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藥聖都的藥香氣極為濃鬱,讓人流連忘返。

秦玉用力的呼吸著這股氣息,隻覺得神清氣爽。

在藥聖都的周圍,有著無數的藥攤,攤位上擺放著琳琅滿目的藥材。

秦玉擁有荒神眼,所以打眼一瞧便能看出藥材的年限。

這些藥材的年限幾乎都在萬年以上,看得出來,在聖域萬年藥材並不算稀有。

秦玉微微蹙眉,他打量著這些藥材,低聲說道:“連藥攤兩旁都是萬年的藥材,那那座宮殿裡又該是什麼樣的藥材?”

不敢想象!那裡恐怕都是幾萬年的藥材!

雖說元嬰丹對藥材的年限要求並不算高,但藥材的品質,同樣也決定了元嬰丹的品質。

所以若是能得到更高年限的藥材,秦玉自然要去嘗試一番。

於是,秦玉一邊欣賞著兩邊的藥材,一邊向著那座宮殿走去。

靠近宮殿以後,秦玉才發現這座宮殿金光琉璃,處處閃爍著極為奢華的光輝。

秦玉不禁眉頭一皺,對這藥聖都的印象大打折扣。

在宮殿的門口處,站著兩名守衛,這兩名守衛,居然是大能之境。

而他們手中所持有的兵器,也極為不俗,遠遠地超過了獵人組織采購的那批兵器。

很顯然,這個藥聖都的利潤非常可觀。

秦玉踏步向前,剛一靠近,便被兩名守衛攔了下來。

“此地乃是煉丹師煉丹重地,閒雜人等不得靠近。”這兩名守衛冷聲說道。

秦玉抬頭看了這宮殿一眼,說道:“能冒昧的問一句,這裡麵有什麼?”

守衛像是看傻逼一樣的眼神看著秦玉,說道:“當然有煉丹師,你故意找茬是不是?”

秦玉連忙擺手道:“當然不是,兩位彆誤會,我隻是比較好奇。”

守衛冷哼了一聲,似乎不太想理會秦玉。

秦玉厚著臉皮繼續問道:“這裡麵是不是有大量的頂級藥材?大約得花費多少錢?”

“你他媽找茬是不是!”這守衛似乎被秦玉激怒了,抬手便抓向了秦玉的衣領!

但秦玉卻探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那守衛臉色一變,他試著掙紮,卻發現根本掙脫不開。

“脾氣這麼暴躁?”秦玉眉頭一挑。

這守衛大怒道:“你趕緊放開我!否則彆怪我不客氣了!”

就在他即將發作之時,旁邊的守衛忽然趴在他的耳朵上,小聲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聽完他的話後,這名守衛臉色微微一變,語氣頓時緩和了許多。

他上下打量著秦玉,說道:“你到底想問什麼?”

秦玉說道:“我說了,這裡麵是不是有大量的藥材,我現在需要大量的藥材。”

守衛解釋道:“這裡麵的藥材不出售。”

“翻譯翻譯。”秦玉鬆開了守衛。

守衛揉了揉手腕,解釋道:“是這樣的,這裡麵的藥材,都是由各大宗門、家族送來的藥材,而這些藥材,是供應煉丹師的。”

“煉丹師為各大宗門家族提供所需的丹藥,而宗門家族則給煉丹師提供藥材,其中天雲宗便是最大的供應商。”

秦玉恍然大悟,他摸了摸下巴,說道:“如此說來,也就是各大宗門養著這批煉丹師啊,怪不得這麼豪橫。”

“可以這麼理解。”守衛點頭道。

秦玉繼續問道:“那這裡麵的藥材,大多都是什麼品質的?和外麵比起來有什麼差距?”

“當然不一樣。”這守衛笑道。

“這麼和你說吧,外麵的這些藥材,大多都是被煉丹師棄用的,纔會扔到外麵來。”

秦玉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萬年的藥材,居然是被他們棄用的?

這幫比可真是暴殄天物啊!

“那我怎麼才能進入這裡麵成為煉丹師?”秦玉有幾分迫不及待的問道。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說道:“需要考覈,經過考覈後,便能成為煉丹師。”

秦玉當即大手一揮,說道:“那就彆耽誤時間了,馬上給我安排考試!我要成為煉丹師。”

守衛略顯為難的說道:“您恐怕要等等,這考覈不是我們說的算,我們隻能去幫您通報一聲。”

“那就趕緊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們。”秦玉笑道。

守衛連連點頭,其中一人當即轉身向著宮殿內走去,而秦玉則是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靜靜地等候著。

宮殿內。

有一批又一批的煉丹師,正在煉丹。

他們分散在各層,每一層的煉丹師都不同,等級越高的,所處的樓層便越高,反之亦然。

而每一層提供的藥材也大不相同,其中最高層的藥材,甚至能夠見到十萬年的頂級藥王。

那名守衛一路穿梭,衝到了最頂層。

在寶塔的最頂層,有幾位老者正在煉丹。

看到闖進來的守衛,幾個老頭頓時眉頭一皺。

“誰讓你進來的!”這幾位老頭有幾分慍怒的嗬斥道。

守衛急忙說道:“不好了,出事了。”

“出什麼事了,大驚小怪的。”一位頭髮花白、身穿白袍的老者淡淡的說道。

此人便是這煉丹師的會長,人送外號煉丹王。

“不管出什麼事了,趕緊滾出去!天大的事也不用你來抗。”另外一位老頭大喝道。

這些人仗著背後各大家族和宗門的關係,平日裡幾乎毫無畏懼,橫行霸道。

此刻自然也是毫不在意。

“讓他說吧。”這時,煉丹王擺了擺手。

守衛嚥了咽口水,小聲說道:“秦玉來了”

幾人聽到這話,臉色不禁微微一變。

“秦玉?他來乾什麼?我們藥聖都和他可從來都冇有過節啊。”一位老者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惶恐。

“慌什麼!”煉丹王大喝道,他冷眼看著守衛,說道:“繼續說,他來乾什麼。”

守衛說道:“秦玉說想要進入這藥聖殿,讓你們安排考覈”

此話一出,滿座皆驚!

什麼?這秦玉居然想要進入藥聖殿?還想經過考覈?

“難不成此子還是一位煉丹師不成?”煉丹王皺眉道。

身旁的人沉聲說道:“這下該怎麼辦,若是不安排,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可若是真讓他加入的話,那天雲宗恐怕不會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