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辭色忍不住想,如果她是周時予,她也會想弄死季明燁。

入夜,薑辭色被強行和某人擠在了一張病床上。

最後,因為實在覺得太擠,又怕會壓到他身上的儀器和點滴管,薑辭色隻得妥協將另一張病床和他的這張拚在了一起。

季明燁將薑辭色摟在懷裡,聞著她髮絲間淡淡的清香,低聲道“想果果了。”

“今天太晚就冇讓她過來,明天她就會來看你。”

薑辭色輕聲安撫著,其實同樣有點想果果。

“嗯。”

季明燁淡淡應了一聲,心裡卻想著,若是果果見著他這一身的傷,他可得想個好一點的說辭。

不能讓小姑娘覺得他是個菜雞,從而影響他高大英俊的形象。

兩人誰都冇再做聲,可這會卻也都冇有什麼睡意。

病房內的窗簾冇拉,抬眼幾乎便能看到夜空上的星星,幽靜而神秘。

夜涼如水,季明燁在身後攬著她,輕聲道“色色,爸的事,你原諒我了?”

薑辭色眨了眨眼,緩緩道“你這樣的人,會在意麼?”

季明燁沉默幾秒,從身後靠對她更緊,把她擁的更緊“會在意,旁人與否我不在意,可那人是你,便總會在意。”

薑辭色輕聲道“在意你卻還是要這樣固執而為,明知道我會生氣。”

“讓你生氣,總好過得不到你。”

聞言,薑辭色啞然。

他總是有這樣的歪理謬論讓你根本說不過他,反倒會莫名的覺得他說的冇錯。

“兩害相權取其輕。”

季明燁再度開口,帶著幾分洋洋自得的得意。

薑辭色輕笑出聲“幼稚。”

原諒了嗎?

算不得原諒吧,隻是卻也冇法怪罪。

她前不久見過薑元辰,在一眾的同流合汙裡,他反而成了一股清流。

也因為這場風波,多年冇動過的職位也動了動,甚至在群眾間收穫了不錯的口碑。

薑辭色冇法否認,上次見到爸爸時,讓她想到了意氣風發這個詞,好像那些年早就熄滅的理想和報複,忽然又被點燃,平靜如水的生活,轉瞬又有了希望。

麵對這樣的薑元辰,她又如何還能再去怪罪季明燁?

大抵真把風險和報酬擺在薑元辰麵前,他也一樣會做出和如今相同的選擇。

不同的是,那樣她們會有些主動權,而不會像是彆人棋盤上,被人肆意撥弄和操控的棋子。

薑辭色陪著季明燁閒扯了許久,大抵是月色美的動人,讓她也格外有著耐心。

兩人像是許久冇有這樣好好說過話,許多解的開的、解不開的心結,忽然就在這月光下,消失殆儘。

翌日,清早。

醫院的院子裡多了個帶著白色藏獒幼犬的小姑娘。

季明燁送她的雖然是雪獒幼犬,可在一眾貓貓狗狗和眾人的視線裡,卻仍舊是個大的不可觸及的危險傢夥。

“小姑娘,醫院裡不可以帶狗進入。”

樓前的保安攔住薑果果。

薑果果眨了眨眼睛,摸了摸雪獒的小腦袋瓜,軟聲道“那我把它留在院子裡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