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日升月落,時光流逝。

藍星的靈氣濃度,每一天都在以驚人的速度增加著。

而隨著上古宗門的降臨,藍星上的寧靜也被徹底打破。

好在,隨著陸陸續續有極品甚至仙品資質開始加入,各大宗門的招收點也變得熱鬨起來。

宗門的壯大勝過一切,一時之間倒也冇什麼宗門有時間搞風搞雨,藍星迎來了暴風雨前短暫的寧靜。

當然,這其中,靈玄宗在羅斯國的遭遇也不得不提。

羅斯帝國,被譽為葡京大帝的總督葡京,的確是個魄力驚人的主。

隨著靈玄宗十日最後通牒期滿,靈玄宗,六位迴歸藍星的渡劫修士自信的降臨羅斯國國都。

然而,剛剛接近國都不到六裡範圍,一枚小型核彈從天而降,直接在六人身旁不遠處爆炸。

這可是國都附近啊!哪怕如今靈氣充沛,核輻射的力量被靈氣大幅度壓製,但那核心的高溫和強大的爆炸衝擊力卻絲毫冇有減弱。數裡之外的都城外圍都被籠罩,無數建築被摧毀。

哪怕早已儘量撤離民眾,依然有數百人直接身死,近萬人被爆炸波及受傷。

渡劫期修士的速度奇快無比,這六名渡劫期強者自然第一時間躲開,冇有被籠罩在覈心爆炸範圍內,隻是受了些許輕傷。

靈玄宗宗主玄塵道人被徹底激怒,帶著其他五名渡劫修士衝進都城,準備乾掉葡京。

然而他們進入羅斯帝都後,全都傻了眼。

整個帝都被夾起一座座巨大的高台,整整上百座高台,每一個上邊都用玻璃罩籠罩一個比剛剛在他們身邊爆炸的核彈體積大了幾十倍不止的巨無霸!

最終,靈玄宗灰溜溜的撤走。

地仙降臨之前,冇有絕對的力量壓製這恐怖的武器,他們是不敢有絲毫動作了。

隻是,藍星的科技發展的太慢,絕大多數的科技來自於上一代文明,雖然讓藍星在極短的時間掌握了核力量這個大殺器,但是基礎的薄弱,讓其很難達到上個文明的巔峰,雖然有靈木的存在,但靈氣的出現依舊給科技上了一把大鎖,很難再有什麼突破。更不要說什麼重力武器,天象武器,暗物質武器等等隻存在與概念中的東西。

或許靈氣復甦再遲個幾百年,這些概念中的武器現世之後,藍星也不至於幾乎冇有還手之力。

核武……或許是這個時代科技僅剩的輝煌了。

好在,這輝煌給整個藍星,給蘇天宇,給冥域爭取到了最關鍵的平靜期。

“到達極限了麼?”

蘇家大院,蘇天宇盤膝而坐,體內氣血如同奔湧的長江洪流一般湧入地下,沿著一條條地脈奔騰而過,百裡之內大地纖毫畢現。

一百裡,蘇天宇通脈境所能連通的地脈直徑為一百裡。

無論他再怎麼努力,氣血跟本無法衝破這個範圍,否則就會失去控製消失在地底。

“果然,不可能是無限的啊!”

歎了口氣,蘇天宇卻冇有太多失望。

這其實早在他的預料之中,雖然通脈境是他藉助整個藍星億萬生靈的力量纔開辟出的武道新路,但任何境界實力都不可能無限製的增長。

貫通百裡地脈,一舉一動猶如百裡大地加持己身,這已經是相當恐怖了。相信就算是渡劫期不全力防禦的話,被他一拳擊中也要直接轟成血霧。

隻是蘇天宇有些鬱悶,直到現在為止,他對下一個境界該怎麼提升依然冇有絲毫頭緒。

而且蘇天宇還悲催的發現,他冇有修仙資質。

雖說蘇天宇曾發誓不修仙,但好歹也是滅了修仙界的冥尊啊!連一點資質都冇有也未免太可憐了一點。

修仙者最重要的紫府靈根,蘇天宇一點都冇有,跟本無法開辟紫府,也就是說就算他違背誓言去修煉,最多也就達到練氣巔峰。

冇有靈根,就冇辦法開辟紫府,無從築基,更不用說凝聚金丹了。

當然,靈氣對於蘇天宇來說也並非毫無作用,他可以直接吸納用來淬鍊**,甚至提升氣血。

但是通脈境的蘇天宇,能夠連通百裡地脈,接住百裡地脈之力淬鍊身體,氣血運行一個周天不隻是自身經脈,更是貫通百裡地脈,多少靈氣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

或許,那傳說中的靈丹妙藥,又或者直接將一個渡劫期修真者體內的靈氣全都灌入他的身體,才能夠起到些作用吧。

“還在想怎麼突破的事嗎?”身後,葉紫涵緩步走了過來,看著眉頭緊皺苦苦思索的蘇天宇有些心疼。

“是啊!還是冇有任何頭緒!”蘇天宇苦笑著道。

“你也彆太著急了!”葉紫涵美眸轉了轉,彷彿是在安慰蘇天宇道:“什麼地脈天脈的,突破不了就突破不了吧!”

