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從衣櫃上掉落的古劍,劍尖直指堯堯的胸口位置,然而,古劍刺入胸口,卻彷彿一抹虛幻的影子一般,直接融入了進去。

一層光芒將堯堯的身體包裹,緩緩上升,慢慢的飄落到了旁邊的床上。一道威嚴的聲音,自堯堯的耳畔響起:

“傳承者,你終於啟用軒轅劍了!”

隨著這道聲音,堯堯的雙眼緩緩閉上,意識彷彿瞬間跨越千萬裡空間,來到另一處所在。

此時,上京城外,無儘的靈氣正在彙聚,上京方圓百裡之內,靈氣彷彿以蘇天宇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蘇天宇周身那濃鬱的靈氣,濃鬱到已經形成液態的程度,將他的身體緊緊包裹。

這些靈氣並冇有被蘇天宇直接吸收,而是在他的體內緩緩凝視是,以蘇天宇的身體為中心,下接地脈,上連天穹,漸漸彙聚成一座彷彿蘊含這世間最本源力量的天地之橋。

上方的修真者全都看傻了眼,這是武者?純粹的武者,怎麼可能如此快速的彙聚靈氣,隻是一刹那,周圍的靈氣便彙聚如液態一般,就連正在發動法寶的大乘修士都感覺周身靈氣有被蘇天宇吸收的趨勢。

這詭異的一幕,讓大乘期修士不敢再拖延,手中大印一甩,化作一道颶風狠狠朝著蘇天宇砸了下來。

嗡!

蘇天宇周身,百裡之地的地脈之力猛的爆發開來,形成一道土黃色的罡氣護罩。

轟!

一驚天動地的巨響,地麵上一道道裂痕不斷蜿蜒。

如果有人此時能夠看透地表,就會發現相比地上,地下更是如同世界末日。

一條條靈蛇般的裂痕順著地脈像上京城下方延伸,越是往下,這裂痕便越是巨大,足足蜿蜒了數百米,麵積更是超過十裡之地。

“竟然擋住了!”大乘修士簡直難以置信,一個主世界的土著,充其量才修煉了幾天,而且還是修真者最看不起的,純粹的武者。

武者和武修,一字隻差確是天差地彆,一個是修仙問道求得長生,另一個卻隻是俗世廝殺,普通人之間的戰鬥。天差地彆,在所有修真者看來都有著難以愉悅的鴻溝。

因此,即便是知道蘇天宇開辟了武道金丹之上新的道路,即便是知道了蘇天宇曾經劍斬元嬰融合,卻冇人真正當回事。隻有渡劫的修士,纔算真正踏上了仙路,天劫一落,敗者神魂俱滅,生者自此仙凡兩隔。

但蘇天宇呢?竟然以凡人之軀,硬生生抗住他大乘期修士的攻擊毫髮無傷。

大乘修士的眼力,自然能感知到地下的劇變,也能看出蘇天宇是藉助地脈之力,一瞬間便明白了蘇天宇所創出的武者之路究竟是怎麼回事,臉色頓時陰沉如水。

哪怕是敵對他也不得不承認,這簡直是天才一般的想法,什麼樣的腦洞才能想到將自身經脈去貫通地脈,將大地當做身體的一部分。

望著那天地之橋,大乘期修士目光閃爍,猛然間似乎明白了蘇天宇想要做什麼。

地脈能溝通,那天脈呢?

一旦貫通天地,那蘇天宇的實力……

這簡直是天縱奇才啊!

此人,絕對不能留!

大乘期修士眼中凶芒爆閃,體內靈力運轉到了極致,一口鮮血朝著下方大印噴了過去。

吸收了主人的精血,大印法寶瞬間光華猛漲,攜帶無匹氣勢狠狠朝著蘇天宇砸了過來。

轟!

又是一聲震耳的轟鳴,這一次,蘇天宇周身罡氣劇烈抖動,十數裡之內一些地下建築轟然倒塌,那些堅固程度不夠的底下停車場等設施直接塌陷,無數樓房倒塌。

好在因為之前圍困天都的屏障收縮,導致上京周邊不少人因為建築被擠壓倒塌來不及逃跑而被砸死,大多數人下意識遠離建築物,並冇有造成太大傷亡。

轟!轟!轟!

冇有絲毫停頓,著實被蘇天宇給嚇到了的大乘期已經下了必殺決心,大印一次次轟擊而下,蘇天宇周身的罡氣迅速變淡。

地麵下的大地已經遍佈瘡痍,一條條巨大的裂痕橫亙地下,百裡之地的地脈都在麵臨被摧毀的邊緣。

一旦地脈被毀,整個上京將徹底淪為寸草不生的地獄,當然,前提是在這之前蘇天宇能夠擋住大乘期的攻擊。

不過就在蘇天宇周身的罡氣護罩即將徹底消散之時,連通天地的靈氣,終於將天地之橋構造完畢!

一瞬間,洶湧的天地之力以蘇天宇為樞紐開始交換,如同體內運轉功法一般在天地脈絡之間流轉,那殘破不堪的地脈,竟然也在慢慢的恢複。

當然,這隻是附加的效果,隨著天地之脈相互貫通,蘇天宇的身上,一股驚人的氣勢猛的爆發開來,恐怖的氣息猶如狂暴的巨獸沖天而起。

砰!

大印再次落下,這一次,蘇天宇直接抬起右手,猛的牢牢將大印抓住,周身的空氣和下方的地麵同時傳來一聲聲爆響,天地似乎在震顫,但大印的力道卻被完全卸去。

“你似乎打的很爽啊!”蘇天宇聲音冰寒如刀,一步步踏出,彷彿踩在地麵上一般,徑直朝著天空中的神庭宗修士而去。

“你……你竟然成功了?”

大乘修士眼中透出驚駭的神色,不敢置信的望著蘇天宇。

下意識的催動法寶,但他的本命法寶卻被蘇天宇繞繞握在手中,無論如何催動,隻是嗡嗡的震顫不休。

“想要?想要我就給你!”蘇天宇一邊一步步向上走著,一邊伸出握著大印的手,掌心緩緩用力。

那掌中中品靈器級彆的大印法寶被蘇天宇握在手中,就彷彿握著一個剛剛蒸熟的鬆軟饅頭,隨著他的手緩緩收緊,五根手指深深陷入大印之中,劈啪的爆響在蘇天宇手中不斷響起,一道道靈氣從大印中噴泄而出。

“蘇天宇!”心神相連的本名法寶被毀,大乘修士瞬間重創,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怒吼道:“一起上,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

“殺我?”蘇天宇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淡淡道:“剛纔你打得挺爽,現在輪到我爽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