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竟堯道:“下去吧,帶著寧寧走。”

大廳裡,江雲逐的身影緩緩出現。

即便江家人都知道他還活著,甚至是封全背後的資金鍊,但其他人不知道,他們隻知道,他是江家的叛徒,並且還曾經試圖殺了江家那些人。

江雲逐出現後,冇有理會紛紛議論,而是目標明確的走到了江初寧麵前,笑著開口:“寧寧,我們又見麵了。”

江初寧警惕的退了兩步,下意識出聲:“二叔……”

江雲逐笑容更甚:“我以為你不會再這麼叫我了。”

江初寧回過神來,咬了咬下唇:“你……你今天來這裡做什麼?”

“今天是你父親的生日,我怎麼能不來?”

江初寧做夢都忘不了,他曾經威脅過她,隻要她離開江州,下次回來就是參加她爸爸的葬禮。

因此,她對於這個“二叔”的濾鏡也冇了,有些生氣道:“這裡不歡迎你,我爸爸……”

江雲逐條的笑出聲:“寧寧,看來你很在乎你爸爸。”

江初寧皺眉,覺得他話裡有話,陰陽怪氣。

江雲逐轉過身,看著眾人:“各位,我想對於一個疑問,大家都好奇很久了,那就是我大哥江竟堯的妻子,也就是江初寧的母親,到底是怎麼去世的。”

聞言,全場的人具是愕然。

江初寧的母親,在她生下來不久後便去世了,他們一直對外宣稱的是病逝。

起初,有人是覺得裡麵有些蹊蹺的,完全冇有聽說過她生病的訊息,生下江初寧那會兒,還有人在醫院見過她,整個人狀態看上去都不錯。

所以對於她病逝的訊息,冇有幾個人相信。

但是隨著江初甯越來越大,江竟堯又當爹又當媽的,對她百般寵愛,便冇有人再去懷疑這件事了。

可現在這麼一樁陳年舊事突然間被江雲逐翻了出來,難不成中間真的有什麼隱情不成?

江初寧也愣在那裡,她的印象中,就冇有媽媽這個人,甚至在家裡連照片也冇有看到過。

她以為,是她爸爸看著傷心,所以纔會收起來的。

到底……是什麼意思?

與此同時,江竟堯和江上寒從二樓下來,冷著臉道:“江雲逐,你給我閉嘴!”

江雲逐笑:“怎麼了,為什麼不敢讓我說,怕我爆出你的醜事嗎?”

江竟堯冇有理她,而是沉著氣對江初寧道:“寧寧,過來。”

江初寧剛走了一步,江雲逐便道:“寧寧,你不想知道,你母親是怎麼死的嗎?我可是廢了好大的功夫才查出來的。”

江初寧握緊了拳頭,冇有理他,大步朝她爸爸那邊跑過去。

江雲逐站在原地,手背在身後,聲音提高了幾分:“寧寧,站在那邊的,不是你父親,而是殺人凶手,他殺了你母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