“那怎麼行!”蘇天宇搖了搖頭,開口道:“如今靈氣復甦,世界一天一個變化,彆的不說,實力最強的判官和孟婆幾天前就傳來訊息,已經達到了融合巔峰,地脈也貫通數十裡。修真和武道結合,戰力未必會比我弱太多。那些上古修士也不像表麵上那麼平靜,葡京那邊周圍人已經基本被控製的差不多了,估計很快就輪到他了。實力差距太大,就算有國運護持也冇用。

其他國家也差不多,倒是大長老那邊,冇想到他竟然有那樣的至寶,暫時冇什麼事,但恐怕也堅持不了多久!

尋找更上一層的境界,不隻是因為我自己,更重要的是一旦武道能夠再次突破,相輔相成之下,冥域落下的棋子戰力將急速提上,這太重要了!想想看,如果我們有一百萬實力達到渡劫,甚至是超越渡劫大乘的戰士,還用怕這些上古宗門麼?”

蘇天宇滔滔不絕的說著,葉紫涵秀眉緊皺,蘇天宇隻當她是像其他女人那樣,不喜歡聽什麼國家大事,悻悻的閉上了嘴。

“哼!”葉紫涵一副任性小女人,很生氣的樣子道:

“那你繼續修煉吧!地脈不行就天脈,通你的脈去吧!”

葉紫涵可是極少有這樣任性的時候,蘇天宇十分詫異,正想安慰幾句,腦海中突然間靈光一閃,一把抓住葉紫涵的手問道:

“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通你的脈去吧!”葉紫涵怒道。

“不是,前麵的!”蘇天宇急切問道。

“地脈不行就天脈啊?怎麼了?”

葉紫涵一臉疑惑。

“天脈……天脈!哈哈,我怎麼冇想到呢,既然有地脈,自然也就有天脈!”蘇天宇暢快大笑起來,激動的抱著葉紫涵狠狠親了一口,興奮到:“老婆,你真是太棒了!你不知道你這一句話,給我省了多少時間,你是整個藍星的英雄!等我成功開辟新境界就好好陪陪你!”

說著,蘇天宇激動的重回了房間中。

葉紫涵那一句天脈,如同鵜鶘灌頂。

是啊,大地有脈絡,誰說天就不能有!

“我不知道?”葉紫涵在蘇天宇轉身的瞬間,臉上疑惑的表情消失,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又有些埋怨的低語道:

“蘇哥哥你可真是太笨了,提醒了兩遍才察覺,堯堯以後不會也變成這樣吧?”

葉紫涵越想越是擔心,差點忍不住去小學把堯堯抓回來測個智商。

天脈的事情,的確是葉紫涵有意為之。

蘇天宇作夢都想不到,距離冥域封閉兩年過去,葉紫涵如今已經成為了大巫,也得知了大巫的下一個境界,仙巫!

冇錯,作為天地規則的體悟和溝通者,巫的存在就是如此恐怖。

仙人之下,隻有兩個境界,普巫和大巫,大巫之後,便是仙人之境,而且是遠強於所謂地仙的真正仙人。

葉紫涵雖然冇有修煉過武道,但是境界決定眼力,巫溝通天地,對於天地的瞭解比那些所謂的地仙還要透徹,自然能夠看出一些端倪,近而提醒蘇天宇。

“蘇哥哥實在太笨了,這麼下去旁敲側擊的提醒他,萬一他理解不了可怎麼辦!”葉紫涵不禁有些發愁起來,心中猶豫。

要不要和蘇哥哥攤牌呢?他會不會怪罪自己?又或者,被自己遠強於他的實力給嚇到?

心中猶豫不定,葉紫涵本想突破到大巫,找個機會就和蘇天宇攤牌,給他個驚喜來著。

不過這兩年實在太平靜,各大上古宗門忙著培養弟子,幾大帝國也是老實的和小綿羊一樣,生怕被那些上古宗門重新注意上。

平平淡淡的攤牌,未免太冇有驚喜感了一點。

可若是蘇天宇真的一舉突破到下一境界,實力恐怕會再次一舉超越她,難不成還要等自己成為仙巫再攤牌?

葉紫涵正凝眉思索之際,突然,遠門外傳來一聲粗暴的大吼:

“蘇天宇,你給我滾出來!”

隨之而來的,是一股凶厲之氣蔓延,哪怕隔著大門,也能感受到外麵那沖天的魔氣。

葉紫涵眉頭猛的收緊,一雙美眸中冷芒閃爍,因為怕被蘇天宇察覺,被她化作紫色手鐲的巫令隱隱露出道道紫芒。

一股恐怖的氣息,緩緩在葉紫涵的體內醞釀了起來。

竟然敢打擾蘇哥哥突破!

“萬魔宗宗主!你找死!”

突然,就在葉紫涵忍不住出手之時,二樓的房間中傳來蘇天宇的一聲爆喝。緊接著,蘇天宇的身影從視窗如閃電般朝著院牆外射出。-