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安有些為難,畢竟這狗實在凶狠,若是傷了人,可就不好了。

“這…可是它要是傷人了……”

保安一時有些拿不定主意,畢竟平素尋常的狗直接攔在樓外就行了,這次的實在是有點……

“小朋友,你家長呢?”

保安看了看她身後。

“我粑粑麻麻都在醫院。”

薑果果眨著一雙無害的眼睛,軟聲開口。

是季硝哥哥送她來的。

“它很乖,我保證它不會傷害彆人的,我把它留在大樹下行嗎?”

薑果果再度發問。

她話音才落,便聽一個老人沉聲開口“小姑娘,這雪獒可是好品相啊!實在難得!”

“雪…雪獒?”

保安一聽,反應過來,頓時臉色嚇的發青。

薑果果轉頭看去,看到的是一個眉目周正的老人,老人雙手後背,身後還跟了幾個人。

“它很乖。”

薑果果軟聲開口。

老人見著薑果果,不由得愣了幾秒。

小姑娘留著中長髮,微微內扣,齊劉海下一雙漂亮的桃花眼,卻如小鹿般清澈,膚色白皙,唇瓣泛紅,精緻的像是櫥窗裡洋娃娃。

看著這張臉,莫名的讓季老爺子想起季明燁小時候來。

那臭小子作天作地,偏生長了一副世間少有的好樣貌,幼時更是漂亮的像是觀音坐下的童男童女,每每闖出大禍,卻還是讓人忍不住苛責。

季老爺子蹲下身,對著薑果果笑了笑,隨即視線落在一旁的雪獒身上。

像是察覺到陌生人的打量,原本懶洋洋的雪獒,目光裡多了些凶意,隻是大抵是冇察覺到季老爺子的敵意,因而雪獒隻是滿眼戒備,並未上前。

“你把它教的很好啊,確實很乖。”

季老爺子點頭稱讚,隻覺得如今這樣品種的雪獒,著實難見。

薑果果彎了彎眼睛,帶著幾分炫耀道“是我爸爸送給我的!”

“哦~你爸爸竟然送藏獒給你,他不怕這藏獒會傷了你嗎?”

季老爺子隻覺得小姑娘可愛,笑著開口。

薑果果搖頭道“小白超厲害的,它是我的好朋友,它保護我。”

季老爺子點點頭“它這麼厲害啊~?”

“嗯!”

薑果果用力點了點頭,以此來向季老爺子證明。

冇等季老爺子再開口,薑果果又轉頭看了看躲遠了幾分的保安,隨即轉頭看向這個身後跟了不少人,看起來很厲害的老爺爺道“可是保安哥哥不準小白進去欸。”

“醫院嘛,肯定不會讓藏獒進的了。”

季老爺子耐心解釋。

薑果果歪了歪腦袋,視線落在他身後的幾名警衛員身上“那可以讓你身後的厲害哥哥幫我在院子裡照看小白嗎?”

季老爺子大笑出聲,隻覺得這小姑娘看著乖巧,卻也是個鬼靈精。

倒是打起了他警衛員的主意。

“行啊,你覺得誰好你就挑一個,留下他幫你看著你的小白好不好?”

薑果果仰著小臉看向季老爺子,軟聲拍起馬屁道“爺爺,你好像那個長著長長的、白鬍子的神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