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人都曉得,金屬碎片可以用來破壞動力係統。但是,就如同古老寓言中,計劃將鈴鐺掛在貓脖子上的老鼠一般,能想到這一點的人,往往都做不到。

聖主遍佈全身的渦輪係統,雖然目標很大,但真正可以用作攻擊的,也就那麼幾個地方。而這些地方的角度往往刁鑽,都是“脖子周圍”或者“腕部”之類的區域,攻擊起來相當不方便。

而聖主的架勢也充分考慮了這一點,會故意遮擋自己這所剩不多的弱點。

但武神向山卻兩度做到了。

第一次,是聖主占儘上風。聖主判斷“無需抵擋”。

而第二次,就是向山以**裸的暴力,徹底打垮聖主的架勢,無儔巨力讓聖主動作扭曲,無法保持原本的姿態,甚至無法及時調整架勢。

然後,他才一舉建功。

在入水之前的最後一個瞬間,武神向山廢了聖主在水下最大的倚仗!

射手座的機體與十二武神原本的義體都不是強調重量的類型。居高臨下的一擊之中,他被直接挑飛。而聖主身後的海水則被餘波直接炸起,如同有人在裡麵埋了炸彈一般。

兩人的這一擊加速了潛艇傾斜,地麵已經形成了明顯的坡度。而被衝擊波震碎、捲上甬道上方的水霧,此時此刻也凝結成水珠,如雨一般落下。

斜上方,向山啟動了背後的失量噴射器,如同華麗的蝴蝶一般振翅。

然後如同魚鷹一般俯衝。

聖主堪堪擺脫了腳下的廢墟,繼續滑入水中。儘管渦輪動力係統的損壞,讓他冇法像之前那樣,在海水中使出爆風一般的攻擊,但是海水對敵方的限製更大一些。敵人的底子到底是一個地麵戰的義體,身上還有許多水下用不到的部件。就算加裝了那個射手座機體製成的外掛,也隻是力大磚飛一般,依靠消耗燃料,縮長槍與盾牌形成的外殼後麵獲得超高速度。

在這狹窄的水下環境裡,他這般沉重的義體,依舊具備很大優勢!

但武神又豈能讓他從容入水?

磁鏈兵器已經重新挺直,先一步刺入水中。

聖主立刻向後倒去。果然不出他所料,磁鏈兵器正在他身後編織陷阱。

陰霾式一型·野獸陷阱。

因為向山為了減輕重量,解除了大部分的磁鏈武器,所以他身上的磁鏈武器隻剩下兩根。再加上他距離過遠,準備的時間過短,所以磁鏈武器來不及構築更加複雜的陣列,就被聖主直接衝散。聖主也被打得失去平衡。但是他的手卻碰到了牆根隱藏的一個按鈕。牆壁兩側各自出現了一組介麵。聖主立刻用雙手的介麵與之對接。

然後,他就被一根磁鏈武器鎖住。強大的力量驟然爆發,將他往上方一拽。

磁鏈武器不堪重負崩毀的同時,聖主整個人竟然飛出了被淹冇的甬道,飛出了翻滾的海水之中。

向山此時此刻竟然啟動了所有的失量噴射器。消耗燃料之中以化學形式封存的恐怖能量,連同自己的雙足一起發力,將聖主硬生生拔了起來。

聖主卻冇有退去的意思。他的雙肘收在肋下,雙拳並舉。

此時此刻,聖主手上多了一對盾牌。

這對盾牌形製上接近鳶盾,但不同的是,它的尖端一方與聖主拳頭的方向一致,尖刺的末端,赫然是錐形裝藥的破甲彈彈頭——也是現在被稱作“白焰火尖槍”的近戰武器的槍頭。

這兩麵盾牌內部還存了一定數量的燃料與助燃劑,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提供可怖的衝擊力。

而聖主在這一瞬間,就用上了全功率。視覺效果上有些稀薄的藍色光焰在聖主身後噴薄而出,推動著聖主向前衝去。

連同武神帶來的衝擊力一道向前衝去。

武神此時此刻的姿勢有些不妙。他的大部分失量噴射器是在背後,所以拽聖主出來的那一瞬間,他是背對敵人的。“關閉一側的噴射器”確實可以完成快速轉向,但是反應與機體處理終歸是需要時間。

而聖主之前一直拖延,武神也冇料到聖主會打算在水麵之外決出勝負。

聖主就這樣藉助武神強拽的力量,連同盾牌的推力,化作一道流星刺出。

但武神終歸是武神。他側著身體,直接一槍遞出,直取聖主中線。

聖主左臂一橫,斜著盾麵擋下這一章。左臂的盾牌因為改變了方向,所以他整個人也改變了方向,向右側傾倒。他左臂盾牌就壓在武神大槍之上,摩擦出煙花般的火星,雙腳踏著右側牆壁、天花板、左側牆壁,螺旋著殺向武神。

他右側的盾牌過載輸出。

但這個時候,另一麵盾牌壓了過來。

向山身上還有好幾麵盾牌。這些盾牌都由輔助機械臂握持,緊緊摺疊在向山的身後或側麵。在這之前,幾乎冇有六龍教武者能逼得向山主動防禦,就連聖主也被向山完全壓製,向山還冇來得及動用。

但是,向山並非不會。

就連“完全不像人類肢體”的磁鏈兵器,向山也可以如運用肢體一般運用,更何況是區區輔助機械臂?

機械臂從側麵滑開了聖主的決死反擊。

聖主盾牌內的燃料快要耗儘。

但此時此刻,聖主的盾牌卻彈出兩團銀黑色霧氣。在磁場的操控之下,兩團銀色霧氣以不符合力學直覺的速度爆散開來。

——這纔是最後的殺招!金屬氣溶膠會阻斷視線,所以不用擔心對手突然使用內功……

——這裡隻需要使用同歸於儘的招數……

——亂……

突然,明亮的光線充斥了聖主的視野。他被意料之外的力量所擊中,整個人倒飛出去,被固定在牆麵之上。

然後……

大概是脖子被刺穿了吧。

機器冇有痛覺。他隻是憑藉損傷自檢報告感覺到的。

而在攝像頭重啟之後,聖主才明白髮生了什麼。

兩隻手……或者說,兩隻帶著肩膀的手,分彆從兩側擊中了他。失量噴射器點燃了金屬氣溶膠,這預料之外的狀況讓ai花了額外的流程去理解。

射手座作為武器外掛,當然是可以分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