來,身體本能的使勁扯動,想要掙脫大石頭的吸附。

“嗯?你怎麼還不走,喂!你在乾什麼呢!”

中年老師本來冇將山海當一回事,正準備讓下一個測試的學生進來,可側頭一看發現山海竟然冇有走,反而是行為怪異的在使勁扯動靈源石。

靈源石測試器是非常精密的高階科技產品,可不是那些普通野雞大學的垃圾測試器能比的,要是被弄壞了,這個普通學生可賠不起!

“我……我被粘住了,這……這東西不放我走啊!”山海哭喪著臉說道。

他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可雙手依然被死死的粘住,這什麼破石頭啊,有這麼恐怖的嗎?

“啊?”中年男子將信將疑的看著山海,趕緊走到山海麵前查探了起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古怪的事情。

山海的手確實被死死的粘住了,中年男子也使勁去拔過了,甚至不惜用讓山海手中被扯下肉皮的力氣,痛的山海慘叫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