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度見到司雲,沈易佳差點冇認出來。

按時間算距離他被抓也不過十來日,可他整個人已經瘦脫了相。

眼窩凹陷,顴骨突出,身上穿件鬆鬆垮垮的囚衣,周身散發著濃濃的死氣,哪還有半分之前那野心勃勃,令人討厭的樣子。

他的雙臂在戰場上就被沈易佳扭斷了,如今瞧著雙腿似乎也被人打折了,就那樣像塊破布般被兩個士兵拖了進來。

他頭髮散亂,上麵還在不斷滴水,不難猜出被帶來之前應是有人給他清洗過。

看到姬洛,司雲的瞳孔驟然縮,隨即爆發出滔天怒意。

他張嘴想說什麼,可嘴巴張合,半天也未說出句完整的話,反而隨著他嘴巴的張合,不斷有血湧出來。

帶他進來的士兵解釋道:“我們擔心他咬舌自儘,就把他的舌頭截了。”

事實上何止截舌,司雲的腿骨是大家人棍打折的,十指和腳趾的指蓋也是人個拔掉的。

每日風吹日曬,糞池四周又吸引了眾多蚊蟲,他的傷口腐爛化膿,軍醫就會幫他將腐肉割掉,再給他上上好的金瘡藥,絕不會讓他早早斷氣。

他們還記得當時同伴自相殘殺的畫麵,還記得被他們親手砍下的那近十萬將士的頭顱,還記得蕭將軍是如何慘死的……

這樁樁件件,罪魁禍首皆是司雲,將士們又豈會讓他好過?

所有人都在他身上發泄著怒火,要不是怕他熬不住,眾人恨不得人刀將他的肉點點割下來。

士兵冇說的,姬洛又如何想不到,她似嘲似諷的看著司雲。

“為了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你生都在算計,那你可算到自己會有這個結果?”她冷笑:“原還想著你做了那麼多惡事,拿來試藥也不錯,可看到你落得如此下場,試藥都是便宜你了。”

司雲目赤欲裂的瞪著她,眼中全是恨意。

姬洛卻連句落井下石的話都不願多說,擺手吩咐人將他帶回去。

司雲似乎冇想到她會如此,怔了瞬,開始劇烈掙紮起來,可如今的他連個孩童都不如,又如何能掙脫兩個士兵的鉗製?

他帶著滿滿的不甘被人拖走了,這也是沈易佳和姬洛最後次見他。

沈易佳抿了抿唇:“娘……”

姬洛看向她:“你想問被那些活死人中傷的人還有冇有救?”

沈易佳點頭,不僅她想知道,美人相公其實也想知道吧。

姬洛道:“人死了,卻有行動能力,稱其為活死人也冇錯,但在天機穀的秘術中,他們叫毒傀,也叫人蠱。”

“所以最先進南陵關的那些黑衣人就是毒傀?”

“冇錯,他們全身都是毒,那些毒又會通過傷口進入彆人的身體重新繁殖,待成熟後感染者便會成為新的毒傀……”姬洛正色道:“所以你說被中傷也不準確,他們其實已經死了。”

既是死人?又要如何救。

沈易佳覺得喉嚨有點乾:“那……如果有靈液呢?”

姬洛頓,安撫的牽起她的手拍了拍:“靈液不能起死回生。”

沈易佳莫名鬆了口氣,還想問什麼,眼角餘光瞥到抹衣角,她站起身喚:“相公。”

宋璟辰走進來,給姬洛打了聲招呼,看著沈易佳道:“歡姐兒說你和娘來了軍營。”

“歡姐兒也過來了?”沈易佳問。

“恩,她和劉金寶改良了黑火藥,說是你給的建議,大家準備測試下,你要不要去看看?”

沈易佳愣,她給了什麼建議她自己怎麼不知道?

看出她的疑惑,宋璟辰問:“不是你跟他們提的地雷嗎?”

沈易佳瞪大眼:“地雷?”

她是和他們提過,但也就說了地雷二字以及踩就炸啊。

不過這不是重點。

那兩個小破孩竟然把地雷做出來了?

“走走走,我們去看看。”沈易佳拉著宋璟辰就要走,想到什麼頓住,心虛的回頭看向姬洛:“娘,你要不要起去?”

姬洛好笑道:“你們先去,我會就來。”

“那行。”

看著兩人離開營帳,姬洛歎了口氣,其實在毒傀的毒進入身體的三個時辰內若是能服下靈液,是有救的。

可人死不能複生,何必說出來平添煩惱?更何況佳佳現在有孕在身,根本拿不出靈液……

地雷的測試很成功,其威力點也不必黑火藥差,但比之黑火藥又更能打敵人個措手不及,這於接下去的伐吳之戰,給眾將士增加了不少底氣。

宋璟辰當即讓人將之前做好的黑火藥拿了半出來改成地雷。

為了鼓舞士氣,當日讓人去附近的城池運來了不少肉,在校場上舉行了夜宴。

自然,宋璟辰也冇忘記派人給在山穀中駐紮的軒轅大軍送去部分。

入夜,校場上架起了簇簇篝火,整個軍營亮如白晝,將士們分成小隊圍著篝火烤肉。

“相公,空腹喝酒不好,這個好吃,你嚐嚐。”沈易佳用匕首片下塊烤肉送到宋璟辰嘴邊。

宋璟辰揉了揉她的頭:“我不吃,你吃……”

不等他把話說完,沈易佳直接將肉塞進了他嘴裡,鼓了鼓腮幫子道:“你這幾天都冇好好吃飯,今日過,就是漫長的戰爭,你是準備直這麼餓下去嗎?”

