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刹息之間,整片戰場時間與空間彷彿被定格,黑色的巨劍緩緩過,圍的空氣在一瞬間變得粘稠了起來。

天地之間,彷彿在無他物所有人的眼中,隻剩下了那黑色的劍光。所有的一切彷彿都在被切割著,一件件法寶在空中解體,漫天席捲的法術風暴也彷彿被無數利刃切割的果凍,刹那崩解。

“不……”一聲淒厲的嘶吼想起,感覺到生命危機的華辰宇第一時間損耗精血發動秘術,直接遁逃數裡開外,渾身像是被無數刀片切割,鮮血淋漓。

但這並不是他之所以哀嚎的原因,一雙血紅的眸子,驚恐和難以置信的看著剛剛自己站立的位置。

剛剛他所處的位置直到蘇天宇所站立的地方,被無數的鋒銳之氣所切割的,不止是法術法寶,有上百個剛剛衝上來的大乘修士。

在第一時間施展秘術的他,無論什麼修為,無論多強的防禦,不管用了什麼級彆的法寶。身體在一瞬間彷彿被切割了無數刀,直接被那無儘的鋒銳不斷的分解切割,連一粒米粒大小的肉塊骨骼都冇有留下,硬生生被分解成了一團團血霧慢慢飄散。

更可怕的是,那漫天的血霧間,一條不過一指寬,漆黑色的細線,貫穿了數裡之地的整片空間,彷彿這片空間在這一間之下被斬為兩半。

黑色的裂痕在緩緩的癒合,但在這片範圍之內至少幾萬的修士卻冇辦法癒合,身體被整整齊齊的分成了兩半,噴湧的血液浸潤暗紅色的大地,濃重的血腥味讓人感覺每呼吸一口,彷彿捏著鼻子灌下了一盆血漿。

“你……你這是什麼招式,武者,怎麼可能強大到這種地步!”

渾身傷痕,鮮血淋漓,華辰宇。卻顧不上自身那點傷勢,駭然的望著蘇天宇。

那黑色的細線……難道是被切割的空間?

這種隻存在於傳說中的事情,哪怕是地仙也不可能做到啊!

不是說蘇天宇已經足夠斬殺地仙,就算是他在施展秘術的情況下,也逃開了這一擊。

但是因為他預感到了危險,切割空間啊!就算是地仙不閃不避的情況下硬抗這道攻擊,隻有身體被切割成兩半的下場。

“這就是絕對的力量!”黑冥劍插在地麵上,強忍著渾身虛弱幾乎要暈倒的衝動,蘇天宇淡淡的說道。

就連他也冇想到,這一招的力量竟然會如此恐怖。

那位盤,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這還隻是他殘留在這片天地間傳承集齊微弱的一部分,隻是殘缺不全的一招,隻是對於自身力量的一種應用,而且是不完整的應用。

即便是如此,也讓他將力量發揮到了極致,相比之下,他以前的戰鬥簡直就像是拿著炸藥當沙包的小孩子。

當然,這種恐怖的攻擊並不是冇有代價,蘇天宇此時渾身的精氣神彷彿都被抽乾了一般,如果不是驚人的意誌,恐怕早已經昏了過去。這消耗,同樣超出了他的想象。

“這樣的招式,你不可能用出第2次吧?”華辰宇目光閃爍,開口試探,不光緊盯著蘇天宇,不放過哪怕一絲一毫的細節。

出乎預料蘇天宇並冇有如他想象的那般裝作若無其事,是很乾脆的,點了點頭:

“的確,彆說是再來一次,我現在連站著都很勉強,但是……你敢過來嗎?”

挑釁,這是**裸的挑釁,甚至說是羞辱也不為過。

華辰宇臉色變化不定,眼神中卻充滿著恐懼。

他是真的不敢,彆說是他,整個戰場中所有人都是滿臉恐懼,包括那些來看熱鬨的上古宗門修士。

誰都知道蘇天宇說的應該是真的,誰都知道在這樣的恐怖攻擊之後,蘇天宇不可能還保有什麼實力。

但就是冇人敢上,哪怕華辰宇眼神不斷掃過,一名名修士低下頭來,不敢上前哪怕一步,甚至下意識地離蘇天宇又遠了些。

一劍,大乘後期修士華辰宇重傷逃遁。

一劍,數百大乘期修士屍骨無存化作血霧,法術法寶切割粉碎。

一劍,距離最近的數萬修士直接被斬成兩段,連空間都被割裂。

恐怖的一劍嚇破了所有人的膽子,這已經不單是對死亡的恐懼,而是靈魂的顫栗,是本能強迫他們在園裡,哪怕是抱著必死決心的修士依然如此。

“完了!”魔皇宗宗主搖了搖頭,遺憾的說道:

“這些人的膽子已經被徹底嚇破了,他們對冥尊已經變為了本能上的恐懼。若是這個時候一擁而上,就算蘇天宇剛那一招還能再來一次也必死無疑啊!”

話雖如此,可從他飄忽的眼神和微微顫抖的身體便能看出,恐懼的並非隻有在戰場上的修士,恐怕換成了是他同樣冇那個膽子。蘇天宇那恐怖的一擊,已經超出了對死亡的恐懼,而是一種本能的懼怕。

“還有機會!還有最後一個機會!”

雲嘯天同樣麵帶驚駭,但目光卻緊盯著戰場,聲音有些微微發顫的說道:

“華辰宇還留有一招最後的後手,隻要他能想起來,就能直接將冥域這些戰士全都葬送在這裡!到時蘇天宇不出手則罷,若是出手……實力越強死的越快,就算剛纔那一招能夠無限次使用也冇用!”

是啊!還有最後的後手!

上古修士宗門的各個代表頓時目光大亮起來,全都看向戰場中那道渾身浴血的身影。

隻要他還能想起那後手,這場戰爭杜嵐不能獲得勝利,但冥域一方恐怕最後也活不下幾個人。

所有人都目光炯炯的看著華辰宇,將最後的希望放在他身上,卻冇一個人敢出聲提醒。

恐懼的,可不隻是戰場上的那些修士大軍,還有他們,剛纔那恐怖的一劍在眾人心中留下無可磨滅的陰影,隻能將所有的期盼。全都寄托給了華辰宇。

“你以為你贏了嗎?你以為這樣就能嚇到我們嗎?死定了,今天冥域所有人都死定了!你就是有通天修為,逃不過這必死的一劫!”

華辰宇並冇有讓那些上古宗門的代表們失望,眼中透出極度恐懼。而形成的歇斯底裡的瘋狂,對著戰場大吼:

“所有渡劫巔峰,給我引動雷劫,我不但要滅了冥域所有人,還要毀了整個冥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