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為什麼留手?”後卿目光凶狠,某種滿是被背叛的憤怒。

“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旱魃神情複雜。

“熟悉的氣息?”後卿微微一愣,猛的瞪大了眼睛:“你是說你父……”

突然,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後卿的聲音猛的停了下來,臉上露出掙紮猶豫的神情,半晌,歎了口氣:

“下不為例!我會聯絡即將屍族分支,讓他們出世!”

說著,後卿腳下的大地分開,身影緩緩沉入地底。

“這是最後一次了!”旱魃望著遠方灰濛濛的空間,怔怔的出神。

而不遠處,那癱倒的骨幕中 全身紗衣被撕扯的破破爛爛,彷彿在沉眠中的女屍,竟是緩緩睜開了緊閉的雙眼。眸中彷彿湧現無儘的星光,星光的深處,是蘇天宇的身影。

“男……男人……褻瀆……死!”朱唇輕啟,一道微不可查的沙啞聲音從喉嚨中發出,緊接著便再次閉上眼睛,陷入沉眠中。

……

“冥尊閣下,實在是太感謝您了!”

蘇天宇走出洞穴,立刻便有大群人圍上來再三道謝。山腹中那古怪的空間早已消失無蹤,這座小島,和島上那茂盛的桃林卻留了下來。

蘇天宇一邊應付著前來道謝的人,心下卻是充滿了疑惑。

按照他原本的想法,這桃林應該是在鎮壓那山腹中的桃園。

隻是進入其中後,才發現那恐怖的東西豈是一片區區桃林能夠鎮壓的。如今山腹中的詭異空間消失,桃林卻依然存在,也驗證了蘇天宇的猜測。

那這片桃林又是做什麼用的?難道隻是單純的誘餌麼?

“姐夫,你實在太強大了!那恐怖的東西竟然也不是你的對手!”

蘇天宇心中正思索著,葉梓岩湊了上來,滿臉興奮的說道。

“那些屍族隻是被封印了罷了,他們遠比想象中的更強大,如果不是受到某種限製,恐怕我連他們一擊都承受不了。”蘇天宇搖頭說道。

“那也已經很厲害了啊!就算是萬魔宗的宗主和他帶的那些大乘修士,都不是其中一個哪怕最弱的屍族的對手,這空間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地方,實在太可怕。”葉梓岩心有餘悸的說道。

蘇天宇搖了搖頭,屍族確實可怕,但蘇天宇卻感覺曾經自己所見到的,那位名叫倉頡的守墳人,絕對不比他們差分好,甚至還要更強上一籌。

不過這種事情距離自己實在太遙遠了,或許等到他實力強大到一定境界,便能夠真正接觸到這些東西,但現在明顯還不夠。

想到此處蘇天宇也,就不再白費腦細胞,對著葉梓岩開口道:

“你姐姐現在正在家裡為你擔心呢!跟我回去一起吃個飯吧!”

“好啊,我這就跟領導說一聲!”葉子言也知道自己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姐姐肯定會擔心,因此並冇有拒絕,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不過他剛剛應聲,天際間便有一道流光急速射來。

來人身穿軍裝,明顯是華國戰士,似乎極為焦急,直接落在了小島上。

“修士一號集團軍,軍團長何在?特委局第三笑隊,隊長何在?”

戰士落在小島上,麵帶焦急的直接大聲喝道。

“出什麼事情了?”葉梓岩和一個軍裝大漢同時站了出來。

“緊急軍情,總長命令你們立刻返回上京,直接前往一號修士基地!”

“是!”兩齊齊應聲,葉梓岩充滿歉意的對著蘇天宇擺了擺手,帶著人跟著修士大軍快速離去。

“等等!”蘇天宇見到傳令的軍人要走,連忙上前攔住。

“你是什麼人,竟然阻攔……冥尊大人!”那傳令的軍人本是打算怒聲嗬斥,但見到蘇天宇的模樣頓時身體猛的挺直,一臉的崇拜敬仰之色。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這麼著急召回他們?”蘇天宇顧不得他的神情變化,開口問道。

見人纔剛剛被自己救出,估計沈峰那邊也是得到訊息不久,既然立刻就找人召回,顯然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冥尊大人!”那軍人不敢隱瞞,立刻開口說道:

“就在剛纔靈氣潮汐突然加劇,已經能夠達到承受地仙的層次,各大宗門都有地仙前來藍星。整個藍星範圍內,再次降臨了數十處亙古秘境,其中最小的都有十幾裡範圍,最大的是一座名為鹿台之墓的地方,橫亙千裡,凶獸遍地。而且出現的地方就在北省陽城市區中心,直接將陽城一分為數份。其中的凶獸已經被在那邊的冥域戰士抵擋住。”

“亙古秘境竟然直接出現在了市區中心?”也天嚇了一大跳。

所謂的亙古秘境,就是類似蘇天宇之前遇到的招搖之墓。

隻是招搖山,那一批出現的秘境全都降臨在了人煙罕至或者相對偏遠的地方。

想到這一次竟然直接出現在了市區中心!

這些秘境可不是單純的寶物遍地,不如同招搖之墓中長相酷似猴類的妖獸那般,其中不但有著各種各樣的凶獸妖獸,而且還都實力不弱,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抵禦的。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蘇天宇焦急地詢問道,陽城可是北省大城,人口近千萬,一但被妖獸肆虐,後果可想而知。

“人員還在轉移中,不過冥域的戰士已經趕了過去抵擋妖獸,加上同樣過去采集資源的上古修士,除了開始傷亡比較大,足足死傷上萬人,現在情況已經遏製住了。其他幾處位置也是同樣如此,都有著冥域戰士鎮守,而且國外的上古修士更多,這些降臨的秘境都未必夠分。”軍人回答道。

蘇天宇稍稍鬆了一口氣,還好他將所有的冥域戰士全都分散派了出去,遇到這種特殊情況倒也能夠及時應對。

“不過……”蘇天宇正想著,卻聽那軍人繼續說道:“這次的靈氣潮汐似乎有些不同,神農山,秦西驪山,湘西,晉西等多出地方出現異常,尤其是驪山,被一團霧氣籠罩,任何人都難以進入其中,這樣的地方在世界各地都有發生,但華國,是最多的。總長急著召回他們,也是為了應對意外事件。”

“又要亂了嗎?”蘇天宇抬頭凝望蒼穹,眉頭緊緊皺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