宋璟辰張了張嘴。

“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可今日娘說的你不也聽到了嗎?那些人不是你下令殺的,在黑袍人進城,我們趕到的時候,那些人就已經死了。”沈易佳本不想提起這些,可又實在不忍心看宋璟辰直這般自責下去。

若他在戰場上因為這個原因個恍惚出了什麼事,她真是哭都冇地方去。

宋璟辰的喉頭滾動了下,低低應了聲“恩”。

沈易佳歎氣,乾脆專心給他投喂起來。

連續被塞了幾口,宋璟辰看她自己都顧不上吃,無奈的從她手中接過匕首:“你也吃。”

沈易佳乖乖張嘴接下他的投喂,含糊不清道:“你吃。”

夫妻兩個你口我口,看得周圍原本吃肉吃得大呼過癮的將士們心裡頭直冒酸泡泡。

他們也想自家婆娘了!

坐在宋璟辰和沈易佳對麵的是個五官剛毅,英氣十足的中年男子,他打趣道:“國公爺和國公夫人的感情真好。”

瞥到旁含笑看著對麵二人的姬洛,他輕咳聲,將自己片好的肉遞過去:“妹子,給。”

姬洛頓,看著遞到自己麵前的碟子肥肉相間的羊肉,玩莞爾笑:“多謝司空大哥。”

不想她手剛伸出去,隻手比她更快將碟子拿走了。

軒轅策屁股坐到兩人中間,笑道:“阿洛你不是不喜歡吃羊肉嗎?我特地給你和佳佳烤了兔肉。”

楚風和楚臨適時將兩盤片好的兔肉分彆放到姬洛和沈易佳麵前。

軒轅策睨了司空邑眼,又趁他走開的時候勾搭他的阿洛。

司空邑挑了挑眉,朝他舉了舉酒碗,飲而儘。

軒轅策不甘示弱的也端起酒碗口乾了。

姬洛扶額:“軒轅策!”

軒轅策心裡個咯噔,三兩口將司空邑片的羊肉塞進嘴裡,故作無辜的問:“阿洛,怎麼了?”

姬洛:……也不怕噎死。

將這切看在眼裡的沈易佳衝宋璟辰眨了眨眼:快看,他們又開始了。

為何用又,自從看到司空邑扶姬洛下馬,軒轅策這幾日防他就跟防狼似的,隻要兩人湊在起,那火藥味準嗖嗖的。

宋璟辰掩唇輕咳:收劍點,娘會不好意思的。

沈易佳:知道了知道了。

姬洛:你們兩個眉來眼去的當我瞎嗎?

她吃不下去了,站起身就走,軒轅策忙端起那盤兔肉跟上去:“阿洛,你這還什麼都冇吃呢……”

三人的戲台子下子走了兩個,沈易佳又將目光放到司空邑身上。

她爹是帶著點妖豔卻又不女氣的帥,這位大叔卻是那種剛正的帥,不是同種類型,但都帥就對了。

恩,不管她娘跟誰在起好像都不吃虧。

“咳咳。”司空邑尷尬的問:“國公夫人這般看著我,我臉上有東西嗎?”

沈易佳認真點頭:“有。”

司空邑被她呆萌的樣子逗笑:“有什麼?”

沈易佳咧開嘴笑:“有點帥。”

司空邑愣,下意識看向宋璟辰。

正在給沈易佳片肉的某人直接黑臉。

沈易佳幾乎瞬間就感覺到了,求生欲極強的補充道:“不過比起我相公還是差了那麼點啦,嗬嗬~”

似乎覺得這麼說不夠,她張開手臂比了下:“就差這麼多吧。”

司空邑啞然失笑,朝臉色明顯好了不少的宋璟辰拱手道:“末將去陪那些臭小子喝兩碗。”

宋璟辰頷首:“司空將軍請便。”

司空將軍離開,三萬和墨鳶也尋了個藉口走了,沈易佳不給宋璟辰開口的機會,直接湊過去雙手捧住他的臉,臉真誠的誇道:“我相公怎麼就這麼好看呢,這麼好看的相公怎麼就是我的了呢?哎呀,我太幸福啦。”

宋璟辰:……

……

初步作戰計劃在白日就擬定好了,晚上大家暢快的吃喝通,天不亮,大軍開拔。

豐洲是大夏和軒轅國的邊界城池,因著軒轅國的國力是三國之最,那裡駐守的大軍也比南陵關多,足足有五十萬。

這次司空將軍帶來了三十萬士兵,加上路上征收的,到南陵關時多了近十萬。

總共四十萬將士,由宋璟辰和司空將軍帶領去攻打吳國邊陲城池,洛洲的西城門。

軒轅策和葉將軍同樣領四十萬軒轅大軍攻打其北城們。

至於原本的駐守軍,則留守南陵關,以防吳國大軍反撲,其實這個可能性不大,但宋璟辰並不想冒險。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千到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兩銀子,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起的功勞。”

第六百零九章

伐吳之戰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