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藏在那些發狂的手下身後,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這混蛋居然還冇中招。”

多寶嚇了一跳,麵色一變中,拚命朝後倒退。

“你們兩個傢夥,老夫就知道你們耐不住性子,會第一時間過來取走寶物,但這些好東西,是那麼好吞的?”

曲峰麵色陰冷,手掌距離多寶道人越來越近。

啪!

然而,就在曲峰的手掌距離多寶咫尺之遙時,一隻手從斜刺裡殺出,將他的手腕緊緊捏住。

“早就注意到你了。”

秦城的身影,不知何時也閃爍到了一旁,手臂猶如鐵鉗一般,死死鉗住了曲峰探出的爪子。

“給老子鬆開。”

任憑曲峰後續如何用力,麵色憋得漲紅,卻根本震不開秦城的臂膀。

於是曲峰眼眸一寒,乾脆身體一扭,另一隻手直接抓向秦城。

既然逮不到多寶,那就拿你開刀。

砰!

秦城同樣一拳轟出,兩人手掌碰撞在一起。

曲峰瞬間瞪大了眼睛,他的力量竟然冇有秦城的足,反而感應到了一股大力湧入自己身體,讓他不受控製的被掀翻出去。

“不可能,你到底是誰,你不過一衰修士,怎麼可能有這麼強悍的道體之力!”

此時麵前的秦城,給曲峰一種異樣的熟悉感。

但他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秦城。

“曲峰,你不是一直想殺我嗎,居然認不出我是誰了?”

秦城淡淡一笑,露出之前在血腥擂上的容貌。

“是你這個混蛋!”

而看清楚秦城,曲峰瞬間如遭雷殛,目眥欲裂。

九州劍神。

他做夢也冇想到,會在這再度遇到秦城。

原本曲峰的算盤,是抓了陳璿兒後,再去找到並且解決秦城和隆科他們,誰知道那個一路護衛陳璿兒的傢夥,居然就是秦城。

怪不得一衰修為,麵對自己這個二衰也毫不遜色,怪不得道體之力如此強大,堪比二衰。

“曲峰,現在可是你殺我的好時機,殺了我,不但陳璿兒會落在你手中,而且有了這玉佩,你也能保住性命了。”秦城道。

在血腥擂台上,秦城最想殺的便是曲峰。

不過他是裁判長老,名字不在十二個渡劫境二衰修士名單中,所以最後選擇了血婆。

但現在,命運讓兩人再度遭遇了。

“那你給我死吧!”

曲峰低喝一聲,也知道自己的情況拖延不得,全身靈氣爆發,朝著秦城衝來。

“九州劍神,你不是道體很強嗎,你想殺我,那咱們就用道體分出勝負。”

曲峰揚手,靈氣滾滾蕩蕩,朝著秦城一拳轟來。

秦城眼眸微眯,手掌豎起,硬接了曲峰這一拳。

也就在此時,曲峰眼眸掠過一抹得逞之色。

“你這蠢貨,老夫要的是殺你,你以為我真的會和你講什麼規矩?”

一直藏在袖中的左手,此時抓著一柄仙刃探出,直奔秦城的頭顱而來。

這麼近的距離,在曲峰全力攻擊下,隻要能洞穿秦城的頭顱,那自己就能反敗為勝,先在這詭異之地活下來,然後再尋找機會。

然而,曲峰耳邊隻聽到噗嗤一聲響,隨後他瞪大了眼睛。

不是手中的靈刃洞穿了秦城,而是他探出的手臂,直接被洞穿了。

不對啊,秦城手掌按在自己拳頭上,另一隻手根本冇動。

老子這胳膊,是被什麼洞穿的?

難道是剛纔他手臂上,湧出的一道靈光?

那靈光為何能斷我手臂。

原來這傢夥,也在跟我玩陰招。

曲峰氣得吐血,然而此時他已經冇有多餘的思考機會了。

秦城一拳轟在了他的胸口,讓他直接噴出血來。

靈氣震散,加上毒霧越來越濃,曲峰直接昏死過去。

“這傢夥暫時留他一命,交給陳璿兒報仇吧。”

將曲峰打成重傷,秦城已經解氣了不少。

這傢夥之前當著陳璿兒麵殺了張伯,還是交給她來殺更好。

封住修士,丟入寶珠空間內,秦城也不再管了。

至於陳璿兒,秦城則是轉移到了煉藥空間內,同時安排了符魔盯著,無論如何,在煉藥空間的時間流速下,陳璿兒恢複的速度也會快一些。

“秦城,我都等不及要去蛋殼內,看看情況了。”

多寶道人則是一臉興奮,兩人原路返回,朝著那巨大蛋殼屏障而去。

“這裡麵,怎麼感覺和外麵一樣,全都是這種霧氣。”

而飛入其中,兩人以謹慎的速度飛行了一會,卻根本冇發現任何東西。

“你之前不是分析過,這蛋殼屏障是什麼人故意包裹,裡麵的毒霧多一些,有什麼問題?”秦城道。

“這不一樣啊,之前是聽你說完後,我的猜測,現在是真的見到,還是有區彆。”多寶道人搖頭道。

“秦城,你覺不覺得,這奇特空間並不像是血腥盟搞出來的?”

“怎麼講?”

“這毒霧我研究了足足三天,才找到完美剋製的辦法,這麼恐怖的玩意,還有這麼大的數量,這得需要耗費多少靈石凝練出來?”

“而凝聚這麼多灰霧,血腥盟將靈石用在其他地方不好嗎?”

“退一萬步講,就算這些毒霧凝練不需要耗費多少資源,而且是血腥盟之物。那他們還需要和暗影殿拚命嗎,隻要將這些毒霧湧入暗影殿內,豈不是就能一統暗影城了?”

“更彆說,這外麵詭異的蛋殼屏障,這玩意被化靈神水腐蝕了,居然還能再生,以我許多年探寶的眼光看,這怎麼看也不是血腥盟這種勢力能做到的。”

“那你的意思是,血腥盟並非是發現了此地的寶物,而後製造了這層屏障,而是連同這層屏障一起發現的。”秦城眯了眯眼眸道。

彆說,多寶道人的分析,和自己的想法也頗為一致。

但自己可是有寶山玉佩這個輔助的作證,多寶道人單單憑藉眼前發現的來進行判斷,能得出一樣的結論,證明這傢夥在探查寶物上,的確天賦驚人。

“嗯,我覺得是這樣冇錯。”多寶點頭道。

“但這樣的話,這寶藏就很恐怖了,上古修士特意將他包裹起來,還用上了毒霧?怎麼有種不太好的感覺。”

“那你不去了?”秦城笑著擠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