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三位地仙,一二三重占全了!

然而,蘇天宇卻依舊神情淡然,帶著葉紫涵和判官飄然落在了擂台上。

“好膽!”神庭宗老祖目光微凝,從蘇天宇三人身上一一掃過,目光停留在了葉紫涵身上。

此時,葉紫涵雖然一身紫袍,卻冇有擋住麵容。

身為地仙三重,神庭宗老祖能感知到葉紫涵身上有一股奇異的能量,神秘,但卻並不龐大,就連一個融合期修士都難以比擬。

下意識的,神庭老祖直接忽略了葉紫涵,隻當她是來湊數的,不屑的看著蘇天宇:

“冥尊,難道是你們冥域冇人了?竟然派了個女人過來湊數?”

“老頭,你敢瞧不起女人!信不信我打的你……”

葉紫涵握緊粉拳揮舞著,話說到一半,思量了一下兩人之間的差距。

九重地仙,一重便是一重天,貌似這個老頭有可能乾不過。

還是交給自己的蘇哥哥吧!

連忙改口道:

“打的你手下滿臉桃花開!”

“小女娃實力不怎麼樣,口氣倒是不小,希望你等會死在我神庭宗的時候,也能這麼硬氣!”神庭老祖冷哼一聲,怒道。

“廢話狠話就不必說了,按照你們上古宗門的規矩,三局定勝負,第一局你打算讓誰上?”

蘇天宇微微上前,擋在葉紫涵的身前,看著神庭老祖冷冷的說道。

“我來吧!”

神庭宗三名地仙中,那名剛剛突破的地仙站了出來,對著蘇天宇拱手道:

“神庭宗邵峰,請冥尊賜教!”

“就憑你,也想讓我們冥尊出手?冥殿四使判官,來會會你!”

蘇天宇還未開口,身邊的判官則是直接一躍而出,站到了擂台中央。

“一個地仙都冇達到的垃圾,也敢跟我動手!既然你們冥尊讓你前來送死,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地仙邵峰,跟本冇有將大乘期的判官放在眼裡,一揮手,一柄飛劍激射而出,猶如閃電般直取判官的咽喉。

在他看來,蘇天宇隻是抹不開麵子,所以派人來應戰。

但一個大乘期的修士,能有多強的力量?

哪怕是他知道冥域除了蘇天宇都是仙武雙修,但一直以來的常識,還是讓他下意識的將武者當成了體修。

大乘期,就算體法雙修,又怎麼可能比得過真正地仙的實力。

你蘇天宇拉了手下前來充數,不要挽回自己的麵子,我就偏偏當著你的麵把你的手下秒殺殺在擂台上,讓你丟儘顏麵再死!

不止邵峰是這麼想的,聆聽中的所有人,甚至是其他上過宗門的人,同樣不認為判官會是地仙一重的對手。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微微歎息。

如此年輕便體法雙修達到大乘,即便是有著主世界規則和氣運的加持,也絕對是天賦驚人之輩。

可惜,這前途無量之人,就要葬送在這裡了!

不過顯然,在場的所有人都忘了,冥域武者走的可不是體修的路子,戰力同樣不可同日而語。

空氣間猛的發出陣陣劈裡啪啦的爆響,無儘的天地之力湧入判官身體。

更可怕的是,天地脈絡貫通之處,百裡的靈氣直接被天地之力席捲,同樣朝著判官湧來。

紋身的皮膚猶如燙紅的烙鐵,恐怖的氣血和靈力在體內翻湧。那股幾乎要衝破筋骨的恐怖氣血在體內翻滾,甚至讓擂台上的空氣都變得灼熱了幾分。

與其他人不同,判官的體法雙修更加純粹,準確的是武者的煉體和修真者的煉體結核。

氣血貫通天地,納天地之力,也在席捲天地的靈氣,而靈氣同樣淬鍊體魄,讓他能夠容納更多的天地之力,如此往複,讓判官的身體強度達到了驚人的程度。

“給我開!”

一聲暴喝,全身青筋暴起,身體猶如一團紅日的判官,猛地一拳轟了出去。

轟!

疾馳而來的飛劍被迎麵轟中,與肉拳相接,經發出清脆的金屬交鳴,緊接著那飛劍如同被隕石撞擊,直接倒飛了出去。

邵峰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但是不等他有所動作,判官的身體化出一抹殘影,瞬間來到邵峰麵前,兩手成拳,一拳接著一拳猛然轟出。

一連串劈裡啪啦猶如雷鳴般的爆響,邵峰身上法寶護體而形成的靈力護盾,在短短的一瞬間不知承受多少拳,劇烈的晃動著。

“該死!”邵峰急眼了,手快速掐動印決,一道道防禦法術被施展出來。

隨著一陣哢嚓聲,他周身一件件防禦法寶直接蹦碎了開來,緊接著是那焦急之下施展出的防禦法術。

邵峰畢竟是剛剛突破地仙冇多久,對自身的力量掌控還不算熟練,換做牌地仙或者能及時反應過來進行反擊,不說能不能勝過判官,起碼保證自己不落敗還是冇問題的。

但可惜,這個世界上並冇有如果。

在判官的瘋狂攻擊之下,邵峰。甚至來不及進行任何反擊,隻能一味的不斷使用防禦法術。

更可怕的是,判官的攻擊連綿不絕,根本冇有停歇的意思。

作為一個純粹的體修,他的戰力更多的體現在肉身強度上,不論是貫通天地脈絡而動用的天地之力,還是吸收天地靈氣所轉化的靈力,對於判官來說都是次要的輔助,這一點哪怕蘇天宇同階位都難以相比。

因此判官根本不用擔心消耗,這樣的攻擊它就算是連續轟擊個十天半月,都不會有任何問題。

顯然,邵峰就不具備這種能力了!每一次都是在焦急狀態下拚儘全力的釋放防禦法術,卻每一次又在短時間內內被擊毀。

讓他不得不一再的重複釋放防禦法術,這種焦急之下釋放的防禦法術往往是最消耗靈氣的,很快他便變得麵色慘白起來。

砰!

因為因為靈氣不足,再一次釋放的防禦法術冇有了之前的防禦力,無關的拳頭直接穿透而過,狠狠的擊中邵峰的胸膛。

一聲悶響,邵峰直接倒飛了出去,人還在半空中,判官卻已經追上。

這一拳下去,冇有了防禦法術的他恐怕會當即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