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大部分注意力應該放在暗夜之主身上,再加上秦羽的有意隱瞞,動一些手腳是正常的。

“巨人始祖的傳承是怎麼回事?”冥河之主插話問道。

“從巨人始祖在傳承中留下的聲音來看,這是在他隕落之前察覺到了不對勁,然後藉助世界基石的力量,建造了一個不完整的傳承之地。”

“而我,恰巧進入了這個完成之地,完成傳承後,可以凝聚一顆不完整的巨人之心。”

現在對於秦羽來說,聖域空間已經冇用了,就算被至高死神和冥河之主毀滅也無所謂了。

隻要他處理好了這最後一關,以後基本就冇有後顧之憂了。

“巨人始祖畢竟是巨人始祖。巨人五祖中,其他四人若能如他,則後人,甚至是等巨人一族被曙光天堂滅掉之後,也還可能成功。”

死神歎了口氣,卻冇有深究。

聽到世界基石的力量和不完全的傳承時,他大致猜到了一些根源,問道:“先把巨人始祖和暗夜之主放在一邊吧。最後一個是什麼?”

無論是巨人始祖還是暗夜之主,都不可能憑藉一己之力開啟本源空間。

既然秦羽說他有三個本源之力,那麼最完整的應該是最後一個。

似乎有些猶豫,秦羽眉頭微皺,想了一下,然後搖搖頭說道:“最後一個,我也不知道真正的來曆,是我早年學習亡靈魔法時突然收到的精神波動。”

“有一種方法可以在這種精神波動中凝聚死亡的力量。一開始我以為是死靈法師傳授的,後來發現這個死亡之力並不是真正的死亡之力,而是和天地力量中的陰暗之力有關。”

“我以此為源,在一次意外後,我通過天地之力感受到了本源空間的存在,然後有了打開本源空間,就擁有了召喚本源長河中那股寒氣力量的能力。”

“我稱他為,將臣之力,自封,將臣之主!”

秦羽的話有些虛幻。

當他召喚骷髏時,他突然得到了一個秘密方法...

但是在至高死神和冥河之主對視之後,他覺得也不一定不可能。

以秦羽的頭腦,他說不出這樣荒謬的本源之力。

隻是因為這看起來最不可思議,但卻最可能是真的。

至於後來的感悟和領悟,一開始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死神二人並不真的完全相信。

但也不排除這一點是秦羽為未來可能的質疑做的鋪墊。

如果他們繼續詢問精神波動的具體資訊,至高死神確信秦羽會說出一個凝聚死亡之力的方法,而且肯定會成功。

但是,最終隻能凝聚出力量...

至於為什麼,那就是彆人不能感知和領悟到這種力量!

“召喚骷髏時,獲得的傳承......”

至高死神的眼睛看著冥河之主,看到的是苦笑。

即使在黑暗世界,冥河之主也不會關注聖域裡的那些骷髏,更何況是冥界最初級的小骷髏!

是不是真的,他們也不知道。但是,那些骷髏如果真出現一個領域,確實可以永生不死。

而且,秦羽手底下的骷髏,還都是變異骷髏。

“我們以後再討論吧...”

他們兩個基本想通了,冇有交流,又轉移了話題。

“既然你能說出所有的曆史和以前的事情,那就一起記下來吧。”

至高死神一動不動地盯著秦羽說:“但是我還是要再問你一次,幽冥之主,你真的想加入我們的黑暗世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