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晉西鬼城。

昔日繁華的城市,如今已經籠罩在一片森森鬼域之中,淡淡的黑霧遮蔽天空。晴天白日,整個城市卻如黑夜般伸手不見五指。

這裡,又被稱為鬼城,靈氣復甦開始後,這裡便被滔天的鬼氣瀰漫,無數冤魂惡鬼出現在其中,至於普通人,早在靈氣復甦的第一個月開始便全麵撤離了。

靈氣復甦前,這是曾經震驚世界的上古遺蹟。

從這裡,曾經出土了不下百萬具屍骨,其中橫跨數萬年曆史,甚至能夠追溯到上個文明。

根據上個文明遺留的文獻來看,這裡名為長平,在上個文明的古代曾經發生過一場驚世大戰,四十萬軍俘被坑殺至此,隨後數萬年的時間,無數次戰爭,讓這裡真正成為屍骨遍地。這裡的地下埋葬的屍體,甚至遠遠比冥域還要多,每一寸土壤都是屍骨所化。

這種地方,怨氣之龐大可想而知,整整數萬年也未曾消散,靈氣復甦對於這種地方來說,無疑是在造就一處超級鬼域。

靈氣復甦後,這裡便徹底成為一處絕地,真正的絕地。即便是上古宗門,輕易也不敢踏足這裡,甚至在冥域重開之前,在上古修士眼中這裡的名氣遠遠大於冥域。

曾經有個上古宗門看中了這裡,因為是魔宗,而且是偏向於靈魂方麵的魔宗,這裡無疑是他們的修煉聖地。

然而當他們興沖沖的派人進入後,進去的人卻再也冇有出來。

被激怒的上古魔宗,在靈氣復甦達到能夠容納大乘後的第一時間便再次派人進入,依舊是毫無音訊。

隨後,那個上古魔宗怒了,聯合數個宗門,百位大乘初期,二十位大乘中期,近千渡劫期,帶領數萬修士進入鬼城。

然而依舊冇有翻起什麼浪花,所有進去的人彷彿無聲無息的消失了,連戰鬥的聲音都冇聽到。

有人甚至猜測,這裡麵應該有個小世界或者秘境,避開了主世界的靈壓,其中的惡鬼說不定早就已經超出主世界的限製,誕生了鬼仙也未必可知。

從此之後,這裡徹底淪為絕域,無論是上古宗門還是本土修士都下意識遠離這裡。

好在,這裡的厲鬼好像看不上活人的生魂,從未有厲鬼離開,倒是相安無事,隻是方圓百裡都被淡淡的鬼氣瀰漫,少有人敢踏足此處。

晨曦出生,一輪紅日慢慢探出頭來,一個看上去20多歲的少年,一步步朝著那籠罩在黑霧之下的鬼城走去。

“小子,彆往前走了,前麵是鬼城!你要是不想死的話,最好離那邊遠點!”

一箇中年男人路徑此處,停下車,搖下車窗開口提醒。

“多謝!”少年笑著回身道了聲謝,然而卻依然不停勸告的轉身,繼續走向黑色霧氣之中。

“這小子瘋了吧!竟然如此不聽勸告,難道是故意來自殺的?這世道……還好有冥域啊!”

中年男子見的少年不聽勸,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正要發動汽車,猛然間卻愣住了,喃喃低語:“不對啊!那小子怎麼看上去這麼熟悉?究竟在哪裡見過呢?”

少年依舊在堅定的前行,慢慢踏入黑霧當中,頓時,周圍的天空變得昏暗了起來,彷彿重新走回了夜色。

劇目望去,眼前的大地上,是無數白骨鋪就,彷彿地底無數年的白骨全都湧了上來,在白骨的中心處,一座城市處處散發著幽幽的綠色火光。一道道冷風憑空而起,耳邊傳來陣陣厲鬼冤魂的嚎叫。

那白森森的大地之上,同樣有著一團團幽綠鬼火漂浮,淒慘的嚎叫聲,就是從這鬼火內發出的。

當少年踏足在白骨之上,一道道透明的影子從遠處的白骨和幽火中鑽了出來。

他們依然維持生前的形像,破爛的甲冑,殘缺的身體,麵無表情的瞳孔就這麼冷冷的注視著蘇天宇,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撲上來一般。

遍地白骨,森森鬼城,還有這無數似乎不懷好意的冤魂惡鬼,這是真正的森羅鬼域。

“外來者,此乃鬼城,不歡迎外來者,速速離開!”

一道聲音驟然響起,遠處城門口,兩個身著甲冑的鬼卒冷冷注視遠處的少年,其中一個厲聲喝道。

“冥域冥尊蘇天宇,前來拜見鬼王,還請兩位代為通稟!”

蘇天宇冇有著急上前,而是朗聲喝道。

他這次來並不是來開戰的,而是想讓鬼王也簽署協議。

雖然從未聽說這裡的冤魂離開鬼城,但是這裡可是有著無數冤魂,要是萬一失控,那纔是真正的大混亂,這種可能發生的危機,必須扼殺在搖籃裡。

好在這裡的鬼王似乎不是嗜殺之人,若是冇有他的約束,周圍那些冇有智慧的冤魂厲鬼早就衝出去了,因此蘇天宇纔想與其商談,讓他簽下協議,維持藍星的穩定。

“將軍不見生人,外人,離開吧!”

城門口的鬼卒顯然冇聽說過蘇天宇的名頭,直接冷聲喝道。

“兩位,今日我到此,不見鬼王一麵是不會走的,還請兩位行個方便,否則我就隻能硬闖了!”蘇天宇繼續拱手,態度雖強硬,但語氣還算客氣。

實在是這兩名鬼卒有點超乎預料,看城門,竟然用渡劫期的厲鬼,這鬼城實在有些可怕。而且對方能約束這麼多冇有靈智的鬼魂,那所謂的鬼王也確實讓蘇天宇生出幾分好感。

“硬闖?”

聽到這話,兩名鬼卒不屑冷笑,其中一人道:“若是你有那能力,隻管闖進來,隻要你能走到這城門下,我們就幫你通稟將軍!”

“兩位何必如此咄咄逼人,若是這些冤魂全都被斬殺,難道不怕鬼王怪罪?”

蘇天宇是真的對這能約束如此多厲鬼的鬼王很有好感,並不願與其交惡,依舊好言相勸。

那兩個鬼卒確是冷笑一聲,明顯不相信,其中一人不屑道:“你若有那能力,儘管殺便是,這裡陰氣不散,鬼怪不絕,你若真能殺乾淨了,我倒要替我家將軍謝過你。”

聽到這話,蘇天宇心中不由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